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婚途不知返 >>276:把你装进去,带回家
婚途不知返 276:把你装进去,带回家
    天地良心,这次秦曼语的确是什么都没做,她甚至连从前的心思都歇了,但这事儿天知地知她自己知,唯独叶成蹊不知。

    于是……

    这晚之后她的人生就改变了。

    这个故事就教育人们,风水会一直转,就算当初没有让你得到教训,只要做了坏事,报应就早晚会落到头上。

    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的叶大少爷可没工夫搭理她,人家忙着享受惊喜呢。

    虽说他故意把行礼扔在了客厅等着她发现,但其实他心里并没有什么信心她会来找他。

    可现在她真的来了,他就好开心。

    因为思念……

    当轮船的汽笛拉响、当火车汽笛长鸣、当汽车的轮子开始转动、当飞机冲出跑道腾空而起,思念便开始了。

    思念别人是一种温馨,被别人思念是一种幸福,当然最好前提是彼此思念。否则的话,单相思是一种哀愁,只被别人思念是一种负担。

    而现在秋书语来找他了,那就证明在他想着她的时候,她也同样思念着他。

    不过嘛,开心归开心,叶大少爷还是别别扭扭、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怎么忽然来找我?”

    “……”

    秋书语心想,你就可劲儿装吧。

    扫了一眼脚边的行李箱,她淡声回答,“来给你送行李。”

    黑眸微闪,叶成蹊依旧看着她。

    秋书语会意,沉默了一下便又接着说,“顺便接你回家。”

    闻言,叶大少爷不乐意了。

    什么叫“顺便”接他回家,难道不应该是特意来接他回家吗?

    想想又觉得有点奇怪,于是叶大少爷抿着唇一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拎起行李箱往里走。可这一提他却不禁怔住,刚刚太激动了还没注意,这会才发现这箱子怎么这么轻?

    诧异的转头看向秋书语,就见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像是在等他把箱子打开一探究竟。

    难道……

    里面还有礼物?

    离家出走这么好啊,不光来接她还带了哄他的礼物!

    虽然努力压抑,但叶成蹊还是觉得自己的嘴角在微微上扬,自己有多久没像今晚这样发自内心的笑了……

    勉强压制着自己浓烈的好奇心撑到了客厅,他几乎是立刻放平了行李箱把拉链拉开,墨染的一双黑眸满含期待,却在看到里面空无一物时骤然变了脸。

    秋书语在旁边看着,将他“变脸”的精彩瞬间尽收眼底。

    她忽然俯身趴在了他的背上,下颚抵住他的肩膀偏过头看着他,樱色的唇凑近他的耳边,刻意压低声音对他说,“是不是想不通,为什么箱子是空的?”

    “……嗯。”感觉到她吹拂在耳边的气息,叶成蹊咽了下口水,喉结微动。

    “把你装进去,带回家。”

    话落,秋书语擒住他的下颚转过他的脸,温柔的落下一吻之后,她施施然的起身离开,“我先去泡个澡,你不介意借我一套睡衣吧,我没带衣服过来。”

    叶成蹊没有立刻回答,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撩、撩得他手足无措……

    被秋书语撩了几次之后叶成蹊才终于发现,自己平时缠着她的时候,她总是能悠然的应对他,从来没有他把她撩拨的脸红心跳的情况。但当角色互调,自己面对她时几乎丢盔弃甲。

    愣了一会儿他才终于回过神来,余光瞥见走向浴室的人,他“腾”地站起身几步追了上去。

    叶成蹊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力气大的令秋书语往前踉跄了两步。

    “不给你穿!”他吻着她,语气有些狠,眼神却温柔至极。

    她回过身来抱住他,笑容令人沉醉,“那样……也好……”

    那样也好。

    因为这四个字,叶成蹊彻底“疯”了。

    “书语……”深夜雨停的时候,他忽然捧着她的脸深情款款的望着她,可除了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之外他没再说其他,却又不许她移开视线,一定要她也这样看着他才行。

    四目相对,柔情四溢,连空气都静的透着一丝可爱。

    沉默,乍一看像一条冰封的河。

    在记忆的树梢上,云朵轻盈飘荡,星空神秘闪烁,洒满月光的小路和紫藤花编织出一曲动人的歌。

    秋书语想,她的“河”习惯了沉默,却绝不冷漠。

    对于她和叶成蹊而言,沉默像是另一种语言,只有他们彼此能懂,在最平凡的字眼里,隐藏着最惊心动魄的感情……

    浓郁到,连月光也被注入了人类的感情。

    *

    因为这样那样,所以那样这样,然后叶大少爷别扭的小心思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第二天他就自己提着小箱子屁颠儿屁颠儿的和秋书语回家了。

    坐上飞机的时候,“秋老板”一边翻着杂志一边下达“指令”,“以后不要再自己跑来出差了。”

    闻言,叶成蹊心里虚的没敢接话。

    “提前告诉我,我陪你来。”

    “嗯?”他疑惑,她有那么多时间吗?

    “学校那边的课程已经结束了,而且下学期我也不会再去任教了,剧院这边虽然有演出,但场次已经尽量减少,所以接下来我的空闲时间应该会很多。”

    “不去任教了?”叶成蹊皱眉,“怎么我不知道?!”

    “刚刚决定不久,现在不正在告诉你?”

    秋书语心想,您忙着“作妖”闹脾气呢,上哪儿知道去!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叶成蹊眸光微暗,“你如果很喜欢那份工作的话,就继续做下去,我……”

    他不想因为他的缘故改变她的生活,不该是这样的。

    “的确是因为你。”秋书语坦言道,“不过不是因为要迁就你,而是因为想多点时间陪你。”

    合上杂志,她转过头看他,“所以,下次不要再自己来这边出差,嗯?”

    黑眸微凝,叶成蹊有些闪神。

    他倒是乐意她时时陪着自己,可这样一来,他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看心理医生呢?

    不然……

    索性和她坦白了,让她陪自己一起切看病?

    就在叶成蹊沉默的时候,秋书语秀气的眉微微扬起,明明是那么温柔的样子,却莫名带来了一股威压,“有意见?”

    “……没。”他微微摇头。

    “很好。”

    “……”

    这微妙的心理是肿么肥事?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