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319章 姑娘,你就从了我吧
日月同辉 第319章 姑娘,你就从了我吧
    这场景有些离奇:外面很混乱,龙禁卫和杂衣军你追我赶,在皇城内展开巷战,太监和宫女们四散奔逃,这院里却静悄悄的,仿若被隔离在皇城外。

    若仔细搜寻的话,也能发现楼下墙角等隐蔽处缩着背背囊、握水枪的藤甲军身影,而楼上却只有两个小太监,年岁都不大,一个清秀伶俐,另一个清冷漠然,看似像躲在这里避难,面上却毫无紧张害怕。

    李菡瑶手里拎着望远镜,把心神从外面转到郑若男的身上,见她不说话,问:“你不信我?”

    信才怪了!

    郑若男道:“我可是白虎王之女,你现是女山匪。”点醒她、让她认清现实和双方的差距。

    李菡瑶道:“那又如何?你父王手上也没多少兵权,还不被昏君信任。都年关了你还进宫陪太后,其实是被当做人质,因为昏君怕你父王和玄武王联手。而且我还瞧出来,你并不中意吕畅。你为何答应亲事?”

    郑若男道:“都说你聪慧过人。你猜呢?”

    李菡瑶道:“莫不是你想拖延时间,等你父王回来,所以暂且答应,以作缓兵之计?”

    郑若男:“……”

    她很佩服李菡瑶,竟一下子猜中了她的打算。她若不选吕畅,嘉兴帝必会纳她为妃。皇帝纳妃可不会等她父王回京;而吕畅却不同,若要娶她的话,想快也快不了,她便能等到父王回来,再商量对策。幸好嘉兴帝不像李菡瑶心思灵敏,看出她对吕畅无意,否则又要生波折。

    李菡瑶笑吟吟问:“说对了?”

    郑若男道:“说对了又怎样?你还是女山匪,我还是郡王之女。你凭什么让我一展抱负?”

    她生就的清冷性子,又一心钻研军火,不擅长待人接物,说话直言不讳,从不知委婉如何用。

    李菡瑶道:“郡王之女又如何?别说现在是乱世,就算在歌舞升平时期,你也终究躲不过嫁人,然后埋没深宅的下场。梁心铭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第二女人能重复她的青云路。而我却能给你这样的机会。我能让你掌控一整座火器研制中心,能让你以女子之身封王拜相。”

    郑若男:“……”

    听着很激奋人心。

    可这是画出来的饼!

    李菡瑶道:“我知你不信我。”

    郑若男道:“你凭什么要我信你?你现在手底下有多少兵马?占据多大地盘?粮草武器军备……”

    李菡瑶道:“你初听我的事,相信我能抗衡有潘贵妃撑腰的江南织造局主官潘梅林吗?”

    郑若男:“……”

    她摇头,表示不信!

    李菡瑶道:“可我把潘家斗倒了。”

    “你信我敢违抗圣旨吗?”

    “我抗了,诈死脱身。”

    “你信我敢闯皇宫吗?”

    “我来了。”

    “你信我能活捉皇帝吗?”

    “我捉了。”

    “你信我敢抢玉玺吗?”

    “我已经拿到了玉玺。”

    “你信我能争霸天下吗?”

    郑若男脱口道:“信!”

    李菡瑶笑了,如花鲜艳!

    郑若男有些后悔,怎么就说“信”呢?即便李菡瑶做了许多寻常女子都做不到的事,她也不认为李菡瑶就能夺得天下,实在是这世道对女子太苛刻了。

    李菡瑶见她懊恼的样子,笑眯眯道:“姑娘别害怕,我并不要你现在就答应。你且瞧好了,看我李菡瑶可能在这乱世中取得立足之地,再决定不迟。”

    郑若男松了口气,又好奇地问:“你就不怕我假意骗你,转过身将你献出去立功?”

    李菡瑶道:“不怕。”

    郑若男问:“这么信我?”

    李菡瑶道:“不是信你,是信我自己。”

    郑若男听不懂了。

    李菡瑶解释道:“若我这么容易被你害了,那也是活该。——没能力还做什么争霸天下的大梦!”

    郑若男道:“可是……”

    李菡瑶再道:“我自有手段。譬如这次,我先接近吕畅,又孤身闯皇宫,就没想过失败?就没想到那手串会被人发现、暴露身份?自然要想到。既想到了,我能不做防范?自然要做防范。所以我留了许多后手。我预见了每一步失败的可能,以及失败后,要如何补救。”

    郑若男听得红唇微张。

    李菡瑶见镇住她了,心下有些得意,又趁热打铁道:“这些事三分靠气运,七分靠能力。我的能力就不说了,请姑娘拭目以待;我的气运十分旺!姑娘也瞧见了:那根大柱子就砸在我身边,离我脑袋只差一寸,这是多大的气运?所以,郑姑娘,你就跟了我吧。”

    郑若男:“……”

    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

    李菡瑶继续描绘自己的宏图霸业:“……我要问鼎天下,创立一个女子可以入仕参政的国家!你若跟着我,定能尽展生平所学,和男人们一起研制各种机械制造和火器,凭你的才学在世间立足,并青史留名。到时候,白虎家族不光男子可以光宗耀祖,女儿也能光耀门楣!”

    在这天寒地冻的偏僻内院楼上,看着那个声情并茂的假太监,郑若男觉得心里有些热。

    “……姑娘不用现在决定,不妨先随我去江南瞧瞧,就当去游历,看我都到底做了些什么,看我可能托付、可堪信任。姑娘也该出去游历游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七岁就跟着爹爹在外历练。那王壑不也游历了么?整整在外游荡了七年呢。姑娘就不想在嫁人前出去走走?江南人文风景都是极好的。姑娘还没去过吧?”

    郑若男:她岂止没去过江南,她长这么大连京城都没出去过,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松山。

    江南好啊。

    她听着就好向往。

    李菡瑶察言观色,热心道:“不如这次就随我一道去,我定当好好款待姑娘。若事后姑娘看不上小庙,要另投明主,我也绝不为难,定会效仿曹操纵关羽……”

    她一张嘴便滔滔不绝。

    她心里有个强烈预感:若要争霸天下,一定要把眼前这位郑姑娘笼络到身边来。

    争霸天下首先要有人。

    即便有经天纬地之才,一个人也成不了大事。古有周文王渭水访姜子牙、商汤见伊尹、刘备三顾茅庐,李菡瑶也求贤若渴,急需延揽各种人才。

    其次,英主要会用人。

    李菡瑶虽年少,在用人方面已经炉火纯青,便是那心怀狡诈、别有用心之辈,也被她发挥大用。比如李家太平工坊的那几个被潘梅林收买的管事,就被她充分利用,反过来将潘家置于死地。

    各种人她都用得纯熟。

    她自小受李卓航影响甚深。

    李卓航从十年前就开始布局解决家族隐患,利用一个“十年之约”将李卓远那一房安抚住,待十年期满,水到渠成地解决了这些狼子野心的族人。

    ********

    这章题目好不好?(*^__^*)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