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三百四十五章 入阵法学院,见院长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三百四十五章 入阵法学院,见院长
    “雪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肩膀被轻拍了几下,易轻雪这才回过神来。

    现在她连安慰一下自己来的人不是林宪都做不到。

    被叫阿宪姐姐,还是那辆眼熟的黑色马车。

    可林宪这会不应该被阵法困在半途吗?

    为什么她还能在报道时辰截止之前赶到?

    还有,为什么连对她都不假辞色的黄篱里,会对林宪亲亲热热地喊林宪姐姐?

    易轻雪从没觉得自己脑子像现在这般乱过。

    “雪儿?”

    容嫣再次担忧地喊了一声。

    易轻雪勉强定了定神,“我没事,可能是今天起得有些早了,昨晚又因为有些兴奋睡得有些晚,精神有些乏累,站一站就好。”

    说完这句话,易轻雪目光再次落到已经停在黄篱里面前的马车上。

    不看到从马车里出来的人,她还是不能死心。

    黄篱里一见马车停下,顿时三两步跑到马车车厢前,“阿宪姐姐,你是不是故意卡着时辰俩的,我都在这门口等了快半个时辰了。”

    林宪拉开车厢门低头看了她一眼,跳下马车,“不是故意卡着时辰,来的路上出了点意外。”

    黄篱里瞪大眼,“什么意外啊?居然赶在今天,那阿宪姐姐你可真够倒霉的。”

    “还好,能应付。”林宪随口回了一声,抬头看了站在前面不远的易轻雪一眼,又平静地收回目光,“走吧,时辰快到了。”

    “哦哦哦,赶紧的,报完道分好寝舍咱们就能好好休息会了,中午我请你吃好吃的。”

    林宪闻言偏头看向黄篱里,“今天不用进学?”

    黄篱里摇摇头,“第一天咱们这些新进来的学生只需要好好熟悉一下阵法学院便可,等到明日才会正是开课。”

    林宪若有所思,“我怎么感觉你对阵法学院很熟悉?”

    “那个啊,咳,”黄篱里干咳一声,眼神飘了飘,“我有一位长辈,正好在学院里当导师。对了,那个阿宪姐姐,我还托关系给你调换了一间寝舍。本来你是跟易轻雪的寝舍挨着的,但易轻雪那人再讨厌不过了,我就把你的寝舍调换到了我隔壁。”

    黄篱里说完,小心翼翼地看向身侧,有点怕自己的自作主张让林宪生气。

    林宪生气倒是没有的,说起来黄篱里这番自作主张还挺合她的意,只不过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她会跟易轻雪的寝舍挨着,说不定还是她那位母亲的安排。

    不过这下木已成舟,她和易轻雪是不可能在这学院里当邻居了。

    进到学院走到广场上的报到处,林宪一看坐在桌子后方的人,就忍不住笑了笑。

    东轲坐在桌子后头朝林宪招招手,飞快在手底下的纸张上倒了个勾,开口道:“你可总算是来了,这离巳时还有不到半刻钟。”

    林宪往一侧移了一步,让出身后的黄篱里,回答照搬方才回黄篱里的。

    “路上出了点意外,耽误了一点时间。”

    正好排在后面的易轻雪闻言手上一紧,捏得容嫣手臂一疼,忍不住轻嘶一声。

    “雪儿,你抓疼我了。”

    “抱歉表姐,我有点紧张。”

    林宪听见后头的动静,勾了勾唇。

    东轲抬头看了林宪一眼,“那你可真够倒霉的。”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倒霉,是天意,还是人为了。

    两人对视一眼,林宪朝东轲笑了笑,“里里也是这么说的。”

    “好了,”东轲放下笔,从一堆钥匙里找出两串分别刻着一和三数字的,分别扔给林宪和黄篱里,“先去寝舍安顿一番吧。还有,林宪,你先在寝舍别忙着离开,待会可能还有有人找你。”

    林宪接过钥匙,闻言眉梢微挑,“谁会来找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东轲挥挥手,“赶紧去吧。”

    林宪见他这副避而不答的样子,没再追问。

    载着行李的马车进来,有黄篱里带路,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学院寝舍处,又很快找到她们两人的房间。

    开门的时候黄篱里还一脸邀功地朝林宪道:“昨天晚上我就知道了寝舍房间在哪,里头我也都找人帮忙打扫了一遍。阿宪姐姐你是不知道,这屋子好些年都没人住,积了好多灰。”

    林宪打开门,果然见窗明几净,地面一尘不染,但还是能感觉到久久无人居住的气息。

    这让她不由想到了在雍京城的时候,先生带她和团子他们去过的那一处布了阵法满眼俱是生机的庭院。

    也是久久无人居住,但数年间依旧干净如新。

    “那我得谢谢你,不过,这房间为何不布置一道避尘阵法呢?”

    黄篱里一愣,“这个,估计也是因为没人住,所以用不上吧。毕竟屋子的避尘阵法有些大了,布置起来也麻烦,不比衣服上的只需要绣上阵纹。”

    “麻烦么?”林宪低声重复了一声,出了游廊,走到寝舍所在的院子门外。

    车夫牵着马候在门口,看见自家大小姐,忙快步迎上,“大小姐,小的帮您搬行李。”

    林宪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指了指身后院门口挂着的一块木牌,“闲人免进。不用帮忙,我自己来便好。”

    车夫看着附近那些姑娘就算身边带了下人的,下人也只把行李送到院门口不敢再进去一步,有着那些姑娘一点一点院子里头挪,只好道:“那大小姐,您慢点搬,一次就拿一个包裹,咱不着急。”

    刚宽慰完,他就见他家大小姐这么一会功夫已经把马车车厢里的几大包行李全都拿出来了,然后脖子上挂一个,左臂挂三个,右臂挂三个,一共七个包裹,这一下子全都一回给带上了,脸上还是一脸的轻松。

    车夫:“······”

    目瞪口呆!

