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宿主 >>第一百九十节 失败的试验品
宿主 第一百九十节 失败的试验品
    ,

    这就是剥削。

    充满了愚弄傻瓜的快感,让他们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主动上缴智商税。马克思死得早,针对吃人社会制度的揭露与批判著作早已在大灾难中毁灭,没有只言片语流传到现在。在这座新兴的城市里,所有一切统统都是白纸,天浩任意发挥,涂抹着专属于自己的图画。

    针对农户的法令也在逐条修改,继而颁布。

    再过几年,磐石寨就得向雷角城交税了。百分之三十的当年粮食收获额度,这是牛族祖先定下的规矩,不容商量。

    作为既得利益者,天浩一颗粮食也不想上缴。可是没办法,这种事情最多没人的时候关起门自己想想,不交是不行的,雷角之王可以把放低姿态与实力强大的城主称兄道弟,却无法容许不交税这种挑战王者权威的行为。

    天浩只能从磐石城内部想办法。

    除了正常额度的百分之三十,磐石城农户还有另外两项赋税。

    第一种:以每年收获为基础计算,额度为百分之十的“肥料税”。

    第二种:同样以每年收获为基础,额度为百分之十五的“综合税”。

    肥料税顾名思义,专指播撒的肥田之物。天浩从磐石寨时期就开始的实验很成功,人们从拒绝到半信半疑,如今全面接受了粪肥这种肮脏的新玩意儿。目前,这是磐石城的秘密,就连农户们也不是很清楚粪肥的具体制作过程,只知道这东西来源于城里的公共厕所,撒在庄稼地里能增加收成,一亩地能多收不少粮食。

    人类排泄物不能直接作用于农田,必须经过发酵处理。

    磐石城肥料厂规模极大,这里常年散发着恶臭,按照不同的肥料处理原则,分为三个工场。其中“粪料处理场”面积最大,距离城区也最远。除了每三天一次从城内运来的大量粪便,同时负责处理来自养鸡场的鸡粪。它们在这里堆积、发酵、晾晒烘干,再用特制的模具团成型,最终以干燥的饼状出现在世人面前。

    粪饼,这是磐石城的特产,全大陆独此一份。

    另外两个小型肥料处理场一个负责收集草木灰和锯末,一个专门负责海产品废弃物回收。前者不难理解,后者指的是贝壳、蟹壳、鱼骨等物质,将其粉碎,晒干,同样也是意义重大的肥料。

    只要一年时间,经验丰富的老农就能明白是否施肥对庄稼生长意义重大。因此百分之十的肥料税在他们看来非常合理,无人反对。

    综合税其实是笼统的说法,其中涵盖了林林总总几十个分项:开挖并清理水渠,旱季以各种人工方式蓄水,遇涝则组织人力排洪,城市内部清洁卫生,给予农户的各种便利……按照天浩的解释,所有这些事情都要花费人工,目前磐石城尚出于原始经济,没有使用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一切消耗只能折算为粮食或布匹。

    两项大税,加上百分之三十的族内上缴额度,年度征收部分高达百分之五十五,超过农户当年收益的一半。

    天浩仔细计算过这个数字。他很清楚,这样做不会让磐石城农户伤筋动骨,剩下的百分之四十五足以让他们吃饱,甚至还略有富余。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带来了先进的耕作方式,以及大规模使用肥料的缘故————同样的一块地,其它蛮族村寨农户收成最多只有磐石城农户的三分之二,甚至更少。

    如此对比下来,同样征收百分之六十的粮食,其它蛮族村寨会出现饿死人的情况,磐石城却能保证营养,而且还有来自渔场和巨角鹿牧场的大量肉食作为补充。

    天浩不打算让磐石城民众现阶段变得太过富裕。生活水准高是一件好事,但要看具体情况与环境。十万人的城市的确实力强大,但与周边其它部族比较起来,只是一只颇能蹦跶的小蚂蚱。看着你碗里有肉,我却只能吃糠咽菜,由此而来的嫉妒很快会变成愤怒,冲突和战争也就在所难免。

    百分之五十五的征收额度是一条警戒线,如果再狠一些,百分之六十也不没有太大问题。但天浩必须给磐石城农户们留下一些利益,总不能一年到头什么也攒不下来,那样的话,以后谁还听自己的话?谁愿意跟着一个横征暴敛的城主?

    每年攒下一万元,与每年攒下一千元,其中的意义截然不同。

    前者积累财富速度过快,很容易形成新的剥削阶层。他们会用手上的财富去购买已经开垦的弄农田,强壮的豕人既然能当雇佣兵,为什么不能成为替我做事的雇农?多买田,多雇人,更多的财富就能源源不断像水一样流进我的口袋。

    只要社会在进步,这种事情在所难免。无论天浩发布任何一道法令都难以制止,他只能尽量减缓这种情况的出现,避免产生更多的社会矛盾。

    对于国师批准设置的新寨,政策自然不同。

    简单来说就两句话:鼓励迁移,鼓励开荒。

    主动迁移的领民建造住宅能得到物质补贴,可以是粮食,也可以是各种建筑材料,或者泥炭。

    前往新寨开垦农田,免税期长达三年。

    磐石城不需要有太多的人。以前对这座城市的定义是要塞,现在同样如此。当然,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但只要部族周边局势不变,磐石城的发展路线就永远都是半军半民。

