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第三百七十八章 满心的苦涩更与何人诉?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第三百七十八章 满心的苦涩更与何人诉?
    忽的,神尊如墨的身形微微晃了晃,遂他眼底的闪过难舍的情绪,整顿了情绪嘴角微抿的看着舞倾城,似乎要将她牢牢地印在心里一般。

    “墨,你怎么了?”

    原本与神尊如墨相谈甚欢的舞倾城,被眼前的状况吓得有些慌乱,时限即将要到了么?竟然如此之快?

    “城儿,别慌!”

    “我……”

    “城儿,你我早已知道会如此,务须强求!”

    “嗯……我知道!可却也舍不得!”

    舞倾城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主动上前抱着神尊如墨,头贴着他的心口轻蹭着,她不但用言语表达对其的不舍,行动上亦是如此。

    “城儿,墨……亦然!”

    神尊如墨抚着舞倾城一头乌黑的秀发,低头凑近她的耳边轻声呢喃。

    “多长时间?”

    “一炷香!”

    似是而非的话,神尊如墨瞬间明白其意,嘴中道出最后的时限,明显觉得环着他腰身的手,紧了又紧其意甚明。

    “爹爹!娘亲!你们在玩爱的抱抱吗?宝宝也要!”

    二人之间难掩即将别离的气氛,被闯进他们中间的龙天佑破坏殆尽,只见它不满的对二人吐槽,伸着头挨过来要抱抱。

    “呃!好!娘亲抱抱!”

    “宝宝乖!爹爹将你们一起抱!”

    “呵呵呵……爹爹,娘亲,真好!”

    一家三口之间无比温馨,站在一旁的曦尧却明白各中深意。

    “曦尧,你怎么了?”

    小丹羡慕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一家子,刚转头便瞧见曦尧黯然摇头叹气,心生疑惑的问。

    “神尊维系身形的能量即将耗尽,他……”

    “再次归于识海深处沉睡?”

    “嗯!”

    “嗨……”小丹悬浮在曦尧的头顶,神情恹恹的耷拉着脑袋,又道“天佑好不容易觉醒了另一半传承,也记起了神尊如墨的真实身份,历经万难一家子团聚了却又要分离,这真是……”

    磨人心智!

    “适才我见神尊身体微晃,身形似乎有些不稳,便猜到了几分。”

    “曦尧,那你说神尊还能坚持多久?”

    “左右不过再一两炷香的时间罢了!”曦尧大胆的猜测道。

    “这么短?”小丹下意识的反问。

    “也许……”有句话曦尧没有说出口。

    更短!

    主子,珍惜与神尊之间相处的时光,等这拥有大半修为的魂魄与转生体相融合,不知会在多久之后,真真是要把握此刻相聚的时刻。

    “曦尧!”

    “禀神尊曦尧在,敢问有何吩咐?”

    曦尧心中想着事情有些走神,忽而听到神尊如墨唤他,立刻快步上前候在一旁,神情恭敬的听候吩咐。

    “你的空间中,可还有灵兰依?”

    “有!有!”曦尧连连点头,扫了一眼舞倾城道“而且还很多!”

    灵兰依,在空间内原本只是小小的一片,犹如低矮的灌木丛并不起眼。

    因幻碧的关系,舞倾城顺道收服了数百条品种各异的蛇,大小、长短、粗细、颜色花纹各异……当真是琳琅满目,看得他眼花缭乱,心中无奈得紧。

    万万年前,龙倾城嗜养灵宠,转世重生之后这习惯依旧不改,甚至还变本加厉,只要看得顺眼的一个字,收!

    听说空间内的灵兰依对它们有好处,竟二话不说运转体内的木灵力,促进灵兰依的生长周期,生生将原本低矮的灵植,催生成宛若参天大树一般,还结了不少花骨朵儿。

    幻碧与兴邦他们正是因为食用灵兰依的花骨朵,才一举幻化成为人形,否则以他们各蛇族手中残缺不全的手札继续修炼,哪怕再过万万年也不可能成功化蛟。

    至少,据曦尧所知天雷那关是绝对过不去的,若是侥幸存活下来,修为还会倒退不少,继续修炼下去也是枉然。

    “城儿,除了炼器之外,可曾开始炼丹?”

    “未曾!”曦尧摇摇头否定道。

    “城儿!”

    “嗯?”

    “炼丹方面的书籍,你可曾看过?”

    眼看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神尊如墨想要再为舞倾城做些什么,在此之前他决定先将她的情况了解清楚再做决断。

    “仔细看过一二十卷,剩下的太多太繁杂,还没来得及细瞧呢!”

    曦尧空间收藏各类古老的手札,真是到了“填书成海”的场景,数不胜数的吓死个人。

    为了炼器,舞倾城每每一入夜便溜到空间中,让曦尧将时间比例作调整,十比一的比例,等于空间之外才过了一个晚上,里面却已过了十个夜晚的时间。

    废寝忘食的日子,真心令她回想起来心生胆寒之意。

    “城儿,那些书籍你可以慢慢看,我将炼丹细节及方法渡到你的灵海,如此以曦尧空间种植的那些灵植为材料,你可炼制出不少品类的丹药,于你,于他,于宝宝,甚至是收服的那些灵宠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离身的时间越是临近,神尊如墨总觉得还有诸多事项没法交代给舞倾城,眼下最为紧要的是让她学会炼丹。

    万万年前龙倾城的丹药供给之人是神尊如墨,如今他这丝魂魄又要在识海深处沉睡,往后丹药短缺方面也只能靠她自己一人。

    为今之计只有将他炼丹的领悟心得,通过识海渡给舞倾城,这也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至于细则方面唯有靠她自己去摸索。

    “好处?”

