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爷是病娇,得宠着! >>279:欺压导演夫人——找死(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279:欺压导演夫人——找死(二更
    下午的拍摄很不顺利,因为替身演员一直不在状态,拍了几遍江织都不满意。替身演员自己也急,满头大汗地道歉“对不起江导,我家里出了点事。”

    江织把压着剧本的牛奶罐拿起来,喝空了,往后一抛,扔进了垃圾桶里“那你就回家。”

    “我——”

    他没耐心听完,对赵副导说“把她工资结了,换人。”

    替身演员眼眶一红,想要求情,被赵副导用眼神阻止了,求也没有,这人莫得感情,油盐不进。

    “休息十分钟。”江织起身,咳着说,“待会儿先拍苏婵,你再去找个替身来。”

    赵副导为难“时间太赶了,恐怕不好找。”

    江织舔了一下牙,唇红齿白,眼里三千夭夭桃花,就是这等颜色,也盖不住他满眼寒霜“连个替补都没有,现在你跟我说太赶,拍摄计划是让你做着玩儿的吗?”

    赵副导被骂得哑口无言,摸摸鼻子“是我疏忽了。”

    “天黑之前要拍完,顶多还有三个小时。”

    撂了句话,他拢了拢大衣,三步一咳地走了。

    赵副导赶紧把场务叫过来“先别管这边,快去找个武替。”

    场务也头疼。

    方理想过意不去“副导,我自己上吧。”

    赵副导也想啊,可江大导演发话了,她的动作戏一律用替身“你不是身体不适吗?”

    “没事儿,就一场而已。”

    周徐纺在后面拉她衣服“你不能拍打戏。”她小声地对方理想说,“我替你。”

    “不行,不是专业的会很危险。”

    “不要紧,我以前当过武替。”她让方理想放心,然后去跟江织说了。

    江织跟方理想一样,也说不行。

    “为什么?”

    “武替有一定的风险。”

    周徐纺觉得江织可能忘了,她力大如牛,一蹦犹如窜天猴“那个城墙才六七米,我能跳六七十米,我以前也做过这个,有经验的。”

    她是一个当过武替搬过砖、洗过厕所擦过窗的群众演员。

    不全面发展,就不是优秀的职业跑腿人。

    江织还是不同意“你一个导演夫人,当什么武替。”

    优秀的周徐纺“要赚钱养你啊。”

    “……”

    情话一套一套的。

    江织被她哄得心花怒放,毫无原则“尽会捡好听的说。”偏偏,他还吃这一套,“不要勉强,安全第一。”

    周徐纺“好。”

    说好了,她要走,走到门口又回去“江织。”

    “嗯。”

    她有一件事要说“你拍戏的时候,不要太凶,他们都可怕你了。”

    这会儿江织就一点儿都不凶,给她把帽子戴上,系了个蝴蝶结“怕我才好,怕我效率会更高。”

    周徐纺被帽子箍出了一个小圆脸“他们还会偷偷在背后骂你,说你是阎罗王,是小祖宗。”

    江·阎罗王·小祖宗·织“不用管。”

    其实说的都是实话。

    也就周徐纺觉得人家是在冤枉她男朋友,她有点生气“不喜欢他们这么说你,你才不是阎罗王。”

    “那我是什么?”

    周徐纺认真地回答“你是黑无常的男朋友,白无常。”

    真可爱。

    想亲。

    亲完之后——

    “周徐纺,你吃了什么?”

    周徐纺小声地、心虚地说“臭豆腐。”

    江织把她拎回去,摁沙发上坐着“谁给你吃的?”

    她摸摸鼻子“演陈嬷嬷的那个大姐。”

    那个大姐的老公是卖臭豆腐的,打包了一袋子来片场,周徐纺吃了一小盒“很臭吗?”

    江织舔了一下唇“像臭袜子。”

    说完,继续亲。

    臭袜子味道的周徐纺“……”

    因为替身演员的事情解决了,后面照常拍摄,周徐纺换上了跟方理想一样的衣服,换完衣服后,场务带她去了化妆间。

    “lisa,先帮她弄一下头发。”

    “行。”

    lisa让周徐纺坐到化妆镜前面“要不要把妆也给你化了?”

    周徐纺替演的是待纱帽的黑衣人,只拍她的侧面,不用露脸“不用了,谢谢。”

    lisa是跟组的化妆师,脾气很好“客气什么。”

    在周徐纺弄头发的时候,先后进来了两个人,前一个女孩子穿得很靓丽,她拉开椅子坐下的时候,弄出了很大的动静。

    周徐纺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她认得这个女孩子,跟理想演过同一个电视剧,理想演素妃娘娘,这个女孩子演香颂小主。

    就在前几天,电视里的素妃娘娘把香颂小主的孩子弄掉了。

    后面有进来一个女孩子,矮矮胖胖的,扎着丸子头“蒋纯姐,你的咖啡。”

    香颂小主的真名叫蒋纯,她名气不是很大,脾气很大“你加糖了?”她把装咖啡纸杯往桌子上一扔,洒得到处都是。

    女孩是她的助理,立马抽了纸去擦“我说了不要糖的。”应该是咖啡店的人没有听到。

    蒋纯根本不听解释“你想胖死我啊!”

    “我再去买。”

    她不耐烦,丢了个白眼“算了,不喝了,咖啡都不会买,雇你还有什么用。”

    助理被她骂红了眼睛,低着头没吭声,在擦桌子。

    “喂!”

    lisa叫我吗?

    蒋纯抱着手坐着椅子上,转了个身“叫你呢。”

    lisa回头“我吗?”

    “不然我叫鬼啊。”她说,“过来给我补妆。”

    lisa没有过去,还在给周徐纺弄头发“这边很快就好了,麻烦等我五分钟。”

    蒋纯从镜子里瞥了周徐纺一眼,下巴抬高“下一场就是我的戏,要是耽搁了,江导怪罪起来,你俩担待得起吗?”

    皇上传了我过去伺候,要是耽搁了,皇上怪罪起来,你们这些奴才担待得起吗?

    这一句是香颂小主侍寝后,威风凛凛地在后宫作威作福时的台词,周徐纺觉得蒋纯刚刚说话的语气就是香颂小主本人。

    那个剧,周徐纺最讨厌的就是香颂小主了,希望她早点领盒饭。

    周徐纺对lisa说“我也是下一场。”

    蒋纯用眼角瞧着她“你是在跟我顶嘴吗?”

    周徐纺“不是。”

    蒋纯抬着下巴“你还顶嘴?”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