当前位置:林书屋 >> 婚途不知返 >>008:柯舟求见
婚途不知返 008:柯舟求见
    认识苏糖以后,洛泱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从前他都忙着唱戏演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而且忽然间有了一大堆粉丝,走到哪儿都有人跟着,时间久了他也就失了外出游玩的兴致。

    休息在家时,他一待就是一整天。

    偶尔也会生出一丝念头想出国去走走,想着国外认识他的人不多,能有片刻安静,却没想到……

    那群神通广大的粉丝一样能追着过去,然后他就在线自闭了。

    但自从和苏糖有来往之后,他经常能从她那儿听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她对新小说的构想,她的脑洞大到他无法想象,所以每次和她聊天他都觉得很有趣。

    有时,他也会好奇的猜测她的构思,但没有一次能猜对。

    久而久之,他对苏糖就越来越好奇,想扒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构造和自己有什么不同。

    “唉……”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叹气,洛泱把水果递给她,然后盘膝坐在了地毯上,“怎么了?又卡文了?”

    和她接触愈多,他懂得“行话”也越来越多。

    “嗯。”苏糖噘着嘴点了点头。

    “和我说说,说不定聊聊就聊通了。”

    “文里少一对儿吸引眼球的副cp,对他们的人设我没什么想法,好闹心啊!”她说着,饱受折磨一般薅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哼哼着,一边拿额头磕茶几。

    “诶……别磕傻了……”

    见状,洛泱下意识伸手垫在了茶几上,免得她把额头磕疼了。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额上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时,苏糖身子一僵,然后怔怔的抬头看向他,杏眼中盈满了疑惑。

    他在做什么?

    洛泱也因为自己的动作愣住了,有些不自然的收回手,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变的有些微妙。

    掩饰的扒拉了两下头发,洛泱故作淡定的转移她的注意力,“过两天我带你去见两个朋友,说不定他们能让你有些灵感。”

    “你的朋友……”

    “以前在剧院演出时的朋友,他们俩也是同事,现在在谈恋爱。”

    “好啊,谢谢你。”顿了顿,她又笑着补充道,“要是我顺利完成这对副cp的剧情,到时候请你吃饭。”

    “只是请我吃饭?”问完之后洛泱就后悔了。

    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无论说话还是办事都冒冒失失的,一度把气氛搞得十分尴尬。

    眨了眨眼,苏糖假笑了两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以前她还没留意,现在想想,自己和洛泱的关系似乎有些暧昧。

    说他们是普通朋友吧,他们几乎一有时间就见面,约着吃饭、唱歌、看电影、去各种地方闲逛。可若说他们是男女朋友吧,又差了点意思,因为彼此都守着“雷池”没越过一步。

    总结来说就是……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苏糖知道洛泱曾经喜欢秋书语的事,还是他们认识之后他亲口告诉她的,苏糖自认自己比起那种大家闺秀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所以根本不敢想他会喜欢自己。

    就这样和他当朋友,她觉得就很好。

    “啊……那个……”干笑着挠了挠头,苏糖勉强接了一句,“当然不光请你吃饭,吃完饭还请你喝水儿去。”

    “嗯。”

    担心自己越说越离谱,洛泱这次没敢再开口,心不在焉的抿了两口蜂蜜柠檬水。

    晚点还得联系乔柯一下,看看她什么时候有空……

    *

    彻底从离婚阴影中走出来,乔柯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前半年她是真的经常触景生情,白天强撑着,到了晚上把孩子哄睡之后她就望着空了的半边床发呆。其实她很清楚,她眷恋的不是现在的靳丞,而是从前的靳丞和他们曾经的感情。

