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第二百三八章.《飞鸟》(8000字目标达成)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第二百三八章.《飞鸟》(8000字目标达成)
    “说是北川御神下达了神谕,信徒们都很高兴呢,说是终于能帮上北川御神的忙了...这个...与其说是麻烦,倒不如更像是...”那边的秋筱优奈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北川应援会之中的消息,对另一边的北川寺回答道。

    怎么说呢,秋筱优奈现在神色有点复杂。

    她面前摆着两台电脑,一台是关于北川御神会信徒们反响的电脑,一台是她私人处理北川应援会所用的电脑。

    此刻,左边北川御神会的信徒们都在激动地讨论着:

    “北川御神终于下达他的神谕了!”

    “我已经急不可耐了!我刚才去网络咖啡厅开了一间包厢!轮流给北川御神投票!我自己的身份信息用完了还问我几个朋友去借了!”

    “我心中的唯一神!北川御神!”

    “怎么回事?投票网站怎么不给用了?我还要投。。我刚才把家里人的身份信息都摸过来了,怎么不让我投了?”

    “北川绘里便是北川御神会的圣女大人!”

    “神之代行者!”

    “......”秋筱优奈有些顶不住这些人狂热的信仰,只能暂时把论坛关掉,目光看向右边的应援会。

    北川御神会这边闹得沸沸扬扬的,另一边的应援会也没有停下来。

    这个应援会里面大部分都是女生。 。只有一些少部分特别喜欢北川寺的男信徒加入。

    “我给北川御神投了十多票!”

    “我也是!”

    “说起来这个北川绘里是谁啊?御神大人的妹妹吗?”

    “估计是吧,既然是御神大人的妹妹,那就是应援会的小圣女!”

    “我以前见过北川御神一面,还偷偷拍了照片,御神大人真是太帅了!”

    说着,还附上了一张北川寺不太清楚的侧脸照,边上还P了爱心和花瓣。

    说实话,像这种照片,北川寺本人看见了估计会徒手把P出来的人给活撕了。

    但考虑到北川寺并不知道北川应援会这个粉丝俱乐部,秋筱优奈也就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且平心而论。和风遇月北川寺确实清秀帅气,加上身材颀长,面色冰冷。穿着白色狩衣更像是真透出一种神明的神格模样。

    这戳中了一些小女生的点,弄得这些小女生天天激烈讨论北川御神有多帅。

    “嘶...”秋筱优奈摇了摇头,同时缩了缩脑袋。

    要是让北川寺看见御神会与应援会这种样子估计会把她先活撕了。

    但是讲道理啊,像这群狂热的信徒肯定是不能给他们在外面宣传的,以免把一些三观正常的年轻人带歪。

    秋筱优奈能做的也就是给他们一个网络平台,算是给他们一个发泄对北川寺信仰的地方了。

    “我下达了神谕?”

    那边的北川寺似乎刚接受完某种设定,沉默了好久才硬邦邦地问道。

    “呃...”秋筱优奈张了张嘴,下意识地将两个页面关掉后开口道:“就是说,投票这件事是以你名义下达的神谕,事实上这也挺正常的。”…。

    沉默。

    长长的沉默。

    让人心惊肉颤的沉默。

    北川寺总算开口了:“你不会做了什么吧?秋筱小姐。”

    “哎?我什么都没做啊。”秋筱优奈选择装傻:“是北川君要借用北川御神会力量的吧?我前面也说了,北川御神会是一个正统的救济会,类似于红十字乐意助人的组织。就算我亲自下命令,那些信徒也不一定会听从的,毕竟北川君你才是御神会真正的精神领袖嘛。”

    这话倒是说得在理。

    以北川寺的名义下命令确实一下子就能聚集起大量信徒,比她大明光德法师的名头还好用。

    特别是以北川寺个人名义来下达命令,也有利于增加北川御神会的凝聚力。

    “是吗?”北川寺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接着又问道:“最近你那边应该没什么事吧?”

