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西南崛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道 大义(上)
西南崛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道 大义(上)
    ,

    学士府,此时忙得不可开交,可以说,无论是年初段正淳登临大宝的时候,还是去年秋天,黄昊大寿的时候,还是更早的前年,黄昊的长孙大婚的时候……都没有今天这么热闹。

    因为这并不是预料之中的热闹,所以人手严重不足,掌家的长媳,只留下老太太身边的人没动,已经连自己身边的管事丫鬟,都支使了出去,但还是不够,而这次这样的事,又不好临时向亲朋求援,所以到现在,学士府的很多来客,连一杯茶水都没有。

    也不好说,这样失礼的事,是不是有意为之,反正冲今天来的一些人的做派,没把他们打出府去,就已经很是克制。

    在府外,还真有这样的事,一向低调的黄昊,今天也不得不请出御赐的五位护卫,带着几位家丁,在府外赶人。

    那些确实没有进学士府资格,因此用砖石等包着自己的书信,投进学士府的年轻士子,被赶跑了不少。

    这些人,自然是不忿段誉说的那些话——至少看起来都是义愤填膺的样子,不像是想借这样的事伺机出头,或者借此抬高在士林中的声望。

    他们也知道,用砖石等包着自己的文章投进学士府,不但可能会伤到学士府的亭台楼榭花花草草,还有可能会伤到人,但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因为,黄昊黄学士,不但是儒门的领袖,还是太子的老师。

    儒门的领袖,教出了一个如此反对儒门的学生,黄学士,就应该受到惩罚。

    黄昊大但简洁的书房里,此时倒还挺安静,只是,从关着的窗子里,也能听到外面园中的熙攘声。

    他和几位年纪相仿的老大人,虽然面带严峻,此时都挺安静,不是在喝茶,就是在沉思,书房里最活跃的,是有资格进来的那些中年官员。

    “……下官一向尊重苏大人,但不得不说,苏大人此次,真的大失水准,”这是一个颧骨很高,两颊无肉,看起来就很冷厉的人,此人是引爽(管外交)的中坚人物,官声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被誉为很有谏议大夫苏民光风范的陈若陈大人。

    因为他的敢言敢做,清流之中,已经有人用“陈公”来称呼于他。

    他已经慷慨陈词良久,整个人却依旧激动万分,愤怒不已,“我恨不能那日就在皇庄当中,不然,我就只用问太子一句,四民当中,若是没有我们读书人的位置,且以军士武人为首,哪个朝代能长久?”

    “现在让军士武人替代我们的位置,满天下的朝廷,哪一家能安稳?”

    顿时附和声四起,“正当如此!”

    “苏大夫此次,却是有些应对不妥,”

    “正是,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怎么能却步……”

    陈若火气不减的道:“若是太子以为,该当军士武人为首,那我等儒门士子,就敢把今时今日的地位,让给那些人,且看他们是如何辅佐太子,去实现他的大志,”

    一直拿着茶碗在反复撇去浮茶的黄昊,低着头叫了一声,“陈大人,还请慎言,”

    黄昊心里其实有些异样,眼下府里府外这么多人,都为太子的话愤慨不已,但真说起来,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怕是都不会被正统的儒门子弟,也就是宋朝的儒门子弟承认。

    毕竟,因为自开国就大力崇佛的原因,大理国读书人的主体,乃是师僧,也就是读书的和尚,宋朝那些正统的儒门子弟,是断不会把他们当作同门的。

    这事,想想总觉得有些讽刺。

    旁边的一位老大人也劝道:“陈大人,家国大事,其能如此儿戏?这样的气话,不说也罢,”

    陈若一甩袖子,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心说,既然太子如此看不起我们的坚守,我们的才学,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能让太子直观的感受下我们的力量?

    黄昊放下茶碗,问坐在陈若旁边的那位,“王大人,你当真无碍?”

    被问的人看起来面面团团的很是和气,原本很有段誉喜欢曾经扮演过“贫嘴张大明”的那位梁姓演员的风韵,此时却有些狼狈,他头上包着白布,白布上还有血迹沁出来。

    这位苏民光的手下,王安文王御史,可以说是今天最倒霉的人,刚到黄昊书房门口,便从外面飞来半片瓦——想来原本也夹着信的,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他额上。

    见黄昊问起,他忙主动站起来,“谢学士挂怀,学生无事,”

    黄昊又关心了几句,问道:“你认为此时该如何是好?”

    “学士,各位大人,”这位以忠厚闻名的御史,站着对大家说道:“以学生愈见,眼下大家如此激进,其实十分不妥,太子,乃为储君,”

    “太子本就说,我名教延续千年的一些规矩,有些不妥,还说我们待人以严,待己以宽,那些年轻的士子今天的做法,不是正好印证了太子的说法?”

    不少人皱眉,是啊,三纲五常五伦中,最重要的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而今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这样对待储君,正和他们的坚持对立。

    旁边的陈若马上道:“王大人,需知言官设立之初,责任就是监督天子,”

    确实如此,最早的言官,是负责记录历史,以及监督君主的言行,后来则主要是监督群臣。

    “况且,维护我们儒门的正统,维护我名教的尊严,此乃大道……”

    “陈大人,”黄昊沉声说道:“且让王大人把话说完,”

    王安文分别向黄昊和陈若致意后道:“拥护君主的权威,此乃大义所在,但正如陈大人所说,我儒门,又乃大道所在,”

    言谈间,他有些为难的样子。

    不少人也有同感,一边是大义,一边是大道,着实有些为难。

    “故学生以为,我们应当向太子细说我名教的传承,改变太子的看法,但却不好用太过激的方式,”

    陈若顿时嗤之以鼻,你身为御史,居然在这样的大事上和稀泥。

    “诸位需知,”王安文又道:“皇上和太子,本就在蒙受屈辱,”他的眼圈有些红起来,“我等目前尚不能助君父脱离如此难堪的局面,真也不好让他们更为难。”

    黄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为难的,也正是这一点。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