    原来他家大小姐不止破阵厉害,还是个大力士么?

    林宪晃了晃脖子底下挂着的,不让它挡到自己的视线,对还愣在一旁没回过神来的车夫道:“明明一次就能搬完,为什么要一次搬一个?”

    车夫:“······”

    您厉害您说什么都对。

    周围正艰难帮行李的一众小姑娘们:“······”

    厉害了,她们这位天赋测验第一名的林宪同窗。

    林宪搬完自己的行李,又帮黄篱里拿了一趟。

    等收拾好自己的寝舍,还没喝上一口水,寝舍的房门被敲响。

    林宪走过去开门,就见外面站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窄袍,身材高挑容貌冷艳摄人不苟言笑的姑娘。

    她这边还没问来人是谁,对方已经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黄篱陌,是阵法学院院长的三弟子。”

    黄篱陌打量着林宪的目光里有一丝隐晦的审视,“你我都是四星学生,你叫我一声三师姐就好。院长要见你,跟我走一趟吧。”

    林宪顿时想到报道时候东轲跟她说的到时候会有人找她,想来就是这件事了。

    反手关上门,“好的三师姐。”

    走到黄篱里房间门口,林宪脚步顿了顿,“三师姐,请等等,我跟朋友说一声。”

    黄篱陌依旧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林宪敲了敲门,房门被很快打开,黄篱里探出头来,“阿宪姐姐,你这么快就收拾好了。”

    林宪侧了侧身,让出身后的人,“我要跟这位三师姐去见院长,怕你一会找不到我,跟你说一声。”

    黄篱里和黄篱陌的目光在林宪这一侧身后顿时对上。

    黄篱里:“······”

    黄篱陌很难得地勾了勾唇,“里里。”

    黄篱里伸出爪子朝黄篱陌挥了挥,笑得一脸讨好加小心:“大堂姐,真巧啊,哈哈!”

    黄篱陌走过来糊了一把黄篱里脑袋,“的确挺巧,”她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林宪,眼里比方才多了些温度,“难得见你有个朋友。”

    林宪礼貌地朝她笑笑。

    黄篱陌收回手,“今天有正事,你朋友我就先带走了。”

    黄篱里顿时又向林宪挥挥爪子,小声道:“那我等你回来再请你吃好吃的啊。”

    林宪点点头,也抬手挥了挥。

    出了寝舍,黄篱陌顿时又恢复冷若冰霜的模样。

    两人一路无言走出寝舍大门。

    二号寝舍里。

    容嫣铺好床铺,扭头见易轻雪站在窗外望着外头,站了好一会动也不动。

    抬脚走过去,“外面有什么好看的,看得这么出神?”

    易轻雪放在窗台上的手指一颤,猛地抬手关上窗子,“没什么,就是院子中间的那一处花丛开的花挺好看,就是香味有些浓了。”

    说是这么说,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方才她看到的那两道并肩而去的背影。

    其中一个是林宪,而那另外一个,若是她没有认错的话,应当是阵法学院院长黄灏的大女儿同时也是三弟子,黄篱陌。

    她为什么会跟林宪走在一起?

    看两人这样子,又是准备要去哪里?

    一时间,易轻雪想得挠心挠肺。

    而正被易轻雪猜测着的两个人一路沉默着到了一处花坛前。

    黄篱陌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林宪,一脸严肃道:“这花坛中布了阵法,我们接下来需要穿过这座花坛,待会我走在前面,你看准了我的脚步。记住,一步都不能走错,这里面的阵法复杂得很,万一一步踏错,阵法就有可能自行运转发生改变,到时候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在里面找到你。”

    林宪闻言忍不住看了眼面前的花坛,按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黄篱陌深深看了林宪一眼,这才站到花坛边上,深吸一口气,踏出第一步。

    穿过这座位于花坛中的复合阵法,就连她每次都要全神贯注才能顺利通过,自然也顾及不了身后的人。

    只愿她身后这个让韩副院长青睐有加赞叹连连的小师妹,这一路能够顺顺当当跟着她通过这座花坛了。

    花坛明明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到另一头。

    但两个人走了足足半个时辰。

    直到站到花坛的出口,黄篱陌回头,就见依旧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林宪也抬头看过来。

    她这次忍不住如释重负地一笑,语气也难得放的温软了一些,“还不错。”

    接着又穿过一条游廊后,周围的树木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

    绕过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踏上一条周围芳草茵茵由无数圆润的小石头铺成的小径,黄篱陌伸手指向前方不远处一座雅致古朴的二层小楼,“就是那了,咱们快到了。”

    “还有一件事我未曾跟你说,”想到之前韩副院长跟自己说的话,黄篱陌眼里闪过一抹纠结,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我只能带你走这一趟,以后再过来,你只能靠自己走过来了,包括方才那片花坛。”

    林宪听得一愣,随即点点头。

    “待会回去的时候,你且用心记住那道阵法怎么走。我再提醒你一句,来时和回去时,步子正好是相反的。”

    林宪再次点点头,“多谢三师姐提醒。”

    黄篱陌扯了扯唇。

    她现在还有些不明白韩副院长为什么会让她这么说,当初她可是被带着走了八遍才勉强记住。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因为小楼到了。

    伸手敲门进去,林宪跟在黄篱陌身后,第一时间对上了来自对面的一道目光。

    男人面容儒雅,满身威势,又尽敛于胸。

    韩副院长在一旁笑呵呵道:“林宪丫头啊,认识一下,这位是咱们学院的院长。”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