    以长林为首,天浩分别挑选出八十多名牛族人和豕人,组成学习班。

    白色粘土混合一定比例的石灰制成十厘米左右的长条,在土窑里烧干,出现了野蛮时代的第一根粉笔。

    木匠手艺很不错,光滑的木板拼接构为一个整体,刷上锅灰和泥炭制成的黑色涂料,用胶治进行防水处理,制成黑板。

    城主亲自授课,没人敢请假缺席。宽敞的新教室里整整齐齐摆着桌椅板凳,八十多个魁梧彪悍的男男女女坐在讲台下面,大气也不敢出,睁大双眼看着刚走进教室的年轻城主。

    “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村寨头领。”

    这是天浩在黑板上写下的标题,光是看看就让人热血沸腾。

    学员们很快明白了年轻城主的意图:这是传授如何成为大人物的秘密,从下层屌丝一跃成为上层统治者的治世秘籍。

    其实他们想多了,也想错了。天浩需要的只是一批普通村寨头领,一批踏实肯干的基层干部。

    新建的十座村寨涵盖了城市北方,大片广袤的土地上将建起一个个居民点。每个村寨目前规模只有五百人,这是一个较为理想的数字,可以稳定发展,也不会给磐石城带来更大的负担。

    粮食和安全问题只是新寨需要面对的最大困难,身为村寨头领还需要掌握更多的相关技能,至少要有一定的农业生产经验,掌握一定的工程技巧,粗通军事……同样的学习班天浩打算接着办下去,他需要一大批合格的基层官员,尤其是十人首和百人首。比起模糊概念的“威望”,个人能力更重要。祭司们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台下这些野蛮人能看懂天浩写在黑板上的字,完全是他们的功劳。

    第一次讲授结束了。

    长林带着所有学员离开座位,快步走到天浩面前,带着说不出的感激与庄重,纷纷跪了下去。

    “感谢城主大人的再造之恩,我长林(其他人姓名)发誓,今生今世,永不背叛!”

    发誓效忠的场面在磐石城很常见,只要有感悟就会产生类似的想法。长林是天浩身边最早的追随者之一,可即便如此,听完这堂课,长林仍然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带着说不出的亢奋与冲动,快步冲到天浩面前跪拜。

    旭坤、平俊、天狂、木拓、思宇……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差不多年龄的追随者,都曾在公开场合对城主发誓效忠。可是这次的学习班意义截然不同,除了我,班上的其他本族人都是底层十人首,豕族人就更不用说了,都是生面孔。这意味着,城主交给我一副沉甸甸的重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即将设置的十座新寨之中,应该是我执掌的新寨最重要,意义最为重大。

    天浩笑容可掬从地上将他们一一扶起,他特意叮嘱无比感动的长风:“好好学习,多听多记。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下个月课程结束考试,希望你能拿出让我满意的成绩。”

    脸色因为兴奋涨红的长风重重点头:“属下明白。”

    ……

    磐石城北面,龙骑兵训练场。

    天浩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益丰背对着他站在窗前,仰望着被阴霾云层遮住的太阳。

    天空中的那个方向有一团光,可以用眼睛直视,感觉很模糊,亮度也如有若无。

    天浩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淡淡地问:“感觉怎么样?”

    益丰缓缓转过身,用戒备且畏惧的眼睛盯着他。

    事实表明天浩之前的猜测确并非毫无道理。

    对益丰的孢子移植彻底失败————长达两个月的时间,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思维服从的迹象。第一、第二个星期一直在发烧,孢子对植入者造成的副作用与曲齿一模一样。然而它并未真正融入益丰体内,伤口很快化脓,天浩不得不对益丰进行药物治疗。一个星期的疗程过去了,益丰非但没有好转,植入伤口反而出现更加严重的感染,缝在体内的孢子急剧膨胀,体积增加了足足四倍。天浩剪开织线仔细查看,发现孢子已经溃烂,被破坏的细胞组织急速分裂后死亡,非但没有像曲齿那样进入移植者体内,反而以息肉的方式进行粘连,成为可怕的病变体。

    病人就病人吧!反正只是一个实验,益丰也不是不能损耗的那种类型。

    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只有这样才能不让他强行抠出再次缝合藏在皮肤下面的溃烂孢子。其实上次检查的时候,天浩就已经放弃了希望,他只是想要再观察一段时间,说不定情况会再次产生变化,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你在我身体里放了什么?”益丰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他,这是几个月来他不停寻求答案的可怕问题。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端坐在椅子上的天浩抖了抖衣襟,脸上露出淡然微笑。

    “这不是行巫者该做的事。”长时间没有刮胡子,益丰看上去就像刚从森林里跑出来的野人,他神情憔悴,却目光凶狠:“我有种感觉,你塞进我腿里的那块东西在活动,甚至还会说话。”

    天浩的笑容趋于公式化:“哦,它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你不是我们这儿的人。”益丰拖拽着拴住足踝的镣铐,艰难地朝前走了几步,发出“哗哗”的声响:“很多事情表明你跟我们不一样。”

    说着,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明显变得肿胀的那条腿:“它告诉我必须服从,拒绝的下场只有死。我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我很肯定你不是神灵派来的使者,你是魔鬼的仆人。”

    天浩无声地笑了。

    沉默了几秒钟,他淡淡地说:“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看来这次试验没有我想象中失败得那么彻底,多少还有几分可取之处。”

    益丰听不懂“试验”这个词,他也不想探究其中意义。缓慢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椅子面前坐下。三米多的距离,他足足花了近两分钟。房间里弥漫着肉质腐烂的臭味,只是气味相对淡一些,不那么浓烈。

    “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牛族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应该是任何部落都没有先例。大国师说过一句话:年龄就是经验。磐石寨在孚松手上那么多年了,一直没有起色。后来你成了头领,寨子一下子变得兴旺,打赢了鹿族人,打赢了豕族人,这不正常。”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