    “没有一点问题。”秋筱优奈立刻回复道。

    御神会已经走上正轨了,她刚才还在讨论在东京建立支部道场以及宣传北川御神会的问题呢。

    “嗯。那我先挂电话了。”北川寺语气平稳地说完这句话后,就将手机挂掉。

    同时他也是皱了皱眉,觉得秋筱优奈应该还是有什么东西在瞒着他。

    但就算秋筱优奈再怎么隐瞒,也不可能是北川御神会中出现了一些极其追捧北川寺的人。 。为了北川寺在这种还要上班的时间点专门守在网页边投票才对。

    北川寺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拎着食材走回家中。

    他刚才是买菜的时候给秋筱优奈打的电话,说要借用北川御神会的力量,而秋筱优奈也完美的完成了他的请求。

    每次刚好压住第二名的安藤飞鸟十几票,在她继续冲刺的时候再压她十几票。

    给她希望,又不让安藤飞鸟走到希望旁边。

    毕竟北川御神会常驻信徒有一两万的数量,不管安藤飞鸟投再多的钱,也不可能让她的作品一下子多上一两万票。

    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在网络上买了票的。

    北川寺摇头。和风遇月将心思全部甩出脑外。

    今天北川绘里获得第一名,他才想着去做一顿好吃的用来庆祝北川绘里的好名次。

    除此之外,北川寺今天暂时不会想任何事。

    北川寺一打开家门,就听见格外兴奋高兴的声音,接着北川寺就感到身子一沉,北川绘里高兴地跳起来像是树袋熊抱树一样,挂在了北川寺身上。

    “寺哥!我成功了!”

    “嗯。是吗?是什么成功了?”北川寺将东西暂时放在地上,将北川绘里扒拉开,平淡地反问。

    他的面色没有半分变化。

    “青年绘画大赏网络投票啊!”北川绘里举起手机,将页面打开。

    投票已经结束,最后的票数定格在3425票,以‘微弱’的优势领先安大飞鸟‘十几票’。

    “嘿嘿!这就是我画的画喔!我一直忍着没告诉寺哥呢!现在拿到第一了!就想让寺哥看看!”北川绘里的小脚欢快地踢踏着,心情也轻快了许多。…。

    “是吗?确实干得不错。”北川寺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北川绘里的脑袋,声音倒还是和往常一样平静。

    他提着食材往厨房走去。

    看着北川寺的背影,北川绘里抓了抓头发。

    哎——?

    就这样吗?

    寺哥一点都不惊讶吗?

    北川绘里本来还想看看北川寺露出惊讶表情的,结果北川寺的反应却这么平淡。

    不行!一定得让寺哥夸夸我才行!

    北川绘里啪嗒啪嗒地跑到厨房:“寺哥,我可是拿了第一哎!”

    “是吗?”北川寺已经洗过手,现在正在挑选低下身子挑选菜刀。

    他更像是随口应道,让北川绘里感觉北川寺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

    这就让北川绘里更加不舒服了。

    要知道她可是吃了不少苦头才拿到第一的。。并且第二名的安藤飞鸟还刷票了。

    就这么平淡的一句‘干得不错’根本就不能满足她北川绘里。

    她嘴巴一撅:“不行,寺哥,你得夸我。”

    “不是都已经说过了么。”北川寺这句话用的是疑问句式,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肯定语气。

    “——我要更加...更加激烈的夸奖啊!”北川绘里跺了跺脚,涨红了脸。

    “干得不错。”北川寺平静地说道。

    啊啊啊啊!!!!!

    北川绘里有些抓狂了。

    “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 。真那么空闲的话,倒不如过来帮我打下手。”北川寺将这个话题跳过,拿起挂在一边的围裙交给北川绘里。

    “......”北川绘里。

    好吧。

    寺哥还是那个寺哥,根本就不会为这种事情有所波动。

    北川绘里死心了。

    她伸手接过围裙,同时站在北川寺旁边,开始帮他削土豆皮。

    做到一半的时候,北川寺突然开口问了:

    “这次大赏赛,过程开心吗?”

    过程开心吗?

    北川绘里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兄长,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被欺凌。

    一出画室自己的画就被撕烂。

    学校中传出关于自己不好的流言蜚语。

    在网络上遭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和风遇月险些掉下第一...

