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307章 疯狂
日月同辉 第307章 疯狂
    胡齊亞上前一把揪住那队长的胸襟,对着那张奸笑的脸狂怒道:“你再胡说!老子杀了你!”

    那队长痛快大笑道:“老子没胡说!——”抬手指着王壑幸灾乐祸——“你一炮轰了乾元殿,皇上连根毫毛都没伤,却把李菡瑶那妖女炸死了!哈哈哈,狗咬狗!可见上天也不容你们乱臣贼子!罪有应得!”

    王壑耳听不清眼也看不明了,满心茫然无措:

    李菡瑶死了?

    李菡瑶被他炸死了!

    他原计划不是炮轰乾元殿的,原计划三炮都要轰向皇城南门的,因为迁怒吕畅利用假李菡瑶计诱他,因为得知李菡瑶倾心张谨言而痛苦难受,才一怒之下临时改变计划,炮轰乾元殿,以此震慑、报复昏君。

    谁知,郝凡就是李菡瑶!

    他炸死了李菡瑶!!!

    乾元殿就在乾阳殿的前面,王壑转头看过去,只见火光冲天,已经烧成了势。刚进来时,他热血沸腾,因为这是他的战果,眼下他只有无尽的悔恨和恐惧。

    忽然他撒腿就跑,大红斗篷飘起来,像一团红云,扑向那火焰;又回头冲众人下令“救火!快去救火!”

    众人一齐呆滞——

    烧成这样,如何救?

    王壑已经冲到乾元殿后,昔日巍峨、庄严的宫殿已经坍塌,而那些用来建造宫殿的皇家专用良材,如金丝楠木,无论多彰显皇家威仪,眼下都成了烧火的木柴,似乎它们的优质,连燃烧的火焰来也格外旺盛。

    王壑从未这样绝望和无助。

    当初听说爹娘出事时也没有。

    也许是王亨和梁心铭在他心中太过出类拔萃,也许是他们的“死不见尸”,又或者是他不肯正视现实,总之,他不相信爹娘真死了,因此并不绝望。

    上次李菡瑶被泥石流冲下山崖,他虽痛入骨髓,也没这么绝望,因为他心底也残留了一丝希望,希望李菡瑶逃走了——后来果然李菡瑶又现身了。

    可是眼下,他觉得自己的好运气耗光了。上天为了惩罚他炮轰乾元殿,让他自食恶果,亲手杀死了倾心的女子!他眼看着大火吞噬毁灭乾元殿,理智崩溃,信念崩溃,觉得自己真是乱臣贼子,正在遭受天谴。

    不,他不肯认命!

    他要找到李菡瑶!

    “你不能死!”

    他不依不饶地喊。

    赵朝宗见他丢下众人不管了,担心唐机反攻,又担心俘虏闹事,急忙交代属下警惕各方,然后追过来,大声道:“哥,都烧成这样了,怎么救?这也没水呀。”

    王壑吼道:“用土填!土灭火!”

    赵朝宗:“……”

    哥一定是急糊涂了!

    王壑并没糊涂,后知后觉地看向脚下地面,大理石地面光洁可鉴、恢弘大气,且不说他们眼下没有工具,就算有工具,等挖开大理石,刨出土壤,李菡瑶恐怕早就烧成灰了;纵然未烧成灰,残躯怕也烧成了黑炭。

    这个认知令王壑疯狂,年方弱冠的他遭遇到人生第一个致命打击,浑身虚软,五脏绞痛。

    他痛苦得喘不过气来,跪地,面色狰狞地瞪着熊熊大火,修长的手指狠狠抓向地面,霎时染血。

    赵朝宗吓了一大跳。

    王壑虽比他没大几岁,但一直以来,给他的印象最是处变不惊、深不可测,哪怕对造反这件大事,都能算无遗策、从容布局,从未这样疯狂过。

    这李菡瑶长得很美?

    在赵朝宗小爷的心里,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发狂,不用说,那女人必然是个美女,其他的因素他再想不到,所以他认为李菡瑶是个美人。

    他忙蹲下,抓住王壑的手,不让他因发泄而作践自己,急忙忙嚷道:“哥,李姑娘未必就烧死了。哥你别急糊涂了!你想想刚才那龟儿子说的话,就是成心气你和那个——”他不知道胡齊亞的姓名,一时叫不上来,胡乱道——“总之就是故意激你们。哥你可别上当。哥你不是一向最冷静睿智的吗?还总教导弟弟别冲动……”

    王壑猛转脸,反攥紧了赵朝宗的手,力道大的惊人,眼中迸射出希望的光芒——对,那龙禁卫就是想要激怒他,李菡瑶未必就死了。一定是这样!

    赵朝宗见哄得他听进去了,大喜道:“我就知道哥英明睿智,不会上当的。哥,那龟孙子就是要激怒你,其实李姑娘根本没烧死,正等你去救她呢。”

    王壑不信地问:“是吗?”

    赵朝宗用力点头道:“是。咱们要赶快去救李姑娘,再迟了就危险了。咱们挨个搜宫……”

    李菡瑶死没死他不知道,他现在只想哄得王壑把这仗打完再说。若是直接劝,王壑未必肯听,但打着救李菡瑶的名义,王壑就愿意听了。等把皇宫都血洗一遍,仗也打完了!若是还找不到李菡瑶,哥再发疯,那时也有空闲了,也有人劝了,总之,怎么都比眼下这节骨眼强。

    正卖力劝说,身后传来骂声,赵朝宗转头一看,忙道:“哥你瞧,那龟孙子来了——”

    果然,胡齊亞拖着那龙禁卫队长走过来。原来,那队长骂李菡瑶是妖女,炸死是罪有应得,惹怒了胡齊亞,要杀他祭奠李菡瑶,因此拖过来了。

    “妖女死有余辜!”

    “老子杀了你!”

    胡齊亞五指扣住那人咽喉,只一捏,便将他喉骨捏碎了,带着头盔的脑袋耷拉到一旁。

    王壑看着胡齊亞,喃喃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

    这个胡齊亞,对李菡瑶如此忠心,谁能想得到七年前正是他父子掳了李菡瑶父女呢。

    当时,李菡瑶才八岁。

    她收伏了这些绑匪!

    后来,她在豆蔻年华便执掌李家家业,十岁以后的种种经历,更是堪称传奇:

    公开选婿,勇设三关,令他这个出身名门的世家子弟和江南三大才子都无力撼动。

    重创和化解了潘家妄图霸占李家产业的毒计;为替外祖江家报灭门之仇,火烧江家船厂、海上炸毁楼船、逼死陈飞,翻手覆灭了与陈飞勾结的锦商吴家。

    抗旨不遵,炸死逃婚。

    起兵造反,勇闯京城……

    这其中,有些事是他亲眼所见,有些事他推测是她在背后谋划,却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

    她是江南第一才女!

    绝非徒有虚名!

    怎能轻易就死了呢?

    胡齊亞杀死了那龙禁卫,无可发泄,见王壑呆呆地望着自己,不由气往上撞,骂道:“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装成这副样子骗小爷?哼,枉我家姑娘当你是个人物,跟你联手,你却想一箭双雕。背信弃义的小人!”

    赵朝宗见他如此无礼,正要骂回去,忽听王壑问:“李姑娘什么时候给在下传信的?”

    胡齊亞愣了下才问:“什么意思?”

    王壑认真道:“在下并没收到李姑娘的信。”

    ********

    有美女说女神节该加更,伤心地提醒你们:我也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节日快乐!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