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517章 女人花,食人花
日月同辉 第517章 女人花,食人花
    段存睿跌足道:“荒谬,荒谬!”

    其他官员也都叫“荒谬!”

    除了“荒谬”二字,他们实在想不出别的词语来表达他们震惊、痛恨和不满的心情。

    震惊礼制的崩溃。

    痛恨李菡瑶颠覆礼制。

    不满李菡瑶专横。

    赵朝宗皮笑肉不笑道:“李姑娘,这是否太儿戏了?这是安定江南的诚意吗?妹妹干脆把太平工坊的女工都拉出来做官算了。”他气得也不叫妹妹了。

    刘家父子兄妹则惊喜、不安。

    刘老爷做梦也没想到李菡瑶会如此重用女儿。女儿能做织造官,儿子想必也不会差。他很后悔没有听从儿女的话,从一开始就支持李菡瑶。儿子说的对,横竖都是造反,支持李菡瑶才能令刘家获得最大利益;若投靠玄武王,而玄武王麾下人才济济,豪门世家不知多少,刘家放在其中实在不显,未必能得重用。惊喜之余,他又担心李菡瑶抵不过玄武势力的反对,刘诗雨的任命无法达成。他紧张地盯着李菡瑶,无比期待她强势,再强势些,真正掌控江南。

    刘嘉平和刘诗雨亦是如此。

    面对群情激愤,李菡瑶一反刚才任命鄢芸时的耐心和淡定,态度十分强硬,且霸道。

    她犀利道:“两位姑娘怎就不行?那谁行?是刮下江南一层地皮的潘梅林还是破家的曹振华?”

    段存睿道:“这两人不好,还有别的人,吏部候缺的官员多的是,难道都是贪官?”

    李菡瑶强横道:“眼下谁来也不行!”

    赵朝宗追问道:“这是何故?”

    段存睿也逼问:“姑娘说他们都不是好人?”李菡瑶若敢承认,将得罪天下文人士子。

    李菡瑶不上当,冷静道:“非是不信他们人品。霞照是江南最繁华重镇、纺织中心,历年来,每一任织造局主官都用尽心机替背后主子搂银子。眼下乱世争雄,各为其主,我绝不容他人染指这块。谁来杀谁!”

    她的决心不可撼动!

    少女用清脆的声音和娇俏的语态展现杀机,不但没削减其威势,反而令赵朝宗等人彻骨发寒。

    少女绝美如花!

    却是一朵食人花!

    段存睿强压心头不适,冷笑追问:“那姑娘用这两个人就没有私心?就不搂银子了?”

    李菡瑶傲然道:“刘家和欧阳家都承诺全力支持我李菡瑶,方老太爷也进献了方家历年来收藏的几千万财富。李家富豪,刘家富豪,欧阳家富豪,方家富豪,争霸天下,我李菡瑶不缺银子!任命刘姑娘和欧阳姑娘为织造官,为的是稳定江南经济,稳定纺织行业,稳定农桑!

    “江南织造局主官的职权不涉当地军、政、民情,该以内行人担任。刘姑娘和欧阳姑娘一个是刘家少东,一个是欧阳家少东,不但善治理经济人事,且熟知纺织行内规矩和农桑民情,她们不合适,谁合适?”

    刘老爷叫道:“刘家全力支持!”

    李菡瑶越强势,他越心安。

    一高兴,便想为李菡瑶助威。

    他一激动,挣裂了脖子上伤口,血迹便渗了出来,染红了缠裹的白布,吓得刘诗雨忙制止他。

    欧阳薇薇也强忍伤势,也助威道:“欧阳家全力支持。”这是欧阳家奋起的机会,她不会错过。

    方勉笑道:“方家二房全力支持。”

    他看着李菡瑶,目光敬佩,心情复杂。李菡瑶之前谨慎异常,百般推辞太爷爷的投靠;一旦接纳了,便再不容他们退缩,将方家进献财富公诸于众,等于将方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们便想回头也来不及了。

    李菡瑶正将她的魄力和胸襟一点点展现,远比他道听途说的要丰富多姿,他应接不暇,又喜又忧。他爱这样的李菡瑶,所以喜;爱上了便患得患失,所以忧。

    赵朝宗等人皆震动,被李菡瑶打击懵了,“李家富豪,刘家富豪,欧阳家富豪,方家富豪”,李菡瑶集四大富贾支持,财力雄厚,令他们恐惧。

    赵朝宗狠狠瞪了方勉一眼。

    方勉笑着对他眨眨眼。

    赵朝宗气得收回目光,不理他,转向李菡瑶,以前所未有的认真问:“若我们坚决不应呢?”

    李菡瑶意味深长道:“赵兄,这可由不得你。”

    段存睿追问:“此话何意?”

    赵朝宗心一紧,试探道:“你想开战?”

    李菡瑶肃然道:“眼下北疆战事吃紧,咱们怎能内耗呢!若你们坚持,别怪本姑娘翻脸,说不得要用强硬手段将你们都扣押了——”赵朝宗一跳起来,刚要抗议,被李菡瑶抬手制止,抢道——“我自会致函王兄,解释缘由。说好的以大局为重,我量才为用,是你们墨守成规,不依不饶,这样如何安定江南?王纳和张世子若不信我,若要战,怎会只让你带亲兵来江南,张世子怎不派兵给你?”

    赵朝宗坐下,面色阴晴不定。

    段存睿也沉默了。

    他们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玄武势力主要在京城、在西北,又因为要抵抗安国入侵,无暇派兵收复江南,只能暂且稳定江南,将来再缓缓图谋。而江南是李家势力范围,李菡瑶雷霆出击,击败范大勇、震慑了靖海大将军,正以势不可挡的势头雄霸江南,进入江南官场。

    李菡瑶肯坐下来同他们商议,一是因为同王壑达成协定,要以大局为重;二是她顾忌前朝余孽和玄武势力,也想以怀柔的手段,缓缓图谋江南。

    意识到这点,段存睿改变了想法,眼下必须以大局为重,不能逼急了李菡瑶,导致双方翻脸……

    他便转向赵朝宗。

    赵朝宗也正权衡利弊。

    还有颜贶,自从坦承败给鄢芸后,自愧难当,便不大插话了,此时却焦急地对赵朝宗使眼色。

    段存睿和赵朝宗碰头嘀咕起来。他们商议道:既然挡不住李菡瑶进入江南官场,就别拦了。江南织造局的主官不涉军政,就让刘诗雨和欧阳薇薇担任好了。这次霞照之战,落马的官员何止一个,还有许多重要空缺呢。

    商议定,二人重新坐正了。

    赵朝宗道:“就依李妹妹。”

    李菡瑶微微一笑——

    又安插了两个女子!

    刘家父子眼中迸出惊喜的光芒。

    段存睿见不得他们高兴,存心不良地看向刘老爷,讥讽道:“看来,李姑娘爱任用女子。你这儿子白养了。”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