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1 霍纪寒怒爆粗口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1 霍纪寒怒爆粗口
    话筒和摄像头像长枪短炮一样对准郁知意。

    再友好的媒体,此刻也没有要放过郁知意的意思。

    “郁小姐,请你回答我们的问题。”

    “郁小姐,这些都是真的么?”

    “郁小姐,江氏药业的董事长夫人真的是您的母亲么?”

    媒体们蜂拥而来,但都被保安和郁知意的保镖拦在了外边,剧组里不少演员,因为这些动静也都跟着出来了。

    时梵使了一个眼色,而后他的保镖也跟着过来拦住了蜂拥而来的记者。

    即便面对如此阵仗,郁知意的表情却比较平静。

    而没有了记者围着的江母,见到郁知意出来,立刻也跟着冲过来。

    “知意啊,知意,奶奶求求你了,救救小宝吧,小宝他也是你弟弟啊。”

    “你去医院给小宝配型吧,只要你去了,奶奶一定什么都答应你。”

    江母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筋了,竟然像个泼妇一样做出这么无赖的行为。

    还好她冲过来的时候,被时梵的和郁知意的保镖拦住了,但被拦住的江母也不肯罢休,隔着一段距离对着郁知意大喊。

    郁知意便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母。

    记者们的视线再次被冲过来江母吸引了过去。

    江母瞅着郁知意无动于衷,祈求不成就污蔑。

    “就算你怨恨你妈妈,也不能对小宝坐视不理啊。”

    “小宝什么也不懂,你怎么能把气撒到他的身上?”

    “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怎么能这样?”

    “各位媒体,记者,你们评评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么冷血无情,连自己的一母同胞的弟弟也见死不救!”

    “你们看看,看看这种人,要搁在两百年前,在古代,那是要被逐出门户、乱棍打死的!”

    “女人怎么能这么冷血无情?她还是什么公众人物,一点表率作用都没有!”

    话都被江母说尽了,而江母的言论实在太惊世骇俗,就连见惯了各种阵仗的媒体,这会儿都被江母的话震得愣在了当场。

    还是围在场外的郁知意的粉丝们反映比较快。

    粉丝群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这老太婆有病啊?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而后,粉丝们也轰动了起来,“什么人啊!”

    “都二十一世纪!都9102年了,竟然还有人说这种话!”

    “有病吧!”

    “有病吧你?”

    “什么见死不救,什么鬼啊?”

    后面的粉丝躁动不安,不仅是郁知意的,还有其他演员的粉丝,这会儿也像看智障一样地看着江母。

    江母万万想不到这个效果,她以为自己这番话出来,在场的人,应该都去指责郁知意,但现在,郁知意的粉丝,似乎都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江母太老了,根本不懂得现在的粉丝圈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依旧以自己固有的思维去做事,这般没头没脑,终是要遭到反噬。

    就连等着挖大料的媒体这会儿也对江母的话产生了怀疑。

    摄像头虽然还在拍摄,私底下却开始怀疑: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的啊?”

    “怎么感觉像碰瓷一样?”

    “像脑袋不清醒似的。”

    江母见此,挣脱拦住自己的保镖,信誓旦旦地说,“我说的都是真的的,你们要相信我!”

    “郁知意她就是见死不救!”

    “她没有心,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命悬一线也不愿意伸手援救!”

    “你们一定要曝光她!”

    外面闹闹哄哄的,反倒显得站在保安和保镖保护范围之外的郁知意显得平静多了。

    摄影师对着江母疯狂猛拍,记者却在这一阵怀疑之后,把话筒好摄像头转向了郁知意。

    江母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郁知意不能什么也不做的。

    她当然立刻在知道消息的时候,离开这里,但是她一离开,江母会乱说什么,而媒体最后又会说成什么样的。

    或许霍纪寒也可以帮她把事情处理干净,但她终不能永远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

    苏清是她的母亲,这本来就是不必隐瞒的事实,本以为这件事,是她和苏清,乃至江家可以私底下解决的事情,但既然已经被江母这样放到了公众的面前,她自然也要出面处理一下。

    看了一眼江母,面对镜头,郁知意坦然道:“苏清的确是我的母亲,但她和我爸爸已经离婚,这些年我一直跟我爸爸生活在一起,她也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互相不打扰。”