    北川绘里嘴巴动了动,接着又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眶,露出一抹笑容来:

    “很开心。”

    不能让寺哥知道这些。

    北川绘里只想与北川寺分享自己的快乐,而不是把这些不高兴的事情告诉北川寺。

    “是吗?”北川寺稍微侧了侧脸,面色温和了许多:“绘里,真的努力过了啊。”

    “嗯。”北川绘里用力地点了点头,她喃喃自语着说道:“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努力了。”

    真的...感觉把自己这短暂十多年的人生所有的努力都用光了。

    这句话,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北川寺听一样。

    可她很快又反应过来,嘿嘿地笑了两声:“其实这一次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吧,第二名的那位在最后的时候刷票了,但是我作品的票数也一直在涨,一直稳定比第二名多十几票。要不是这样,我估计这次根本就拿不到第一吧。”…。

    说着,北川绘里又眨了眨眼睛,语气有些感叹:“说不定...这个世界上真有那种好人吧...不喜欢看见不公平的竞争。”

    “真希望见一见这个好人一面。”

    她的语气有些悠远,其中满是感激。

    要不是那个不知名的好人,她估计现在已经在安藤飞鸟底下了吧?

    要是见面的话,她一定会介绍北川寺与对方认识的,毕竟对方都这么帮自己了,那肯定也是非常帅气的——但肯定还是没有寺哥帅!

    “总有机会见到的。”北川寺又摸了摸北川绘里的小脑袋,神色平静。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北川绘里自己早就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

    北川绘里不想让自己知道这些琐碎的事情,那自己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好了。

    就这么简单。

    他尊重北川绘里的选择。

    同样的。。从北川绘里的选择中,他也看得见对方的成长。

    而在这成长过程中,必然是会经受风雨的。

    对此,北川寺也只能默默地站在北川绘里前面,为她遮去一部分阴霾,看着她向着她自己规划的人生道路走去。

    遮掩一部分,让她承受一部分。

    仅是如此就够了。

    北川寺回想起自己在网络上看见的北川绘里的油画作品。

    北川绘里所绘画的作品——

    《飞鸟》

    那是一幅大片留白的作品。

    虽说是飞鸟,但画面上却并没有展翅高飞远去的鸟儿。

    那是一幅以淡紫藤萝以及孔雀蓝为背景的画作。

    在画面的中间偏下的位置是破碎。 。但还保持着半圆形状的白色泛出一层薄薄淡蓝色的蛋壳。

    在一些留白处,以精细的笔触勾勒出鸟儿的四处散下的深蓝羽毛。

    北川绘里的画作标题为《飞鸟》。

    那么鸟儿究竟去哪里了呢?

    看着这一地破损的蛋壳自然也就有了答案。

    琉璃之鸟已经破开蛋壳,飞入悠远天空,自然在画作上面找不到它的踪影。

    破碎的蛋壳是它奋力斗争过的痕迹,洒落的羽毛是它飞向天空时所遗留下的东西。

    在下方油画右下角,那是作品展览的地方。

    上面写着北川绘里的名字以及学校以及她留下的那小小的批注——

    ‘仅以此画献给我最尊重、最喜爱的、最帅气、最厉害的哥哥北川寺。’

    ‘绘里已经长大啦。和风遇月可以自己独自面对风雨啦。哥哥,一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将来也有可能要麻烦你,但是绘里一定会努力靠着自己走下去的。’

    看着这一行字,北川寺也说不出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

    他还要继续去思考——

    “哎哟!”北川绘里的痛呼声传出,将北川寺从回忆中拉回。

    原来是这个小丫头在削土豆的时候不小心刺到自己的指尖了,鲜艳的血珠一下子就渗出来了。

    她哭丧着脸回头看向北川寺:“寺、寺哥...!!!帮我!!!”

    呜呜呜——

    看着被北川绘里这小声抽泣起来的脸,北川寺忍不住摁压着自己的太阳穴,只觉得自己刚才那足足有七八百字的心理描写全部都喂了狗。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接过北川绘里的小手,使用死气治疗将她的指尖修复。

    看着北川绘里破涕为笑的样子,北川寺摇了摇头。

    咸蛋培养计划,看来还是要继续下去。。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