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409章 抢人
日月同辉 第409章 抢人
    江老太爷道:“就这么办。我正想在京城多住些日子,看看京城的繁华。我还是年轻时候来的呢。”

    李菡瑶见外祖父允了,再转向王壑,看见少年纯粹的笑容,不由双目骤亮,情不能自已。

    那目光令王壑晕眩。

    他心中的喜悦汹涌,道:“如此王纳就放心了。姑娘也请放心,王纳定会安置好江家人。”

    李菡瑶道:“我信公子。”

    这无条件的信任……

    王壑感觉醉醺醺的。

    他又笑了,有些傻。

    李菡瑶也对着他笑。

    赵朝宗觉得,他哥对这个小丫鬟太好了些。这小丫鬟明显觊觎哥的风采,哥不说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应该像平日里待人,深沉中流露淡淡疏离,那才显威严。

    忽然王壑问:“姑娘还没吃东西吧?”

    李菡瑶道:“没有呢。都饿了一天一夜了。”说着,她还摸摸腹部,秀眉微蹙真饿了。先前精神紧绷着还不觉得,现在尘埃落定,那饥饿便压不住了。

    王壑歉疚道:“是王纳疏忽了。来人”

    他命人准备宴席,并请白虎王,因宴席要等些时间,又命人先送些糕点来,给大家充饥。

    李菡瑶道:“多谢公子。”

    妙目微转,眼波粼粼。

    王壑轻笑道:“这应该的。”

    正微妙、甜蜜时,江老太爷又道:“王少爷,我一大家子人都被掳了来,家中只剩下大媳妇和一个孙女儿。听观棋说,她们以为我们都死了,连丧事都办了。我想着,家里不能没个主事的人,想让老大先回去,我们这些人留在这足够了。不知各位大人可允许?”

    王壑沉吟了下,点头道:“当日江家的丧事,晚辈跟世子也去吊唁了,确实凄惨。也该叫个人先回去报平安,以慰江姑娘失亲之痛。”他心下怜悯,这些人还不知江大太太**了呢,等回去又是一场悲痛。

    江老太爷欢喜道:“多谢公子。”

    他便转向江玉行,交代道:“你先跟观棋回去,见了瑶儿,就说我们一切都好,不必挂念。家中的事,你跟媳妇斟酌着拿主意。船厂要赶紧重建……”

    他说一句,江玉行应一声。

    最后,老爷子道:“刚跟我们一块出来的人,你去问问顾兄弟,愿意去江家的,就带他们一起走。我答应过他们。你要好生安置人家,不可怠慢……”

    王壑听到这,急道“且慢!”

    霍非也沉声问:“你想干什么?”

    赵朝宗则跳起来质问:“想把工匠都带走,你们打得好算盘哪!问过白虎王了吗?问过我哥了吗?”

    江老太爷忙道:“他们都不愿在这待了。”

    霍非严正道:“这是我大靖军火研制基地,自打他们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便不得随意离开!”

    他一放脸,杀气四溢。

    江老太爷为难道:“这……”

    他看向李菡瑶,目带询问。

    原来,之前李菡瑶将他叫进密室,表露了身份。他自然要配合外孙女,甘心充当人质。当人质他不怕,他相信瑶儿,只是他还惦记着那些工匠,想尽快把他们都弄去江家。所以,他提出让江玉行先回去,顺便把顾值等人都带走。谁知一提出,竟招致对方激烈反对。

    这原在意料之中。

    他只能指望瑶儿了。

    王壑等人也知道,别看江老太爷年长,但在这里,做主的是“丫鬟观棋”,因此大家都看向李菡瑶。

    王壑斜睨着李菡瑶,笑着叫“观棋姑娘?”声音拖得长长的,口气也意味深长,眼神更丰富,仿佛在说“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偷了技术还想偷人?”

    李菡瑶忙道:“公子听我说”

    王壑笑道:“王纳听着呢。”

    李菡瑶见他面上笑眯眯的,实则全力戒备,之前两人之间的旖旎如云雾消散,代之而起的,是棋盘对弈时才有的警惕和凝神,蓄势待发!

    她嗔道:“别紧张!”

    王壑笑道:“我不紧张。”

    这丫头,太鬼精了。

    李菡瑶道:“这些工匠,都深受昏君和崔华迫害,关在这里,就像关在坟墓中……”

    她先将顾值等人的遭遇说了一遍,末了把笑容一收,正色道:“如果你们不想成为第二个昏君,不想成为第二个崔华,最好让他们自己选择去向。”

    王壑等人都愣住了。

    这要求并不过分,便是他们自己,也不愿被人终身禁锢在一个地方,如奴隶一样,况且大靖已经成为过去,无论士农工商,都有重新选择前途的机会。

    不从就杀?

    这招太暴虐了。

    若用这招威逼百姓,那他们跟嘉兴帝和崔华有何区别?传扬开来,对王壑和张谨言的声誉不利。既不能威逼,那便只能任由工匠们自己选择了。

    霍非看着李菡瑶,冷冷道:“你好算计!”

    他十分担心,若真让那些工匠自己选,他们会选择投靠江家,毕竟这基地给他们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他们不愿再留在这里,也在情理之中。

    王壑却道:“好,就让他们自己选。”

    李菡瑶笑道:“我就知道公子仁义,襟怀磊落……”

    王壑笑道:“姑娘先别急着赞王纳,等听了他们选择再说,别现在高兴,等会儿哭鼻子。”

    李菡瑶道:“胡说,我才不哭呢。”

    王壑笑吟吟道:“那更好了。”说罢吩咐一禁军“叫那些工匠们都到堂上来,就说有事相商。”

    那禁军答应着去了。

    这里,众人默默等候。

    王壑却看着李菡瑶笑。

    李菡瑶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中狐疑,不知他为何先着急紧张,听了自己提议后又不急了,到底有什么凭借和依仗?她暗自戒备,伺机而动。

    少时,顾值等人都来了。上百人,将厅堂挤得满满当当,还有人站在外面廊下。

    江老太爷要抢占先机,不等王壑开口,便抢着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请顾值等人选择。

    王壑知道他用意,并未打断他,也未出言诋毁他,等他说完后,才语调深沉地痛斥“昏君无道,崔华助纣为虐,累及各位,惨遭迫害”。接着他话锋一转,又告诉众人:昏君已被太后废黜,且已经自尽谢罪崔华也已死,如今军火研制基地由白虎王接管。大家若还愿意留在此,一切从头再来,从善对待若不愿留下,按各人在基地做工年限,给予补偿银两,任凭去别处谋生,基地绝不阻拦!

    李菡瑶听完,预感不妙。

    我是存稿君,快消耗完了,心痛作者一秒。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