    比起江母的疯狂和不可理喻,郁知意的话更加平静,也因为这样的平静,也更加让人信服。

    大概因为她这样的平静,就连躁动的现场,此刻也安静了不少。

    记者们目光都看向郁知意,摄像头也对准了郁知意。

    掩埋在郁知意心里多年,耿耿于怀多年的事情,也曾经让她一度自我怀疑的事情,如今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放在了媒体的面前。

    郁知意在媒体面前极少谈及私人生活,她很注重保护隐私,和霍纪寒公开关系之后,微博都少发了,粉丝们连嗑糖都不知道往哪里嗑,在采访的时候,若是问及她和霍纪寒的私人生活状况,她也避而不答,并且很认真的告诉记者,不会回答这类问题,所以媒体对她的私人生活都很好奇。

    如今她乍然提及这个,媒体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郁知意不紧不慢地道:“我父母因为生活方式不相符合而分开,这没什么好追究的,就跟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不能走到最后的夫妻一样,因为父母分开,我跟我爸爸一起生活,和我母亲互不来往,所以,跟我母亲的关系也并不亲热。至于江老夫人说的,他的孙子病重让我配型捐髓的事情,却有其事,我母亲也曾来找我过,我只能说,HLA分析报告已经出来,配型失败,并且,我已经将报告复制一份,让人送给我母亲告知她这件事,至于为什么还会出现目前的状况,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能江家在其中有什么误会。”

    “就这样,希望大家谨慎对待这件事。”

    郁知意这话一出来,再加上江母先前的言论,身经百战的媒体便心思灵活地在脑海里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

    他们不会完全相信江母的话,但也不会完全相信郁知意的话。

    到底是郁知意说谎,还是眼前的这个人刻意抹黑?

    究竟是一场母女交恶的事件还是背后还隐藏着什么尚未得知的真相。

    总之,不管是哪一种,对于极力想要知道郁知意更多私人事情的媒体而言,都是不可错过的消息。

    可郁知意的话一出来,江母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立刻大声道:“你胡说,你分明没有去配型!”

    “你这是欺骗!”

    “你不愿意去给我们配型,才胡编乱造!”

    郁知意冷冷地看着江母,不为所动。

    郁知意的保镖,已经过去,试图将江母带走。

    场外,郁知意的粉丝也义愤填膺,明明是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来看女神的杀青戏,没想到却碰上这样糟心的事情。

    大家的情绪都很大。

    但江母有一词,郁知意这儿又有一辞。

    即便江母的做法让人难以理解,但是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也不好说。

    媒体看了看双方,又赶紧去问郁知意:“是真的么,郁小姐你已经做过配型?”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江家的人还闹到片场来?”

    郁知意:“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去问对方。”

    江母挥开上来想要将她带走的保安,信誓旦旦:

    “你们别信她的话,她没有做过,她亲口拒绝了我!”

    江母越说越气:“我今天就是要揭穿她,让媒体们看看,她就是这样冷血无情的人!”

    一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江母先前的话,听起来像个神经病一样,但其实也不是不让人怀疑真伪。

    一时间现场都闹哄哄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路边上,三辆车子一前一后往片场外开过来。

    其中为首的一辆是代表着霍纪寒身份的黑色迈巴赫,已经被网友解读出来的52171车牌号不会被人认错,还有一辆跟在后面,隔着一段距离的劲酷的越野车,和一辆商务车。

    黑色迈巴赫直冲冲过来,因为来了不少媒体,此刻车位几乎已经停满了,但是它毫不在意地霸道地将车子停在了路中间,车子一停,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车门在车子停下的那一瞬间,驾驶座的车门也顷刻间便打开,霍纪寒从车上下来。

    霍二少的气场太过强大,从车上下来的瞬间,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只见他下来之后,便沉着脸,往江母那儿看了一眼,眼眸眯了眯,怒气显而易见,而后便目不斜视地朝着郁知意走过来。

