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侯府小哑女 >>第44章 报仇心切
侯府小哑女 第44章 报仇心切
    最近一段时间,金吾卫很热闹。

    走人情的,托关系的,暗中刺探的,半夜刺杀的……

    来来往往,犹如菜市场。

    金吾卫长史许大人感慨一句,“本官在金吾卫当差十年,从未见过这般热闹景象。”

    热闹得一点都不真实。

    按理说,凡是进了金吾卫的人,别管是王孙公子,还是世家子弟,都得脱层皮。

    偏那萧逸,“住”进了金吾卫,犹如进了自己家中。

    除了没有自由,旁的什么都有。

    每日吃香喝辣,挥毫泼墨,不像是坐监,倒像是度假。

    下面的儿郎偷偷问过许长史,“关在里面的公子逸,这么大的排面,不审吗?”

    许长史“嘘”了一声,“上面有交代,关着他,确保他的安全。旁的事情,一概不准过问。若是有人找你们托人情,都给推了。当心有命赚没命花。”

    众人唬了一跳。

    这案子竟然这般严重。

    有人不明白,问道“他杀了陶家二老爷,竟然不用过堂受刑。他日,陶家问起案子,我们金吾卫如何交代。”

    许长史板着脸,说道“对陶家如何交代,轮不到你们操心,上面自有主张。这个案子,别问,别看,别说……就当诏狱里面没这号人。懂了吗?”

    “懂了!”

    许长史不放心,再次提点道“盯着点外面。最近闹腾得厉害,全天下的刺客都在往金吾卫冲。你们守好了大门,一只苍蝇都不准放进来。要是里面的人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提头来见!”

    “诺!”

    ……

    未央宫!

    陶皇后心情很不好。

    她厉声质问梅少监“萧逸为什么还活着?本宫让你解决他,这都多少天,为何本宫还没听到好消息?”

    “娘娘息怒!”

    梅少监心头发苦。

    “娘娘明鉴,老奴暗中派了三拨人前往金吾卫。奈何金吾卫犹如铁桶一般,水泼不进。三拨人折损过半,剩下的人逃离京城,以避风头。”

    不是他无能,而是金吾卫太凶残。

    陶皇后和陶家在朝堂经营一二十年,金吾卫是他们唯一插不上手的地方。

    收买利诱,以往可能会有用。

    这一次,无论出多少价钱,金吾卫那帮混蛋自称堂堂清白人,愣是一文钱都不要。

    呸!

    臭不要脸!

    显然有人提前打了招呼,不许金吾卫儿郎收取好处。

    陶皇后心情很糟糕,她厉声说道“三拨人不够,那就十拨人,三十拨人。无论如何,本宫要让萧逸给二哥陪葬!”

    梅少监微蹙眉头,小心翼翼提醒,“娘娘,闹得太厉害,恐惊动陛下,惹陛下震怒。万一陛下问起来,岂不是让娘娘为难。”

    “你想说什么?莫非你想劝本宫大度,饶萧逸一条狗命?”

    “老奴不敢!老奴想着,此事宫里出面不合适,不如请陶家料理公子逸。”

    陶皇后冷冷一笑,“陶家这些日子可没闲着,你难道不知道。”

    梅少监低着头,小声说道“老奴只是认为,陶家那边可以做得更好。”

    陶皇后沉默深思。

    片刻之后,她说道“无论如何,萧逸必须死。养的打手不管用,那就想办法从外面请高手行刺。即便引起朝臣非议,也在所不惜。”

    梅少监张张嘴,劝解的话还是没出口。

    很明显,皇后娘娘不够冷静。

    这个时候说什么皇后娘娘都听不进去。

    他只能领命退下。

    三皇子萧成义在殿门外候着,见到梅少监出来,忙问道“事情如何?”

    梅少监摇摇头,“娘娘要让萧逸死,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三皇子萧成义紧锁眉头,“母后平时不是这样的,为何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面如何执拗。那个萧逸,已经被关进金吾卫,死,是迟早的事情。何必非要行刺,落人把柄。”

    梅少监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娘娘还在陶家的时候,同二老爷感情格外深厚。二老爷在金銮殿上,被公子逸刺死,娘娘没有当场发作同陛下翻脸,已经是极为克制。娘娘报仇心切,如今谁劝都不管用。”

    三皇子萧成义一拳头砸在墙壁上,“陶家误我!”

    “殿下慎言!”梅少监小声提醒。

    三皇子萧成义脸色铁青,“母后一意孤行,非要搞行刺,迟早会被父皇申斥。二舅舅死了就死了,总归金吾卫会给个交代。就算母后同二舅舅感情深厚,难道等一等也不行吗?等金吾卫调查清楚,明正典刑不行吗?非要行险,就不怕反噬,不担心有人渔翁得利。”

    他焦躁不安,心绪难平。

    他不喜欢行险,风险太高。

    更何况是替陶家行险,他满腹不乐意。

    陶家是他的母族,这不假。

    然而,陶家权势滔天,手又太长,连他的皇子府都要指手画脚。

    三皇子萧成义对此早有不满。

    他一边要借助陶家的权势,一边又想要斩断陶家的手。

    他矛盾,挣扎,纠结……

    梅少监眸光闪了闪,不动声色地说道“这是在宫里,殿下当心隔墙有耳。娘娘痛失兄长,行事略有过激,殿下理应体谅。”

    三皇子萧成义言不由衷地说道“多谢梅少监提醒,我都明白。我就是担心母后。今儿一早,我给父皇请安,父皇没见我。”

    梅少监一听,心头突突乱跳了几下。

    他问道“殿下可知陛下为何不见你?”