    后半年,她就越来越少想起那些事了,即使想起,心情也平静很多,像看一场老电影,心里略有所感,却不会在心湖掀起巨大的涟漪。

    不过……

    虽然和靳丞离了婚,但他们之间其实还有些联系。

    她可以不要这个丈夫,孩子却不能不要父亲。

    每半个月她都会带着两个孩子去一趟外地,等靳丞把孩子接走,她就忙自己的事情或者在当地随便逛逛。等他们父子见完面,她再带着两个孩子回家。

    一开始,靳丞表现的很积极。

    他似乎觉得靠着这种联系他和乔柯还有复合的可能,但一次无意间看到江舟的存在后,他就变的有些懈怠了。

    某次,他在带两个孩子出去玩的时候一直忙着看手机,不小心把小儿子弄丢了,乔柯急的都要疯了,最后还是找秋书语,托她找认识的朋友才把孩子找了回来。

    也是在那时乔柯才知道,靳丞又恋爱了,而且女方已经怀孕了。

    她说不上心底具体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

    原来如此啊。

    难怪对这两个孩子没那么上心了。

    这次之后,乔柯就不怎么安排孩子和他见面了,除非他主动提起或是孩子想他了,她才会带他们去找他,但她必然会守在跟前,寸步不离。

    从前她总想着,无论他们之间关系如何,靳丞总是爱孩子的,但现在她却觉得,“有后娘就有后爹”这句话有些道理。

    渐渐地,靳丞越来越少主动见孩子,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当然了,这两个崽子也越来越少想到那个亲爹,不是因为乔柯对他们说了靳丞的坏话,而是因为……

    “江叔叔我也要玩空中飞人!”

    “我还要!我还要!”

    看着大乔、小乔争着抢着的往江舟身上扑,乔柯这个老母亲坐在旁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说起“大乔”、“小乔”这两个小名,也是她这个不着调的母亲给起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舟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玩伴,三个人常常滚作一团。

    她不会陪他们玩的那种“打打杀杀”的游戏,江舟都能带他们玩出花儿来。

    要说一开始她还以为这小子是出于朋友的目的在关心她,那这么长时间足够她嗅到一丝不对劲儿了。

    Gay……

    这厮骗的她好惨啊!

    初时得知江舟对自己的感情,乔柯差点没一口气呛死,当时她心里就在想,我一心把你当闺蜜,你特么居然想睡我!

    知道对方的情意之后,她再回想起从前的种种这才意识到,江舟对她的好不是出于朋友的关心,而是异性的“有所图谋”。先不说她比他大了6岁,还离过婚带着两个孩子,怎么看都不般配。

    他正是大好的年纪,样貌长的也好,要不是因为他一直嚷嚷自己不喜欢男人,剧院有多少小姑娘都对他虎视眈眈呢。

    所以,乔柯毫无意外的拒绝了他的表白。

    请他们母子三人出去吃饭,被拒绝;请他们母子三人去看电影,被拒绝;请他们母子三人去旅游,被拒绝。总之,无论江舟提了什么,得到的只有拒绝。

    后来,江舟就换套路了。

    他不再向乔柯发出邀约,而是偷偷联系两个娃娃,约着带他们去游乐园、去海洋馆,乔柯虽然不想去,但又不想让自家儿子失望,无奈之下只能跟着。

    一来二去,和江舟的关系便斩也斩不断了。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坚定的不喜欢江舟,只是顾虑太多。

    她离过婚,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以后并不打算再要,可江舟是初婚,他就是再喜欢大乔、小乔终归也还是期待有自己的孩子吧。

    还有他家里人,他们怎么可能允许他找个像她这样的女人结婚!