    隔着人群,郁知意目光看向霍纪寒,沉静的脸庞稍稍松下,而后,目光去看向了霍纪寒身后的另外两辆车子。

    在这个时代,消息传播的速度实在是快。

    连郁安安都惊动了,霍纪寒前脚刚到,她后脚也跟着到了现场。

    此刻已经开门下车,正站在车边,看着这混乱的一幕。

    郁知意生怕郁安安会过来直接揍江母,对她微微摇了摇头。

    隔着人群,此刻都能看到郁安安愤怒的脸庞,她虽生气,但暂时也没有什么举动,下车之后,也只是站在车边而已。

    而后,郁知意的视线,则看向了那一辆刚刚停下来的商务车,以及从车上下来的一对男女。

    是苏清和江庄。

    郁知意知道,今天的事情,是真的不能善了了。

    霍纪寒一过来,朝着郁知意的保镖看了一眼,保镖就把江母往外面拖了。

    是真的拖,毫不客气的那种。

    而后,他便径直走向郁知意,站在郁知意的身边。

    记者们的话筒和摄影机顷刻间都调转方向,看向了霍纪寒。

    霍纪寒站在高处,目光沉沉地看着江母的方向,“我霍纪寒的女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更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去为别人做什么狗屁的奉献,捐髓?狗屁的笑话!”

    霍纪寒真的是怒极了,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这和他以往在人前的想象大不一样,他只是发怒,想要将水扔出去便将谁扔出去,还从来没有这么凡夫俗子一般的怒气过。

    “也不看看你们江家做了什么好事,苏清和知知互不来往多年,连女儿都不认,凭什么你的孙子生病,就要逼知知去给你的孙子配型捐骨髓?不去就像个疯婆子一样大闹片场?”

    “行,我家知知善良,去给你孙子配型了,合着你还不满意,想怎么?用命赔么?”

    霍纪寒任何时候,态度一惯强硬,在公众面前话很少的他,这会儿话却像连环炮一样出来,怼得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底下的媒体先是安静了一瞬,而后便哄的一声震惊了。

    外面的郁知意的粉丝,听到这里,都大声的喊了起来,“霍总霸气!”

    “霍总威武!”

    “啊啊啊,霍总好帅!”

    “就是就是,既然都互不来往了,凭什么强迫我们知知去配型捐髓!”

    “狗屁道理,道德绑架,凭什么一定要让我们知知去救命!”

    “就是就是,配型失败了,怎么的,就算我们知知捐了髓,敢用么?”

    “欺人太甚!”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一把年纪了都!”

    江庄事先并不知道江母会来这一出,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此刻也顾不上生气,甚至见到这个阵仗的时候,已经后悔亲自出现在这里了。

    他接到消息,说他妈在郁知意的片场外闹事,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出事了,想也没多想便出来了,此时见到这个阵仗,有些后悔,怎么没有让一个人来直接将江母拖回去就得了。

    如今脸面都要被江母丢完了,江庄现在想乞讨江母的行为没有惹恼霍纪寒,别让霍纪寒对江家做出什么事情的想法都不敢冒出来了。

    接下来,怎么让霍纪寒消气,才是最头疼的事情。

    但这会儿,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躲着不出来。

    江庄下车之后,也和苏清一齐赶往江母这儿,江母一见到儿子,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儿子!”

    保镖倒也没有禁锢住江母,江母往江庄那儿过去,便立刻放开了她。

    江庄一出现,摄像机也全都往他那边去。

    “江董,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江老夫人说的是真的么?”

    “你们是否试图用这样的手段让郁知意答应你们去医院救你们的孩子?”

    三言两语间,脑袋灵活的媒体,已经瞬间摸透的事情的本质。

    郁知意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江母的目的明显,就是郁知意拒绝他去医院配型,所以她才这样大闹片场。

    问题重重而来。

    江庄忍着怒气将江母拉到身后,尽量对媒体表现得非常客气,“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误会一场。”

    “我母亲这两天精神状态不太好,和郁小姐发生了一些误会,都是一场误会,误会,大家放过我们,多谢各位媒体朋友。”

    苏清跟着江庄出现在一些公众场合过,虽然也不怎么引起媒体的注意力,但是刚刚爆出她是郁知意的母亲,此刻媒体也纷纷将话筒对准了苏清。

    “苏女士,你能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么?”

    “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您和郁小姐的关系当真如此不好,今天这件事,是否是你们自己策划?”

    苏清何曾面对过这样的指责,一时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下意识跟着江庄的话说,“没有,这是一场误会。”

    记者继续问:

    “你们是否已经收到了郁小姐配型结果的报告?”

