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日月同辉 >>第526章 裴公子的审时度势
日月同辉 第526章 裴公子的审时度势
    他心想,帮心爱的人实现夙愿可以,那也不能把自己也搭进去,顾此失彼,成了不孝儿孙。

    且听裴本如何舌灿莲花。

    裴本不答反问道:“表弟观赵子归能力如何?”

    段烈勉强道:“还不错。”

    其实,他心里是很佩服赵朝宗的:十七八岁年纪,带着一群亲卫就来了江南,周旋在李菡瑶这个美女蛇和一帮官场老油子之间,虽然没爆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贵在能屈能伸,心性坚韧之极,脸皮也够厚。

    裴本像看透他心思,微笑道:“像他这样的人在京城并不出奇。在京城,多的是文臣武将,皇城兵变时死了一批,依然还有很多;算上吏部候缺的,就更多了。为兄也不提谢耀辉等老臣、文臣,武将里面白虎王、玄武王、朱雀王、忠勇大将军等年长的也不算,单说那些年轻的:有玉麒麟霍非,被废帝封镇远将军,曾掌管西大营十五万人马,如今跟随张世子去北疆杀敌去了;玄武王族除了张谨言世子,还有张谨玉等少年,都是骁勇之将;朱雀王族除了赵朝宗,也有许多年轻小将,他们出身好,资质好,从小就受到精心培育,生来比别人立足点就高。

    “除了这些出身名门的武将,还有更多将士是在边疆战场上崛起的。比起一般人,他们有的是纵横沙场的指挥能力和在尸山血海中杀人的经验。像表弟这样的——”书呆子把段烈上下一扫,委婉道——“为兄就不在自家人面前说奉承话了:表弟就算投到玄武王麾下,也难出头。为兄曾听姑母夸表弟机敏,那也要人家给你机会才成。以表弟纨绔的名头,人家会给你机会吗?轮得到你吗?”

    段烈脸黑了,偏又无法反驳。

    这一刻,他真彷徨了。

    但他面上一点不显,板着脸道:“我问表哥为何投靠李菡瑶,别扯到弟弟身上!”

    裴本道:“为兄也与表弟一样。”

    段烈道:“表哥怎能跟我比?你好歹读了一肚子书,等考了进士,谋个一官半职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何至于投靠女人?你不嫌丢人,舅舅的脸往哪搁?”

    裴本笑道:“表弟说的容易,像为兄这样的举子,国子监何止数百;便是这江南,湖州的青山书院、临湖州的碧水书院,还有各州府的府学也多的是秀才和举人。朝廷每三年一次科举,进士是一茬赶一茬。先不说为兄能不能考上,就算考上了,熬到哪一天才能出头?”

    段烈焦躁道:“你就那么急?”

    裴本道:“并非为兄着急,这不是赶上乱世了吗!”

    段烈道:“那你投靠李菡瑶就能马上出头了?”他见裴本认死理,很不可思议。

    裴本笑道:“这就是为兄说的‘审时度势’了。京城群英荟萃,朝堂人才济济。比如那王壑,身上什么功名都没有,却一手策划了皇城兵变:炮轰乾元殿,逼得太后联合内阁废了皇帝,又逼死了废帝,然后恩威并施,收服文武百官,威震京城。有他这样的才俊珠玉在前,还有那些凭科举入仕、混迹官场多年的文官在后,为兄能有什么机会?倒是李姑娘这边,虽也收了几个贤能,还不算多,来了还有机会。眼下正是她建业之初,只要追随她,定能得到重用;若有建树,便是从龙之功,等她实力强了再投靠就不显了。”

    段烈白了他一眼,道:“就是因为追随她的人少,才没有胜算。既没有胜算,追随她干什么?”

    裴本摇头道:“非也。这又说到‘审时度势’了——”段烈听得眉头直跳——“王壑在皇城兵变中名动天下,除了自身的能力,还仰仗了祖荫和父母的威名,以及玄武王族兵权支持;李姑娘靠了家里什么?什么也没靠!然她竟能火中取栗,在皇城兵变中擒废帝、劫玉玺、留书太庙,最后还跟王壑张谨言达成了联手对抗安国的协议。这份能力和魄力,并不比王壑差。还有,火姑娘一青楼女子,观棋一个丫鬟,在她的安排指挥下,均在皇城兵变中大放异彩。这不用为兄细说了吧?由此可见她善用人、敢用人、会用人……”

    段烈听得心惊,道:“照你这么说,李菡瑶赢定了?那你之前赞了王壑那些话,难道都是空话?”

    他不耐烦,也不叫表哥了。

    裴本忽然往他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道:“表弟,你怎么还审不清这形势呢……”

    尚未说完,段烈便瞪眼。

    他一听跟“审时度势”有关的话就不舒服。瞧表哥这呆呆的傻样,仿佛这天下都印在他心中一样,真要如此能耐,也不会跑来江南投靠李菡瑶了。

    裴本确实有些呆气,并未察觉表弟不耐,仍然小声道:“眼下只有李姑娘才能跟王壑分庭抗礼,我们投靠她,才有机会出头,历练自身;投靠玄武王未必有机会。至于将来,不论他们谁争得天下,肯定会议和、合并,而绝不会是一方灭了另一方。哪怕李姑娘输了,到时候咱们随着李姑娘一块归顺,也能多些为官的资本,岂不比直接投靠玄武王强?若是李姑娘赢了,呵呵,可就封妻荫子了……”

    段烈眼睛还瞪着,却说不出话来。

    原来,表兄打的这个主意?

    他不由盯着窗外出神。

    裴本顺着表弟目光一看,明白了:欧阳薇薇就在对面屋里,刚才他看见表弟从那边出来的。

    他便趁热打铁道:“人不风流枉少年,然若我们碌碌无为,佳人又怎会青睐呢!表弟请想:你若在玄武王那边籍籍无名,而欧阳姑娘却跟着李姑娘混得风生水起,她还有眼睛看你吗?这边出色男儿也不少呢,如落无尘和方勉,他们虽钟情李姑娘,但李姑娘未必就会选他们;李姑娘若不选他们,他们终究要娶别的女子为妻。还有胡齊亞、刘嘉平,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被李姑娘笼络……”

    这话说中段烈心病。

    李菡瑶能把火凰滢这个风尘女子发挥大用,自然也能把欧阳薇薇这个商女发挥大用,而他呢?他这次原要擒拿李菡瑶立功的,谁料李菡瑶图谋大的很,他父子不过是李菡瑶江南这盘棋上两颗小小的棋子罢了。

    他沉默了会,轻声问:“表哥如何肯定他们最后会议和,而不是一方灭了另一方?”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