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579章 李菡瑶:杀杀杀!
日月同辉 第579章 李菡瑶:杀杀杀!
    先说他们筹集的粮食品类,不光有米面玉米等物,还有黄豆赤豆花生芝麻核桃榧子榛子栗子等一切可食用的东西都被他们收集来了。

    他们还动用一切人力财力,把黄豆芝麻花生核桃等物炒熟了,磨成粉,用开水一冲便能食用。这在南方叫芝麻糊,在北方叫面茶,是提神抗饿的精粮。藤甲军进山训练时,常用这个做干粮,背一包能吃好多天,是行军用的最好食物。孩子们便用在这里了。

    再说粮食的包装,也十分用心普通的谷物都用麻袋装;大米和面粉则用细棉布缝制的袋子包装,为防雨,再盖上制伞用的油纸;那些面茶先用面袋装好,再放进大瓦缸内,这是为了防潮,万一瓦缸打坏了,还有面袋这层保障。

    进城时,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守城的官差问运的什么?这么多。

    爷收的棉花,占地方。

    过!

    这是好糊弄的,顺利过了。

    还有成心刁难的则会问胡说,棉花这么重?瞧这车都压这么深的印。到底是什么?

    被质问的贾少爷(小甲)十三岁,长得粉雕玉琢,一看就是金童,有钱人家的娃,也懂规矩,不慌不忙地塞给守城门的官差头儿一张十两的银票。笑道大哥慧眼如炬呀。这就看出来了?我这是棉线。棉花太占地方,我叫他们纺成线再运来,能省不少运费呢。

    说罢叫小厮解开车上一个麻袋,掏出一纱锭来,沉甸甸的,托给官差们看。

    官差头儿得了实惠,又被奉承,心里舒坦了,笑道你们家买卖做得倒大。

    贾少爷忙道改日请几位大哥吃酒。

    官差头儿满意道过。

    但无论他们多伶俐,这一路上总会遇上贪婪不知足的,那便不是银子能解决的事了;况且,还要替后面的运粮队伍扫清障碍,于是不得不动用武力。

    西北第一大河——赤河贯穿银州全境,在原城境内遇上高山荒漠,更是九曲十八弯,地势险峻的很,也造成了这里的民风彪悍,土匪马贼横行,当地官府不但不能为民做主,反与马贼勾结,鱼肉百姓。

    虽然这样,李菡瑶依然想给他们一个机会,而非不等照面就痛下杀手。之前放了那么多飞鸽,就是做这些布置。其中有一项安排就是把有人运送大批军粮去玄武关的消息透露给他们,试探他们,也诱惑他们。

    她愤怒地发现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候,这些官员大多露出贪婪的嘴脸,并伸出罪恶之手,竟没有一个想到社稷民生,并挺身担当的;也有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们过的,看似通融,其实是怕他们来头大,自己惹不起。

    那就别怪她心狠手狠了!

    这样的官儿,她杀起来毫不手软,杀得嚣张无比——命人刺杀,当街射杀!以儆效尤!

    河东,原城第一县,杀!

    河中,原城第二县,杀!

    河北,原城第三县,杀!

    河西,原城第四县,杀!

    河西下县,杀杀杀!

    李姑娘一路杀了过来。

    当然不能杀完就了事,每杀一个县令,便由事先选定的内应或者自己人补上去,稳定城内的治安,并防备有人截断粮道,这些人多是慕容家族人。

    过了河西下县就是赤霞山,山里藏着一伙马贼,杀人越货从不留活口,是过往商客的克星。马贼共有七十二人,马贼头领叫老飙,骑一匹火红的汗血宝马。这些人来去如风,所以被人送了个飙风的名号。

    这次,李菡瑶没领头跑,而是跟着河西下县的粮队一块行走,在赤霞山五里外停下休整。

    李菡瑶端着望远镜看前方。

    前方山势险峻枯叶如火。

    看了一会,放下,自语道既然来了,就替西北的百姓除掉这一害,也算积德。

    她虽无兵马可调,只有一班孩子和几十个护卫,但这并不能阻止她除害的决心。她可是要争霸天下的人,若连几十个马贼都剿不灭,干脆回家绣花算了。

    她转身叫道泽熙。

    泽熙忙跑过来,仰脸问道姐姐叫我什么事?

    李菡瑶笑道该你了。

    泽熙眉开眼笑道这事只管交给弟弟,弟弟不让姐姐操心一点儿。——我早就准备好了。

    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姐姐就是李菡瑶,不是观棋;还有在京郊军火研制基地救他的也是李菡瑶,不是观棋,因此对李菡瑶在忠心之外更多了一层亲近。

    李菡瑶道不可大意。一面弯下腰,在他耳边嘀咕了一番话,仿佛秘授什么锦囊妙计。

    这是她刚想起来的。

    事先计划,总有不完善之处,这一路走来,她不断思索并拾遗补缺,尽力使计划更完善。

    泽熙听后,忙招呼一班人去布置,一连布置了几十辆马车,外加一辆机动车。

    凌寒听了李菡瑶的计划,忙道都用马车吧,机车就别派去了。他听说那马贼手里也有炸药,这一战免不了被轰炸,机车制造不易,他怕炸坏了。

    李菡瑶瞅他道飙风虽是一伙马贼,既然能纵横西北,自有他们的本领,小觑对手,是要吃大亏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何况一辆车?姑娘常告诉你们,该花的银子一定要花,花完了再赚回来。都白教了!

    凌寒凛然道属下受教!

    李菡瑶道去帮泽熙,快点儿。

    泽熙被七八个小少年围着。

    这些都是他新收的弟子。

    原来他想着,自己这辈子算长不高了,永远也别想在身高上树立男儿雄风,只能另辟蹊径,最好的法子莫过于收弟子,让人仰慕他尊敬他。

    等到云雾山,机会来了。

    他因组装机动车的手艺比江玉行还出色,羡煞一批小少年,大家都央求他要拜他为师。

    于是,他精选了七个弟子,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才十岁;又送众弟子别号大宝二宝三宝四宝五宝六宝七宝,号称熙门七宝。

    这别号自有一番深意。

    想当初,李菡瑶从军火研制基地救了那么多工匠,只有他一个人跟了姐姐,那些人都背弃了姐姐;当时姐姐说,你一个人足以抵得过他们一群。

    他当时便立誓此生绝不辜负姐姐,要让世人都知道,他是姐姐相中的璞玉浑金,经过姐姐的雕琢和培养,会成为绝世珍宝,为姐姐建立不世之功。

    此刻,七张小脸都眼不错地盯着泽熙一双小手,那双小手肉嘟嘟,手背上还有五个窝儿呢,然这双可爱的小手却如穿花蝴蝶般灵活地设置杀人机关。

    弟子们很好学,也很孝顺师父,都道

    师傅,让弟子来布置吧,你老人家在旁指点就行。

    不行!这可不是让你们拿来练手玩儿的,这要是布置得稍有差错,坏了姑娘的大事,耽搁的可是几十万人命。

    是,弟子糊涂了。

    你们想学,看仔细点。

    师父你老人家弄慢点。

    。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