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仙凡同修 >>第三百零六章 晋阶元婴
仙凡同修 第三百零六章 晋阶元婴
    魏香丘却指着这座金色巨塔说道:“有这座金色巨塔就足够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浓郁的信力,看来在琉璃城你的崇拜者绝对不少不对,即使有很多人崇拜你,这里的信力也不应当这么浓郁啊!”

    柳空涯倒是从死狱魔尊的记忆找到了真正的答案:“谁叫我们一到琉璃城直接把留叶圣君干掉,留叶圣君原来是魔蝗教在我们琉璃城派驻的护教长,当时正准备把积攒了一年多的信力传送到总教去,结果被我们直接干掉了倒是便宜我了!”

    魏香丘这才明白过来:“积攒一年多时间的信力?那小涯弟弟是占到了大便宜,我听说魔蝗教每半年就要上解一次信力,没想到这位留叶圣君居然把琉璃城的信力扣在自己手上一年多!”

    柳空涯应道:“他是想跟总教在这个问题上讨价还价,总教一向不许下面的总督在这个问题讨价还价,但是奈何不了这些具体负责的护教长,嗯,这倒是一个适合我们切入的地方!”

    当然这件事并没有象柳空涯说的这么简单,光凭留叶圣君自身的力量肯定没办法故意把整个琉璃城总督的信力全部扣下来这么久,这其中的搏弈异常复杂甚至关系到魔蝗教总教的内部矛盾,但是柳空涯觉得不必讲得这么复杂,而且这次拿下五个行省之后,这五个行省积攒的信力也归于这座金色巨塔。,

    而魏香丘告诉柳空涯:“你现在有前朝的镇守道印与圣火教的道法在手,我觉得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怎么守护自己的本心,就象那次对付死狱魔尊的夺舍!”

    按照魏香丘的说法,从某种意义来说利用信力与道印修炼,从某种意义来说跟夺舍有异曲同工之妙,毕竟大家都希望信力能够纯净无瑕,不带一丝一毫杂念,但是信力就是这么复杂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一切情绪与n、恐惧、贪婪的集合。

    “真正纯净的信力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这些纯净的信力用来修炼是自然是事半功倍,但是那些带着杂念的信力就不一样,他们数量庞大,用他们修炼可以说是进步神速,但是用他们修炼的过程自然有着形形色色的反噬与危险,甚至可能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所以在修炼过程守护自己的本心,不要被放大千倍万倍的欲念、恐惧、贪婪被吞噬异化,就是最关健的一步!”

    有了魏香丘的提醒柳空涯第一时间就认识到自己的局限,他并没有想着一步登天,虽然刚才流香夫人怀疑死狱魔尊近期有机会晋阶合体,但是柳空涯却把这一次的目标定在晋阶元婴上,不准备多想什么,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枚放在他身上的道印,然后擦去了不小心滴落的泪珠,接着就是参照着圣火道尊提供的窃取信力之法。,

    严格来说,柳空涯并不算是窃取信力,而是明目张胆地利用这座金色巨塔引来的无穷信力修炼,圣火道尊给出的这部道书可以说是细致至极,柳空涯发现并没有多大难度,演练了两回之后就开始修炼了。

    只是吸入了第一口信力的时候柳空涯就知道大燕仙朝与魔蝗教为什么这么重视信力,实在是这种修炼的感觉太爽快了!

    虽然百感交集甚至有着很多悲天悯人的感觉,但是柳空涯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突然加快了,至少是平时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对于柳空涯来说这简直不可思议。

    毕竟在魏香丘、锦娘与白玉凰的帮助之下,柳空涯的修炼速度已经是普通修士的十倍甚至十几倍,但因为柳空涯修炼速度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所以想要继续提升是很难的事情,即使与上官雪君、水轻盈她们这些元婴修士双修也不过是将修炼速度提升一两倍而已。

    可是现在通过道印引入了第一份信力,柳空涯就觉得这么修炼下去别说是元神就是炼虚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之前他一直担心魔蝗教的信力、大晋朝的道印加上圣火教的外道法门或许存有一些配合上的问题,而现在柳空涯可以明确这三者的配合没有什么问题甚至相互之间有着加成效果,柳空涯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莫不成这枚道印不是寻常道印?”

