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第七百五十五章 饶恕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第七百五十五章 饶恕
    自然他联系谁那就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从始至终自己倒是也不管这事儿。

    不过这联系归联系,但是不知为何见这小尘子倒是着急忙慌。

    他有朝一日也没想到这小尘子竟然跪在他让旁边祈求自己饶恕。

    “陛下你饶恕我吧!”

    “这是何意。”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才三两天的功夫,这小尘子面色苍白看上去就像是那得了病快要魂归九天的人一样。

    “陛下,是奴才的错觉,奴才不应该将那人归结为自己最过于信任的,也不应该让他稳步高升到最后成就现在的职位。”

    怪不得…

    怪不得这人为什么升职加薪的这么快,本以为有两把刷子得到他人赏识,原来就是身旁这厮给那人一点点的铺设道路。

    自然皇帝旁边的太监也是大红人,谁敢得罪。

    若是得罪了,这公公在皇帝旁边“美言”几句自己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自然这种事儿他们也不傻。

    “既然如此那你应该知道后果,也不是你只低头磕头认罪就完了的。”

    对面那人自然也是知道。如果说自己是认罪伏法的话,那就只磕头怕是不行。

    “陛下,奴才真是辜负了陛下您对我的一番苦心,到时候就发挥出这个结果来。奴才该死啊,若您砍了奴才,奴才都觉得愧陛下!”

    听听这人就是会说话。

    把你砍了,他怎么会的啊。

    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不过就这事自然也是让人堵心,若是不说一句话,那这人怕是他骄傲起来了。

    “砍了…”

    这两个字一出,这小尘子又是直接磕头,听上去咚咚的,再这么一看这地上都隐隐的出现了血迹,看上去更是触目惊心。

    “不必,别磕了。”

    这咚咚咚的听着他心烦意乱的。再说了这人磕头加哀嚎属实是让他刚才的好心情都给造作没了。

    “陛下,您不杀我了吗。”

    “朕觉得把你杀了太便宜你了,说吧在外面调查到了什么。”

    “陛下…您听过因果轮回吗。”

    “你听过明日处斩吗。”

    自然后者比前者更可怕,所以小尘子也不敢拖沓赶紧的就把事儿从头到尾一期不落的全部都交代了出来,而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背后一凉,

    “你再说一遍!”

    这小尘子已经察觉到皇帝的愠怒,不过为了这自己的存活也只能咬牙。

    “陛下,奴才错了。”

    “你说你引进来的那人是谁?”

    “城中那所谓第二案件人,就是引进毒的那个小杂役,若不是那人跟我说我还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告诉你。”

    “他说好歹我们两个师徒情分一场,还说送给我两个金条,自然这东西我也没敢动就拿过来了,陛下您看。”

    赵信只拿起那两份所谓的金条掂量掂量重量,随后只是笑笑。这东西怕不是这么简单,说是金条怕不是为了吸引他去抽?

    毒啊。

    毒瘾犯了岂不是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随意摆布。

    “那人给你招待什么了没有。”

    “没有。”

    那最好。

    “给奴才喝了杯水,不过奴才之前也是察觉到不对劲所以特地把杯子换了又换,自己没喝那一杯。”

    “好,防范意识很好,不过你这个行为并不能阻止朕把你斩了的势头。”

    “那陛下我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这事儿问的是不是有点没意思了。

    “你想怎么办。”

    “陛下,自然我这当牛做马也得报答陛下您对奴才的恩情,若是奴才就提早死了的话岂不是辜负了陛下这么多年以来将我培育的一番苦心了吗。”

    “……”

    这话说的。

    挺噎人的。

    “你也知道,不过…朕也不能将你派遣出去,既然如此朕就与你打赌怎么样。”

    “陛下…您,您说?”

    这话说的哆哆嗦嗦整个人都不稳了。

    和皇帝打赌,不是皇帝赢就是自己死,反正无论如何自己怕是都得死,也只能怪他看走眼了领回来一个祸害。

    到最后还把自己给祸害惨了。

    好家伙自己完全就把自己归结成了活该。

    “若是这人把这毒蔓延了,那朕就剁了你的一个手谢罪,若是宫廷之中有人沾染朕剁你一个手指头。”

    “那…陛下若是没有蔓延呢。”

    “保你不死。”

    不过他却忘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算你逃脱了一死就活着的代价你也难以接受。

    自然他也不会下太重的手,毕竟自己以后还得让他去跑腿儿。

    “谢谢陛下,奴才一定当牛做马…当牛做马!”

    “嗯,出去吧。”

    这人直接就走了出去,这临走之前一改进来的时候那丧气脸。看上去尤为开心,可能是因为能给他免除了死刑吧。

    不过这人好像不知道,就算是这死刑,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如果这对面开心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走,去冷宫。”

    他倒是想看看这冷宫的那一群就现在还想出什么幺蛾子,之前那井又是谁所为。他打算如果这一次还没人应答的话那局直接上刑吧。

    他懒得等了。

    “陛下。您这是…”

    “朕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是说了是谁所做那朕就给你们这个机会,若是没人说出来,那朕就直接砍了你们。”

    这对面无人说话。

    正在此时,这冷宫门口被人扔进来两个人,看上去尤为的紧张,见到皇帝之后甚至还直接跪地求饶。

    “陛下,俾妾再也不敢跑了。”

    “……”

    他一抬头看了眼这外面,那人进来直接交代。

    “陛下,这人是从这井口处的出口抓到的,疑似想跑所以给抓回来了,而见到的时候这人疯疯癫癫的疑似…”

    随后那侍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疑似这儿有点问题。”

    赵信只点了点头,那几个侍卫直接收起长刀打算回去。

    而那二人压根低着头就不敢起来,就刚才那架势甚至还想着抱着他的腿不松手,若不是他刚才后退两步,怕直接就拽着他的腿哭了个痛快了。

    “闭嘴,说,为什么跑。”

    “那…那群人疯了,死活都想把我扔进这井里不信陛下您去看,那上面被捆上了绳子,我没办法只能顺着出口走。”

    于是他也跟着过去看了看。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