    一听有好处,舞倾城双眼一亮殷勤的看着神尊如墨,用一种你赶紧往下说的表情看着他。

    “嗯!若是粗浅的平凡丹药,给你重生在这个界的父母兄长食用,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至于如何安排且看你自己的意思。”

    “真的?”

    若是她炼制出来的丹药,能给疼爱她的家人服用,那么一定要用心学好才行!

    “为夫还能骗你不成?”

    “嘻嘻!真好”

    “不过有一点万万要切记!”

    神尊如墨看着一脸喜滋滋的舞倾城,冷不丁给她泼一盆冷水,降降温!

    “什么?你说!我一定奉为金科玉律!”

    “那倒不必!凡品丹药里万万不可加入灵兰依!”

    见舞倾城忽然将神色一收,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神尊如墨不禁摇头轻叹,一抹淡笑袭上唇角,刹那恍若泉音琳琅动人心魄。

    “啊?曦尧不是说丹药里加入那一味灵药,便是提升品质的……我知道了!”

    难道是药物相悖相冲?

    不!

    炼制丹药若是加入灵兰依,相当于提升了丹药的品质,功效加倍的升级版!

    “弯转过来了?”

    万万年前城儿的领悟力便是神界的各中翘楚,一点即通,不错!不错!

    只不过万万年前,她口口声声说术业有专攻,她炼器,他炼丹,相辅相成,挺好!

    如今……

    确实是难为她了!

    “嘿嘿!转过来了!若是凡品丹药加入灵兰依效用加倍,便不再是凡品了对不对?”

    “正是!”

    “墨!我是不是很聪明?”

    舞倾城用一种“我很聪明,赶紧夸夸我”的表情,邀功似的对神尊如墨频频抛媚眼,即便是淡漠如斯的他亦败下阵来。

    “城儿,一项如此不是么?”

    “呵呵呵……你说话我爱听!”

    傲娇什么不是他们父子俩的专利,姐也很牛逼的好不好!

    “城儿,你准备好了么?”

    “墨,我好了!来!”

    一道灼亮的银芒,从神尊如墨抬起的手指尖缓缓出现,识海之内因这点光亮变得躁动起来,银芒由浅变深,当他轻斥一句“去”时,那粒凝结得亮得刺眼的银色珠子,咻的一下,飞向舞倾城额前泣血似蕊的龙鳞印记。

    叮……

    珠子嵌入皮肤时,发出一声叮铃声。

    没入!

    泣血似蕊的龙鳞印记瞬间被点亮,细如发丝的银芒渗透而出,恍若皎月的清辉,清冷而耀眼!

    识海之内时聚时散的迷雾,被这一丝丝银芒逐渐驱散,变得分外清晰了起来。

    叮……

    术成!

    “城儿!为夫该走了!”

    神尊如墨施展完此术整个人变得忽明忽暗,他知道是时候该道别了,看着舞倾城母子俩笑得格外温柔,眼底浓得化不开的情愫任何一人都瞧得分明。

    “墨!”

    “爹爹!”

    舞倾城与龙天佑一左一右将神尊如墨的手抱在怀里,神情如出一致的显得慌乱与不舍,眼中泪水迅速盈满打着圈圈。

    “宝宝!你虽还未得到龙族的龙神精气,却已然得到为父的传承,今后保护好你的娘亲,你……可做得到?”

    城儿,宝宝,不哭!不哭!

    等我!

    “嗯!做得到!”

    “乖!好孩子!”

    “爹爹,我与娘亲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舍得丢下我们么?”

    “舍不得!可我……”

    为父何尝愿与你们娘俩分离?何尝愿意?

    “宝宝!”

    舞倾城强压下眼底的泪意,狠狠地咬了下唇瓣,唤着龙天佑的名字,看着眼前忽明忽暗的神尊如墨,心不由得像被人生生剐去了一般。

    颓败而无力的感觉,让其那一瞬间对神界的敌意又添上一笔。

    法力,修为,神魂,五行灵珠……

    她所失去的一切的一切,定要他们加倍奉还!

    “娘亲!”

    龙天佑语带哽咽的回了舞倾城一句,然后将头埋在神尊如墨的怀里,情绪显得极为低迷,让曦尧与小丹也跟着难过起来。

    “宝宝,爹爹也舍不得咱们,可是……”舞倾城的心里也不好受,虽然没有记起他们之间的过往,但是源自心灵的亲昵与信赖作不得假,她又道“相信娘亲一定会将你爹爹完完整整的带到你的面前,到时候我们便可以一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真的?”

    “娘亲发誓!”

    “好!我信娘亲!也信爹爹一定会回来的!”

    “爹爹也跟宝宝保证!”

    “嗯!拉勾勾!”

    “好!”

    一阵漫天花雨袭来,化作一朵全然绽放的莲花,轻轻的托着已然陷入沉睡的神尊如墨向远方飘去,舞倾城抱着龙天佑跟在后头追着跑了许久,直到力竭跪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漫天花雨消失无踪。

    泪无声的淌落,化作一滴滴晶莹的“相思豆”植入土壤。

    满心的苦涩更与何人诉?

    墨,等我!

    ()

    ap.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