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手笔的谢礼【一更】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手笔的谢礼【一更】
    莫惊羽紧闭的屋门前站了片刻,默默转身离开。

    回去李孑暂住的那间青茅屋前,就见自家大哥跟文宗主和长青观观主三人坐在离着屋子不远的小亭子里,喝茶等人。

    等得是谁,不言而喻。

    莫惊羽此刻脑海中浮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看来李姐姐不管在哪都很能睡。

    紧跟着又忍不住感叹一声不过,能让无妄城少城主,三大天极势力之二的文华宗宗主和长青观观主同时等候睡醒的人,估计也就李姐姐一个了。

    至于她,也好不容易能来长青观一趟,到处走走也不错。

    溜了溜了。

    李孑依旧是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

    不得不说长青观所在的这个地方环境是真的很好。

    清幽,安静,呼吸的全都是天地间最纯净的青草山川味道。

    就是······地方太偏了点。

    青茅编织的草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人打开,亭子里正静静等候的三人齐齐扭头朝茅屋方向看过去。

    文宗主更是下意识地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李孑刚打开门就对上了三双朝她看过来的眼睛,脚下一顿人也懵了一下,随口打了声招呼,“早!”

    亭子里的三个人默默看了眼头顶上的日头。

    文宗主眯眼笑得和蔼“早,李姑娘,昨晚睡得可好?”

    李孑抬脚踏上亭子的台阶,走到莫惊澜身侧的位置自然而然落座,又接过身旁递来的一杯温度正好的茶水,轻抿一口,“睡得很好,睁眼就是大天亮。”

    文宗主“······”都过巳时了,能不大天亮吗?

    这位李姑娘就爱说大实话。

    李孑已经偏头去看莫惊澜,“吃了么?”

    “还没,等你一起。”

    “文宗主和观主呢?”

    实际上已经用了早饭的两人齐齐摇头。

    “那就一块吃?”

    两人又齐齐点头。

    莫惊澜抬眸看了他们俩一眼,抿了抿唇没有揭穿。

    小道童很快送上饭来,白米粥加凉拌小青菜,清炒小青菜。

    都是观中弟子亲自种的,虽然清淡但味道确实不错。

    所以,李孑就着青嫩嫩的菜叶子喝了三大碗。

    文宗主这位李姑娘可能喜欢吃,谢礼要不就送宗门在无妄城开的那家文华酒楼?

    长青观观主要不送一个会种菜的弟子?

    李孑还不知道面前这两位大佬正在琢磨给她的谢礼,吃饱喝足,便起身准备告辞。

    此间事已了,这里好虽好,但不如城主府自在。

    回到茅屋里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就见文宗主和长青观观主已经站在门外,一副准备相送的架势。

    不过像昨天那种阵势,李孑表示还是不要了。

    他们三个一路游山玩水回去城主府也挺好的。

    文宗主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没坚持,不过还是把一个小盒子送到了李孑手里,“区区谢礼,不成敬意,还望李姑娘万勿推辞。”

    长青观观主一扬手上拂尘,“贫道这长青观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一片清幽之所了,李姑娘若是想要静心,只管前来便是。”

    这意思就是无论何时,只要李孑过来,就永远都是长青观的贵客。

    说起来没有什么实质的报答,但长青观本身,就是一个绝佳的修炼之地。

    这一点李孑昨天刚来就察觉到了。

    元力活跃且充满生机,且幽静的环境更容易洗练因外界纷扰有些浮躁的身心。

    在这里修炼,进度可以赶得上外界几倍。

    这一点优势,就算是城主府也有不及。

    回去的路上李孑打开了文宗主送的那个盒子。

    里头只有薄薄一张纸,纸上也只有寥寥几个字,上盖文华宗宗主的私印。

    但纸上的内容并不简单。

    这是一份元力入墨,写就的赠书。

    只能写在纸上,那就说明赠的东西是没办法移动的。

    “文华酒楼?”

    莫惊澜骑着马就在李孑身侧前行,闻声偏头朝赠书上看了一眼,唇角轻勾了勾,“文宗主这次手笔不小。”

    莫惊羽听到两人说话骑着马追上来,“文华酒楼怎么了,你们这是准备中午去文华酒楼吃饭?说起来我也有点馋它那的酱烧鹅了,不行,一想就忍不住想流口水。”说完还夸张地吸溜了一声。

    眼神亮晶晶满脸期待。

    李孑和莫惊澜默默对视一眼。

    “要不,中午就过去尝尝?”

    “······去吧。”

    李孑把纸收回盒子里,伸手拍了拍,“这么说,我也算是在无妄城有点产业的人了。”

    “什么产业?”莫惊羽没看到李孑手里的纸,闻言一脸疑惑。

    李孑朝她扬了扬手上的盒子,“出长青观前,文宗主把文华酒楼送给我当谢礼了。”

    莫惊羽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忍不住惊呼一声“他说的只是无妄城中心城的文华酒楼?还是所有的文华酒楼?”

    李孑手上一顿,“难不成还有很多座文华酒楼?”

    “文华酒楼虽然只是文华宗的产业之一,但论起赚钱的能力,所有产业中可排前三,”莫惊澜在一旁解释道,“除了中心城一座主楼之外,在外环八城各有一座分楼。”

    李孑“······”

    这个礼手笔确实有点大。

    出了长青观所在的范围,顿时就有种从避世之所回到纷扰红尘的感觉。

    李孑回头看了一眼长青观的方向。

    莫惊澜看过来,“以后想来,我陪你。”

    莫惊羽抬头默默望天。

    就当自己不存在吧。

    **

    三个人到文华酒楼的时候正是午时,酒楼饭馆生意最好的时候。

    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李孑真心觉得客人多,就证明饭菜真的很不错。

    有点小期待。

    刚走进去,就有一个店小二热情地迎上来,恭敬地引着他们往酒楼里走,“三位贵客要大堂还是雅间?”