    实在是这枚道印转换信力的效率比柳空涯想象中要强得太多了,所以柳空涯才有这么一个猜想,只是锦娘从来没说过这枚道印的事情,所以柳空涯只是暂时存疑。

    但有了这枚道印的相助,柳空涯的修炼速度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原本按照正常情况柳空涯至少要等上几年时间才能晋阶元婴,而现在他已经无限接近于元婴境界,而柳空涯非常明确只要自己能够晋阶元婴,就能够与雁回峰诸位师姐一样无限接近于元婴中期。

    在琉璃城这种地方,元婴中期也只能勉强自卫而已,而旁边负责护法的魏香丘与水轻盈同样是眼带喜色,魏香丘非常明确地说道:“这回晋阶元婴是肯定没问题了!”

    水轻盈也点头说道:“这样的话只要紫泉宫建成,咱们随时能够走人,咦?”

    就在水轻盈这一声“咦”发出的时候,柳空涯觉得天地都不一样了!

    他现在觉得自己的状况好得惊人,哪怕是改天换地自己都能轻松干到,而且自己仿佛有了不死之身一般,只要不是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都不可能一口气抹杀自己,而且自己仿佛真是不死身!

    柳空涯很快就明白这就是元婴!

    没错,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柳空涯已经直接凝聚了元婴,而且这次凝婴不但没遇到天劫反而是异常轻松,从现在开始柳空涯就是一位有着千年寿元与无限威能的元婴大修士了!

    只是柳空涯终究是见过大世面,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可是死狱圣尊这位炼虚大修士,别说是元婴修士,就是元神修士的陨落场景都见过无数次,区区元婴修士真不算什么!

    因此柳空涯第一时间守护住了自己的本心,虽然整个金色巨塔附近的信力他最多只消耗了百分之一二,但是柳空涯第一时间克制住继续修炼的念头,而是准备向魏香丘、上官雪君与水轻盈报喜的时候,他却是发现圣火教传授的道法并不象想象中那么简单,道印继续运转不停,无穷无尽的信力顿时涌入了柳空涯体内。

    现在柳空涯觉得用“百感交集”不能形容自己的感觉,甚至“万感交集”都远远不够,无穷无尽的n、贪婪、恐怕、骄傲、妒恨、自卑都涌入了柳空涯脑海

    如果不是柳空涯有过一次对抗死狱魔尊的经验,或许从现在就是一个彻底魔化的柳空涯,但即使如此柳空涯仍然是花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停止了用道印与信力修炼,但这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柳空涯觉得跟十几年时间没有差别。

    现在连在护法的上官雪君都赶了过来用异常关切的眼神问道:“小涯,你怎么样了?你元婴中期了?”

    柳空涯觉得自己这次借用信力与道印修炼应当适可而止,只要晋阶元婴就停下来了,但是谁也没想到圣火教这边绝对是留了一手,虽然柳空涯已经尽早收手但仍然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柳空涯很无奈地说道:“只要我把这次修炼的结果都巩固下来,肯定就是元婴后期了,暗火圣尊这是一门心思想让我与魔蝗教斗到底!”

    圣火教与暗火圣尊都以为用道印修炼的是死狱魔尊,一位炼虚修士修炼需要的信力有多么惊人,何况圣火教还在功法之中作了一点手脚,保证到时候死狱圣尊把整个琉璃城积攒下来的全部信力都用得干干净净还要继续寻找信力。

    但是他们作梦也没想到柳空涯的实际只是金丹大成而已,现在即使已经一口气突破了元婴中期甚至直指元婴后期也不过是消耗了百分一二的信力而已,虽然总教那边肯定会有过激反应但绝对不象他们想象中那么激烈,当然那枚品级超出想象的大晋道印也同样功不可没,如果换成一枚普通道印,柳空涯觉得信力的消耗至少要多出两三倍甚至更多。

    而上官雪君听到柳空涯把境界巩固下来就能突破元婴后期也是松了一口气:“没出什么意外就好,轻盈,赶紧把准备了的丹药都拿出来!”

    只是水轻盈却是锁紧了眉头,她摇了摇头说道:“小涯,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吃撑的感觉?”

    柳空涯却是苦笑一声:“何止是吃撑的感觉,我原本只是金丹大成,我感觉全身都要b了,感觉特别不好受”

    原本是金丹大成,现在却是离元婴后期只差半步,水轻盈知道柳空涯将要b的这种感觉,而且现在柳空涯还是用信力来修炼,恐怕心底是无穷无尽的n、贪婪、妒恨、骄傲和其它负面情绪,这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她也慌了神:“那怎么办?”

    柳空涯倒是定下神来:“香丘姐,雪君姐,轻盈姐,帮我把流香夫人找来!”11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