    “说是身体不适。然而,我问了一圈,兴庆宫没有召太医问诊。”

    很明显,所谓身体不适,根本就是借口。

    梅少监直言问道“殿下在担心什么?”

    三皇子萧成义斟酌着说道“我是担心父皇在迁怒!陶家明明是苦主,大可利用这个机会,叫父皇心生愧疚,迫使父皇下令处死萧逸。然而,母后和陶家非要采取刺杀手段,苦主成了行凶者,还是在金吾卫行凶。如今是再多的理,都成了没理。这般情势,我如何不担心。”

    梅少监暗暗点头,三殿下担心得很有道理。

    偏偏皇后娘娘和陶家都跟疯了似的,明知刺杀不可取,还非要玩刺杀。

    金吾卫,皇帝的鹰犬,那地方等于是皇帝的地盘。

    在金吾卫玩刺杀,等于是不给皇帝面子。

    皇帝能高兴才怪。

    皇帝那边暂时没动静,这都是看在陶家是苦主,看在陶皇后的面子上,才会网开一面。

    若不及时收手,继续行刺,等到皇帝耐心耗尽,届时恐又起波澜。

    对陶家,对陶皇后都极为不利。

    梅少监叹了一声气,对三皇子萧成义说道“咱家已经尽力说服皇后娘娘,可惜皇后娘娘悲痛欲绝,暂时还不肯罢手。”

    “梅公公辛苦了!只盼望母后能尽快冷静下来,不要再授人以柄。”

    “陶家那边,三殿下可有想法?”

    “本殿下会亲自走一趟陶家。二舅舅被刺身亡,本殿下也很痛心。然而人死不能复生,活人比死人更重要。”

    “三殿下说的极是!陶家那边,就辛苦三殿下走一趟。”

    “梅公公客气!”

    ……

    出宫,三皇子萧成义并没有立即前往陶家。

    他想了想,敲响车壁,命令马车前往二皇子府。

    他要去见二哥。

    这么大的事情,二哥一直不露面,也没个态度,令人心寒。

    二皇子萧成文正在喝养生汤。

    得知三弟到来,他吩咐下人,“将三殿下请到书房。”

    兄弟见面,场面略显冷漠。

    三皇子萧成义率先开口,“二哥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找你?”

    二皇子萧成文放下茶杯,“你从宫里出来,直接来了我这里。这么说,你在母后那里碰了壁。”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哥。母后和陶家执意派人行刺萧逸,这么下去,迟早会出事。二哥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萧成义死死盯着他,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萧成文低头一笑,“三弟如此紧张,是怕牵连到自己头上,影响你继承大统。”

    “二哥休要胡说。”

    “三弟何必口是心非,你别告诉我,你没争储的心思。你要是当真对那个位置没想法,又怎会如此紧张。”

    萧成义呼吸急促,想要反驳,面对二哥直透人心的目光,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萧成文了然一笑,“母后和陶家,顺风顺水一二十年,习惯了身边人的顺从和奉承。如今突然钻出来一个无名小卒,在金銮殿上杀了二舅舅。此事,不仅仅是杀人偿命,更是对陶家对母后的挑衅。

    这一二十年,母后和陶家太过顺利,以至于受不得半点挫折和打击。但凡被人冒犯,定要十倍回击。事情才过去几天,你这个时候出面劝解母后冷静,没用的。再等等吧,等到二月,母后也该冷静下来。至于陶家那边,你大可不必理会。除非,你打算借用陶家的权势。”

    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三弟。

    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已经看透了一切。

    萧成义恼羞成怒。

    他讨厌二哥看透一切的目光,叫他难堪。

    他时常在想,如果二哥不是病秧子,皇位还轮得到他吗?

    他张张嘴,质问“你的办法就是等?”

    二皇子萧成文反问一句,“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三皇子萧成义语塞。

    他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

    然而,不等于“等待”就是好办法。

    二皇子萧成文捂嘴咳嗽,连咳数声,咳得撕心裂肺,叫人光看着都觉着难受。

    三皇子萧成义趁机告辞,“今日叨唠许久,二哥辛苦!二哥保重身体,弟弟我改日再来看望你。”

    萧成文挥挥手,“三弟慢走!我这身体,就不送你了。你可要沉住气,以后我和定陶,都要指望你。”

    萧成义内心瞬间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

    “二哥这话为时过早。当然,真有那么一天,我定会好好照顾二哥和定陶。”

    “托你的福!”

    下人送走了三皇子萧成义。

    二皇子萧成文顿时就不咳嗽,气色也好看了些。

    他端着茶杯,用杯盖拨动茶水,表情似笑非笑。

    “父皇春秋鼎盛,一个个着急着上蹿下跳,就不怕父皇一怒之下将人打入诏狱。三弟啊三弟,你处处拔尖,唯独缺了耐心。有朝一日,若是大势已去,你可千万别发疯。更不要学那个萧逸,剑走偏锋。”

    出了会神,他叫来伺候的内侍,问道“金吾卫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内侍躬身说道“回禀殿下,金吾卫那边一如既往的热闹。除了陶家和皇后娘娘想取公子逸的人头,就连东平王也在其中插了一脚,想要灭口。那位公子逸,混得够惨。这么多天,竟没有一人替他求情。京城石家,更是半点动静没有。”

    “别提京城石家,一群怂货。偌大的石家,也就平武侯石温这一支足够兴旺。不出意外,还能继续兴旺几十年。算算时间,平武侯石温也该得到消息。本殿下很好奇,平武侯石温会怎做,会不会出面力保萧逸。”

    “公子想看戏还不简单,叫御史弹劾平武侯石温。公子逸毕竟是他名下的官员。”

    “有理!”

    ------题外话------

    快要上架了。

    元宝要出个上架公告。

    8.。.8.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