    “我们要鹤音阁。”

    店小二一愣,“原来三位客官还是常客,鹤音阁正好空着,小的这就带三位过去。”

    从来没来过的李孑和莫惊澜同时扭头看向莫惊羽。

    莫惊羽吐吐舌头,“过年的时候傅酒她们邀请我来过一次,坐的就是鹤音阁,景色很不错。”

    雅间在一楼,倒是不用上楼。

    距离大堂也不远,但因为又屏风和花草错落相隔,不会太吵闹。

    取的就是闹中取静。

    进去后入目就是一方宽大的露台,用一道木栏杆围着,栏杆外头俨然是一处面积不小的鹤园。

    几只优雅的丹顶鹤一弯清浅的小湖边优雅踱步,被人看也不害怕,有几只还很是淡定地回视过来。

    这也是鹤音阁的由来。

    倒也是个大手笔了。

    “三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李孑看向莫惊羽。

    “酱烧鹅,两只,还有水晶琵琶腿,翡翠四喜丸子······”

    莫惊羽在知道这家酒楼现在是李姐姐的之后,也不客气,一溜把自己想吃的菜色全都包了一遍。

    店小二从最开始的满脸堆笑到脸皮微僵,到底还是没敢问几位贵客能不能吃饱,听完了所有菜名后躬了躬身说了句“客人稍等”,忙快脚出了雅间。

    这些菜色里有不少是废时间的,要不抓紧报给厨房,恐怕要一直上到傍晚了。

    更别说今天声音还出奇的好。

    店小二一走,莫惊澜就伸手点了点桌面,“点这么多菜,你确定你能吃得完?”

    莫惊羽一梗脖子“吃不完就打包晚上接着吃。”

    莫惊澜“······”

    这边店小二刚出了雅间没走多远就被拦住了。

    拦住他的人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专门负责管他们这些店小二的。

    “孟管事。”虽然心里着急,店小二还是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孟管事看了眼鹤音阁的方向,“我看你从鹤音阁出来,鹤音阁进客人了?”

    店小二愣了下,点点头,“刚来了三位贵客。”

    “能看出是哪个势力的吗?”

    店小二仔细回想了一遍,摇摇头,“回孟管事,没有。”

    孟管事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摆摆手,“你回去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换个包厢。待会少宗主外家的几个表兄妹要过来,指明了要鹤音阁,我方才忘了提醒你一声,谁知道你就这么给安排出去了。”

    店小二脸上有些为难,“孟管事,这样不好吧,再说,那三位贵客里,还有一位也是点名要鹤音阁,并非小的专门安排的。”

    孟管事脸色一黑,但还是有些不放弃的问道“可眼熟,可是常客?”

    店小二迟疑了下,还是老实摇摇头,“小的也是第一次见那三位贵客。”

    “那应该只是听说了鹤音阁的名字,”孟管事脸色有点不耐烦,不由瞪了店小二一眼,“还不快去?”

    店小二我太难了!

    不过心塞归心塞,胳膊到底拧不过大腿,他虽然知道这样对鹤音阁里的三位贵客不公平,但自己吃饭的家伙可还在孟管事手里攥着呢。

    只好回到鹤音阁门口,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雅间里的莫惊羽这会正撺掇李孑翻过木栏杆去逗逗那些看起来很是高傲的鹤鹤们呢,听见敲门声一顿。

    自语道“这么快就能上菜了?”同时回了声进。

    房间门打开,露出一张有些强撑出来的笑脸。

    莫惊羽则是直接看向店小二空空如也的手上,眉头微皱,“我还以为要上菜了呢!”

    店小二看着面前的三位贵客,躬了躬身,硬着头皮语气歉意道“三位客官,实在对不住,这鹤音阁早在之前就已经被预定了。您看,能不能换个雅间?”

    莫惊羽看着店小二这副心虚的模样直接冷哼一声,“我看不见得吧?该不会是有人正好看上了鹤音阁,恰好让我们抢了先,想让我们让出去吧?”

    她当年在外游历,这种事见识过的还少么!

    莫惊羽撑着桌子冷眼看着店小二额头冒汗的模样,淡定表示来啊谁怕谁,到时候被啪啪打脸的不定谁呢。

    莫惊羽能看出来的,曾经开过一家小客栈的李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对于莫惊羽这副直接杠上的态度,李孑的反应是淡定倒了一杯茶,又给旁边的莫惊澜倒了一杯,端起来,慢慢品。

    店小二一见坐着的两位这个模样,额头冒的汗顿时更猛了。

    雅间外头。

    正满脸堆笑领着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年少女走过来的孟管事抬头一见站在鹤音阁门口的身影,心头顿时一跳。

    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后,脚下一顿,朝当先一位全身胖嘟嘟的少年拱了拱手,“谭少爷,鹤音阁到底是在一楼,距离大堂又近,有点配不上您的身份。不若这样,咱们去二楼如何,二楼有一个文心阁,比鹤音阁要大一倍,景色更好,才更匹配您的身份啊!”

    少年被恭维地心情舒泰,这文华酒楼他也是第一次来,对坐哪间雅间也没那么执着,闻言正准备点头。

    身后有人突然轻哼了一声,“表哥,那鹤音阁可是能看到仙鹤呢,而且你看,鹤音阁的门还开着呢,门口还站着一个店小二,该不会是里头已经有人了,才让咱们去其他雅间的吧?不行,我就要去鹤音阁。”

    眼看就要劝说成功下一刻又功亏一篑的孟管事“······”

    这世上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乐衷胡搅蛮缠的女娃子没错了!

    ------题外话------

    还有两更么么哒

    ()

    ap.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