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184章 凶信
日月同辉 第184章 凶信
    落无尘欣然道:“好。”

    他解下腰间的洞箫,迎着夕阳吹起平湖秋月,悠扬的箫声飞起,在天空盘旋而半空盘旋的飞鸟却急掠而去,落入藕花深处,唯清风徐来。

    李菡瑶和江如蓝低声私语,摘了许多莲蓬堆在舱内,偶尔转脸看着落无尘,听一会曲、出一会神。

    落无尘觉得,李菡瑶这两天似乎有些特别,不再是那个一心忙家族事业的少东家形象,而像是有了小秘密、小心思的少女,他喜欢看她现在的样子。

    一曲罢,将箫搁在膝上。

    李菡瑶剥了几颗莲子,叫他伸手,放在他掌心。

    “无尘哥哥吃。”

    “谢谢李妹妹。”

    “无尘哥哥,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向你借用下。”

    “借什么?”

    “借无尘哥哥用一下。”

    暮光中,落无尘脸染了水墨般晕开,心中波动就像船桨荡起的层层涟漪,扩散开去

    他看着李菡瑶无暇无垢的面容,柔声责道:“妹妹这话听着有些不妥,容易叫人误会。在我面前说也罢了,可别在别人面前这么说。妹妹需要我帮什么?”

    李菡瑶:“怎么不妥了?”

    落无尘:“”

    算了,是他想多了。

    李菡瑶见他没话说了,才靠近他,低声微语。

    落无尘的神情,先还因为少女靠近有些拘谨,听了几句便恢复正常,清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七月初三,江家母子离开霞照,返回临湖州。

    七月初八,落无尘跟宁致远去了临湖州。

    这期间,李菡瑶一直不大出门。

    王壑也借口水土不服,窝在方家养病,不大出门。

    简繁听说后,还让宁致远代他去方家探望了一回。

    送走宁致远后,张谨言问王壑:“哥为什么装病?”

    王壑道:“欲擒故纵。”

    张谨言:“”

    他觉得表哥越发神秘了。

    李菡瑶也听说了王壑生病的事,纳闷:怎么就病了呢?真病假病呢?要不要去看望他呢?

    她从未如此踌躇过。

    很快,她顾不得王壑了。

    七月十二,江家派人来报凶信:七月八日,大少爷江如澄出海,,才驶出宁波港仅一天一夜,便遭遇海盗截杀,两条船上的人全部丧生,葬身大海。

    这是返途海商带回来的消息。

    江玉真听后,当即昏了过去。

    江家虽然子嗣众多,可是所有小辈加起来也不抵一个江如澄即如李家一个李菡瑶便独当一面。

    江玉真一向当侄儿是儿子。

    以前江家还肖想李家家业,想姑表结亲后来江大太太说服公婆放弃了这想法,为江如澄定了亲事。江大太太这回更是掏私房与李菡瑶合作,期盼他表兄妹如手足般相亲、互助,江玉真对嫂子和侄儿更亲近了。

    谁知,却传来这样噩耗!

    李菡瑶震惊道:“澄哥哥不是说半月后出海吗?为何初八就出发了?提前这么多!”

    来人表示他不清楚这事。

    江玉真醒后,立即要回娘家。

    李卓航吩咐李菡瑶照管家里,他陪妻子赶去临湖州江家,看是什么个情况,替岳父和舅兄分忧。

    然这时,墨管家送来李卓望从宁波府发来的密信:其一,当日去监牢探望潘梅林的婢女确实去了潘子玉那里,乃是李家旧婢红叶其二,宁波港水军副将军陈飞,一直觊觎江家船厂其三是陈飞的背景和家世资料。

    李菡瑶看了陈飞的家世背景资料,霍然站起,“爹爹,江家危在旦夕,我要马上去临湖州!”

    李卓航喝道:“瑶儿冷静!”

    李菡瑶焦急道:“再晚就晚了!”

    李卓航坚定道:“你在家陪你母亲,为父去。”

    他只有这一个女儿,此去前途凶险,他怎肯将女儿置身险境别说女儿,他连妻子也不许回了。

    李菡瑶奋然道:“爹爹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一个大阴谋!潘梅林祖孙处心积虑,除了图谋江家船厂,还图谋李家。江家李家同气连枝,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女儿能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与其躲,不如抢先一步。女儿必须要抢占先机!必须要走一趟,见机行事!”

    她激动得挥舞手臂,小脸通红。

    李卓航最后妥协了。

    他妥协的理由,并非他一直秉持的要女儿面对挑战,而是女儿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女儿优于他的,是胆量、是气魄,能想他不敢想、为他不敢为,出手比他狠、比他快。

    女儿去,比他更合适。

    他不愿自己护崽,却护到最后情形恶劣,以至于无力回天,那时可就晚了。

    当时,郭晗玉正为改造织机的事来找李菡瑶,正在李家工坊。李菡瑶急忙走去找到她,道:“郭姐姐,妹妹有一事相求。还望姐姐能援手。”

    郭晗玉问:“妹妹请说。”

    李菡瑶如此这般说了一番话。

    郭晗玉道:“这事简单。”

    与此同时,王壑也接到一密函,看完后,立即让张谨言连夜赶往靖海大将军颜贶处。

    “传信去不行吗?我不能留下表哥一人在这里。”

    “我还不放心你呢,可是弟你必须走一趟。靖海大将军是什么人,岂能凭一封信就指使他?他从前在京城见过你,你去了再亮出世子印信,方可请动他。”

    “那哥你跟我一块去。”

    “我不能走。钦差大人这里我要应付,替你遮掩行迹。”

    张谨言只得连夜出发。

    王壑沉吟一会,提笔写了一封信,准备叫人送去李家封到一半又停下,又取出来烧了。任何事一落在纸上,都成了有形有状的证据,还是面谈吧。

    正好,他实在想见李菡瑶。

    他便请方逸生派人去李家。

    霞照某处宅院,曾经身陷李家画舫的紫衣女子也正分派命令:“李家收到江家凶信了?”

    婢女回道:“收到了。”

    紫衣女子问:“谁去了江家?”

    婢女回道:“李菡瑶!”

    紫衣女子道:“我就知道她会去。交代下去:这次务必要将她杀了。记住,观棋才是李菡瑶!”

    婢女道:“是。可是姑娘,万一她们又换回去了呢?那李菡瑶厉害的很,她若不死,就算咱们做得隐秘,被她一查,万一查到咱们头上岂不坏事?”

    紫衣女子沉吟道:“你这虑的是。那就两个都杀了!上次的事,我就觉得她已经怀疑我了。”

    婢女道:“是。”

    忙忙地走去吩咐。

    不久转来,道:“姑娘,李菡瑶果然狡猾:先乘的李家船,等出了城,主仆一行人却换到郭家送货的船上。”

    紫衣女子轻笑道:“幸亏我早有准备,否则就被她滑脱了。你传信给他们盯紧了,事成有重赏。”

    婢女道:“是。”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