    苏清和江庄对视一眼,她刚想要开口,江庄就已经率先说到,“让一让,让一让,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我稍后会亲自向郁小姐道歉。”

    记者还在追问这件事,江庄本来不想说的,毕竟如果说,他们已经知道了,如今江母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好说。

    但记者的追问,还有抬头看向的霍纪寒沉静冷漠的双眸,江庄脊背一寒,皆是道:“他们的骨髓配型确实不合适,今天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

    事实上,两天前,郁知意拿到报告的当天,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给一份给苏清,目的就是想让苏清以后别再以这个借口来找自己,所以第二天就让人拿去给苏清了。

    是霍纪寒亲自让人送过去,交给了苏清和江庄,东西绝对到了两人的手上。

    这话一出来,媒体便哄然大动。

    就连被拉到江庄背后的江母也震惊了一把,“你说什么?”

    “妈,您先别说了。”苏清无力地阻止。

    江母这就不满了,“别说什么别说?你还是不想让郁知意去配型是不是?”

    “我今天就一定要让郁知意给小宝配型,她要是不去,就曝光在媒体的面前,让大家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这话江庄都听不进去了,大声喊道,“你别说了!”

    这一声吼,让在场的媒体都震惊了。

    接着便是蜂拥而至的提问:“既然知道配型不合适,为什么还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江董,您可以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吗?”

    江庄只能解释:“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我稍后会亲自道歉,今天造成的麻烦我会亲自道歉。”

    “这是一场误会,绝对没有大家所说的什么策划导演之类。”

    无论江庄怎么解释,至少都无法说清今天的事情。

    江庄失了耐心,拉着江母和苏清往车里走。

    误会,也就是说江母根本就不知道郁知意和自己孙子已经做过骨髓配型,但是从侧面,却又反应出了另一个问题。

    记者穷追不舍,“如果你们不知道配型失败,是否打算以这样的方式逼迫郁小姐去配型?”

    “江董,请您回答我们的问题。”

    江庄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哪里还能回答记者的问题,带着江母,冲破重重包围的记者,进入了车内,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郁安安站在自己的车边,看着这一幕,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如果江家的人不知廉耻,再在这种场合做出些什么更严重的事情,她是不介意,直接给对方一顿教训的。

    媒体还在现场,刚才的事情,媒体倒是好解决,能邀请来参加杀青的媒体,跟剧组的关系都不错,虽然对郁知意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但也只能是好奇,最多在现场了解一下,没有霍氏的同意,自然是不可能发出去的。

    但是,不好处理的,却是前来的粉丝们。

    尤其,这里不仅仅是郁知意的粉丝,还有别的艺人的粉丝,甚至,还有郁知意的黑粉。

    说家丑不外扬也好,说是不想让人看笑话也罢,总之今天的事情是不能让媒体大肆报道的,这不是在维护郁知意和苏清的什么关系,霍纪寒不可能让别人来围观郁知意和苏清的事情。

    媒体的事情自有人来处理,霍纪寒带着郁知意离开了现场。

    郁知意随后在车上发了一条微博,大意是说刚才的事情让大家见笑了,也请粉丝们不要再讨论这件事情。

    但在她发出这条微博的时候,其实这件事已经在网上发酵了。

    有人已经拍下了刚才江母在片场外大闹的视频,传到了网上,并且传播的速度很快。

    网络上有好几种说法。

    什么郁知意拒绝捐献骨髓救助同母异父的弟弟导致被对方家人大闹片场之类,还有人说江母试图道德绑架借用媒体和舆论强行逼迫郁知意去和患病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配骨髓的,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场误会,江母是因为并不知道郁知意应去配型所以才这样大闹片场,但也有黑粉有不一样的说法,认为郁知意的话未必是真的,可能郁知意真的没有去配型过,江家之所以咬定了这样的说法,无非就是因为得罪不起霍家。

    甚至还有黑粉猜测,郁知意母女关系不好,甚至非常恶劣,才会有这么一出。

    当然,还有不乏说郁知意所谓的配过型的书法是撒谎,否则江家不会闹成这样,说什么郁知意见死不救,因为母亲和父亲离婚就对母亲的另一个孩子的生死不顾之类的屁话。

    总之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但郁知意的粉丝们都相信郁知意的话,并认为江母的行为以及她在片场外说的那些堪称脑残的话,就是在逼郁知意、在诋毁郁知意,这当然引起了郁知意的粉丝们的愤怒。

