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第408章 金人使者是假的
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第408章 金人使者是假的
    “康王殿下,我想请教一下,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宗舒死死盯着赵构的眼睛。赵构不敢直视,目光偏向一边,看向了童贯。

    “哦对了,这事你不太清楚细节,童太痿应该很清楚。因为你们前年在大名府、在雄州城,与金人都已经很熟悉了嘛。”

    宗舒说道。

    “附马爷如此说,究竟有何用意?”童贯沉声问道。

    宗舒从赵构面前转到了童贯面前:“金人使者何在?”

    “金使不在汴梁,已返回金国。”

    “金人使者不是要与我们谈合作吗?不是要我们撤回大宋自愿军吗?我们今天不是正在讨论吗?结果还没有出来,金人使者就返回金国了?他们是谈合作来了,还是旅游来了?”

    宗舒一连串发问,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思考。

    是啊,上次金人使者来到汴梁,带的人数非常少,极为不合理。

    金人,不是一向飞扬跋扈的吗?这次居然如此低调。

    金人一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这次他们来,还没有等到出结果,他们就返回了?

    没有任何结果就回到金国,没有完成使命,金人使者无法向金国皇帝复命。

    这些使者们来,也就办了一件事:向朝廷通报了一下宗舒的死讯。

    现在,宗舒好端端地站在大殿之中!

    也就是说,金人使者通报的消息,是假的。

    “宗舒,你的意思是,金人的使者,是假的?”李若水最先反应过来。

    “李少傅,请不要妄加猜测、恶意中伤!”赵构哼了一声道:“也许,在金人使者出发之后,宗舒又活过来了。”

    赵构所言,也不无道理。

    金人使者是假的,怎么可能?

    “陈大人,请问,挟金人以令陛下,呃,挟假使者以令陛下,该当何罪?”宗舒不理赵构,直接问起了御史大夫陈过庭。

    “挟金人以令陛下,这是欺君之罪,其罪行大小,可视情节与后果轻重而定。”

    陈过庭解释完毕,心想,莫不是这些金人使者是假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严重了!

    宗舒这次回到汴梁“查查我到底是什么死的”,莫非要爆一个大料?

    “宗舒,你不要血口喷人!金人使者,难道还会有假?”童贯说完就朝徽宗跪下哭起来:“陛下,为了我大宋安宁,我们与金国多次谈判,才得到今日之结果,附马,不经调查,信口开河,让老臣,心寒呐。”

    演,你就演吧!

    宗舒说道:“童太痿,你真把金人当成爹了!你的演技不错,世界欠你一个小金人!”

    “宗舒,朝堂之上,不是你胡搅蛮缠之地,请你自重。”赵构警告道。

    “把人给我带进来!”宗舒突然一声大吼,把赵构的耳朵震得嗡嗡响。

    徽宗和诸位大臣都转过头去,只见几个大汉架着三名金人走进来。

    徽宗、蔡京、蔡攸等人首先认出了为首的那位大汉,此人正是牛皋。

    当年,就是牛皋将皇帝从通真宫里抢出来,牛皋的手下把蔡京的母亲背出来。

    蔡京对牛皋倒是一直很尊重,一直想把牛皋给挖过去,到蔡家做事,但牛皋根本不为所动。

    这三名金人,不就是几个月前来到汴梁的使者吗?

    童贯说金使已离开汴梁、返回金国,怎么现在又回到了大殿上?

    不对,他们是被押到了大殿上。

    高俅看到牛皋押着金人使者,下意识中感到不妥,金人使者啊,只能待为上宾啊,怎么能如此粗暴对待?

    但一想到刚才宗舒的话意,心思电转,难不成,这三个金人使者,是冒充的?

    牛皋等人将三名金人往地下一摔,金人疼得嗷嗷大叫。

    其中一名金人抬头一看,磕头如捣蒜一般。

    如此没有骨气的金人!

    如果不是看他头后边留的两个鼠尾小辫,大家还以为这是汉人假扮的。

    在此之前,这几个金人在朝廷上不是挺傲慢的吗?

    现在,怎么成了这么一副怂样?

    牛皋厌恶地朝金人踢了一脚:“你到底何人,还不从实招来?”

    金人哆哆嗦嗦地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三个人是地地道道的金人,经常在燕云一带,用金国的毛皮等物与宋人做个小生意。

    几个月前,他们来到大名府,给几家铺子送货。

    正在酒楼喝酒时,被人叫到了二楼,来人要求他们以使者的名义到大宋宣布一条消息。

    这条消息就是大宋的附马宗舒,带着三十多人去金国会宁府救人,结果死在了金国。

    当时,他认为这消息不是假的,应该是真的。

    因为几十个人到金国去,根本救不回来人,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对方承诺,他们只要走一趟,就付给他们生意上的损失,成倍补偿。

    除了黄金的奖励之外,还有,他们在大名府甚至在更多的地方,可以不用缴纳任何费用。

    因此,他们三个就随人来到了汴梁。

    “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宗舒问道。

    金人站起身来向赵构和童贯看了一眼,低下头说道:“是童大人,还有康王殿下。”

    啪,啪,两声脆响。

    宗舒给了鼠尾金人两记响亮的耳光:“大胆金狗,居然污蔑我大宋皇族和重臣!”

    “你简直是谎言连篇!康王殿下是太子的亲弟弟,他能这样做吗?如果他指使你这样做,那岂不是猪狗不如?”宗舒看着金人忽然又提起了音量:

    “什么,要把太子拉下马?怎么可能?”

    赵构的脸瞬间煞白,也不知道是被惊着了,还是被气着了。

    “对嘛,要把太子扶一把?这就对了。”宗舒脸忽然一板:“不是康王殿下,那就是童大人喽?”

    金人连忙点头称是。

    “童大人,怎么可能?他如果让你们假扮金人,这就是死罪呀!难道童大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挟假使者以令天子,这罪名,谁敢承担?你这个金狗,是不是搞错了?”

    宗舒的话让金人一画蒙逼,到底是,搞对了,还是搞错了?

    “说,到底是谁指使这么做的?”宗舒眼瞪着金人。

    这个金人刚才被宗舒的话给搞蒙了,现在倒是反应过来了。

    毕竟金人一直在做宋人的生意,与宋人不少打交道,这下子回过味来了。

    “我死也不敢说谎,不是康王殿下指使我的,是童大人让我这么做的。”金人回答道。?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