    不想……

    江舟对此另有一番说辞。

    那天是乔柯生日,他和两个孩子给她庆祝完生日之后对她说,“我家里人不会管我,电视剧里的那些剧情不会发生。”

    “已经白得两个大儿子了,我不打算再要其他孩子,这点你也不用担心。”

    “你要是觉得我们以后结婚会对两个孩子造成什么影响,那我们也可以一直谈恋爱,等他们长大了你再给我名分,这些我都能接受,只要你别拒绝我。”

    江舟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乔柯哪里还能不答应。

    于是,两人就这么谈起了姐弟恋。

    直到——

    被乔柯的母亲发现。

    乔母毕竟是老人家,她接受不了姐弟恋,觉得乔柯哪怕是再找也得找个老成些的,想着或许年纪大些才不会嫌弃她离过婚,性格更成熟也更会疼人些。

    因此,乔母一开始反对到,连别人在她面前提起“江舟”两个字都不行。

    乔柯正想主意说服她,却被江舟拦住了。

    他说,他和她在一起是为了给她幸福,不是给她找麻烦,所以所有的问题他都会解决,不需要她操心。然后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乔母竟然开始试着结束他。

    从前是不许别人在她面前提起他,现在是但凡有人说他不好,乔母第一个就不乐意了。

    就这样,两人甜甜蜜蜜的谈起了恋爱。

    确定关系之后,江舟就把剧院的工作给辞了,安心在家带孩子。

    早上起来先做早餐,然后叫他们娘三起床,接着先送两个孩子去幼儿园,再送乔柯去剧院,回家之后开始收拾屋子打扫卫生;中午睡一觉,下午健健身研究研究菜谱,晚上备菜,然后去接孩子放学,回家做饭。

    晚饭后他收拾战场,乔柯陪两个儿子玩游戏,等他结束一家四口一起玩闹一阵,然后他给两个孩子洗澡,哄他们睡觉。

    一整天,过的悠闲又充实。

    不过嘛……

    别人不这样认为,所以渐渐地,邻里间就传出了一些流言。

    什么说江舟是乔柯包养的“小白脸”,还有人说他是乔柯的弟弟,在这住着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索性帮她带带孩子、看看家。偶尔有各种大妈在电梯里碰到江舟,目光像激光似的往他身上扫射,恨不得透过他看到他和乔柯真正的关系。

    对于这些传言,江舟一点都不在意。

    换作别的男人,莫说真的像他这样吃软饭,就是被别人说说估计都受不了,但他却不会。本来乔柯还担心他心里不自在想劝慰他一番,谁知他想的倒开。

    “哎呀……随便他们怎么说嘛,我们自己过的开心就行了……”反正这年头,谁睡sb身边谁自己清楚。

    “可他们说你是小白脸诶!”

    “说就说呗。”

    双手枕在脑后,江舟晃着二郎腿,俨然一副大爷模样。

    见状,乔柯不禁想起两人刚确定关系的时候,他拿了几张银行卡给她,说里面的钱随便花。现在的生活看似是她在养他,可其实他从没花过她一分钱。

    相反,他还总是给他们娘三买东西。

    可是……

    他哪来儿的那些钱呢?

    工作已经辞了,就算是他从前攒下的钱,可也不是这么花法儿。更何况,他名下还有一套房产,积蓄应该花的差不多了才对。

    这样想来,乔柯这才意识到,她对江舟的家世背景一无所知。

    难道,他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视线落到那个正在抠脚的男人身上,乔柯抿唇否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

    总觉得有钱人家的公子不会是他这个样子……

    “诶,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没做什么啊。”江舟一边掰着脚丫剪脚趾甲,一边分神回答,“我妈几年前去世了,我爸是普通工人,去年也退休了。”

    “那你花起钱来怎么这么大手大脚的?!”

    “我这点钱我爸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孝顺他装心里就行了,他给的那点钱还不够他家老爷子喝顿酒的呢。

    用锉刀磨了磨剪好的指甲,江舟想起什么又对她说,“我们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没做什么买卖、也没中彩票,就是我爸妈年轻时候搞了点股票,赚点小钱买了几套房子,现在收点房租什么的。”

    乔柯嘴角微抽,“几、几套房子?”

    “五六套吧……好像……”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老家是在S市,对吧?”一线沿海城市,去年刚变了直辖市,房价又疯涨了一回。

    “啊。”

    江舟应的随意,乔柯却无奈的笑了。

    她这是撞大运捡了个“房二代”嘛……

    ()

    ap.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