    各种讨伐的声音都在。

    可郁知意不希望因为网友的谈论而将事情扩大化,所以,她的粉丝们言论也相对克制一些,大意都在表达,无论如何都会相信郁知意并鼓励她之类的话。

    但是,还有一部分人,关注的则是郁知意的母亲,竟然是江氏药业的董事长的夫人这件事。

    郁知意无心去看网上的消息,网上众说纷纭再多,那无非是那几句话而已,她跟苏清的关系不好,这是事实,没什么需要掩藏的,全世界这么多对母女关系不好,她也不见得多特殊,至于骨髓配型的事情,更不需要怎么解释,即便她解释了,也还是会有些键盘侠或者杠精来诋毁她。

    现在,这些东西对她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也打击不到她。

    只是想起今天江母的行为,她不得不摇头感叹了一句,“我只是没有想到,江老夫人那样的人,竟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

    像泼妇骂街一样,毫无风度,也毫无教养。

    “一个蠢货罢了。”霍纪寒哂一声,“知知,你当时应该离开,万一她对你做什么事情怎么办?”

    郁知意摇了摇头,笑道:“她还能把我怎么样?我离开当然也可以,可我不想让她在外面疯咬,何况,有些事情,我站出来说,总比躲在后面说要好解决很多是不是?”

    霍纪寒沉默不语。

    “好了。”郁知意摇了摇霍纪寒的手,想起刚才的事情,她道:“不知道江家接下来会做什么事情。”

    “一切有我。”霍纪寒将郁知意揽入怀中,眼眸微眯。

    江家这次太过了。

    说江老太太愚蠢也好,拎不清也好,或者脑水进水了也罢,一个稍稍有点脑袋的人,大概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郁知意没有任何背景还能说她欺负人,可现在天底下还有谁不知道,郁知意是霍纪寒的妻子,在她的背后,是整个霍家。

    这么做,无疑是让江家和霍家彻底敌对起来。

    *

    江家。

    江庄一路愤怒地将江母带了回来。

    回到了家里之后,江庄的脸色难看得可怕,看江母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仇人一样,“妈,你今天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你怎么会去郁知意的片场,你做这件事,怎么没有跟我说过?”

    江母依旧理直气壮,“我做什么,还不是为了小宝,郁知意既然不肯来给小宝配型,我就逼她来,她要是不来,我就让媒体去报道她,我看她以后在怎么在人前立足。”

    如果前面的这人,不是自己的母亲,江庄这个时候,大概已经要动手打人了。

    他气极反笑,前面这人,是自己的母亲,他不能打,尽量克制着怒火道:“是谁告诉你,能这样逼郁知意?啊?你是蠢么?你知不知,你已经得罪霍家了,江家得罪霍家了!郁知意是霍纪寒的老婆啊!你要是蠢,能不能别说话,我都说了这件事交给我解决,我们自己解决,现在好了,不仅解决不了,还得罪霍家了,江氏以后还怎么跟霍氏合作!”

    江母被江庄的吼声惊得一愣一愣的,那双浑浊的双眼,先是震惊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骂自己,而后心里的怒火就腾腾腾地往上冒。

    苏清这时候开口道,“而且,妈,知意已经自己去配型过了,配型不成功。”

    “你怎么知道?”江母首先把怒火撒向了苏清。

    “她自己给我们送来了一份报告。”

    “她送来的你们就信了?”江母怒气腾腾地看着江庄和苏清,“万一她不想来,弄一份假的报告来给你们,你们也信?她之前怎么都劝不动,怎么可能去给小宝配型,这不明摆着不想来,所以来给你们弄了这么一份假的报告过来么?”

    苏清被江母一句话说得大愣。

    江庄却已经忍无可忍,“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江母被儿子这么吼着,脾气早上来了,声音比江庄还更大:“我辛辛苦苦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江家,为了小宝,我是你妈,你还敢吼我!得罪霍家又怎么了,我们江家就算不在国内,照样能回澳洲做得风生水起,霍家的手还能伸得这么远?”

    苏清大气不敢出,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母。

    江庄则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江母。

    ------题外话------

    我以为我能写到我计划中的情节,然而……并不(╥﹏╥)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