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0 无赖至此
余生和你都很甜 180 无赖至此
    最后,自然是六人去找了个餐厅吃饭。

    不在学校附近,是市内一家名气比较高的餐厅,但是距离学校也不算特别远,各自开车过去。

    郁知意和谭晓都是成双成对,莫语坐在陆邵珩的车里,忽然说:“她们四个都是成双成对的,我们两算怎么回事?”

    陆医生面不改色:“蹭吃的而已,想那么多做什么,合着你还不去了?”

    “去去去去,当然去了。”

    陆邵珩摇头失笑。

    莫语想起刚才在班里被人问起陆邵珩的事儿,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在医院见到陆邵珩的时候,他跟霍纪寒说的那一段“豪言壮语”,抿唇笑了一声。

    陆邵珩莫名其妙:“笑什么?”

    莫语转头问:“唉,我问你,你觉得我们班女生怎么样?”

    “干嘛?”陆邵珩沉默了一瞬,警惕地瞥了一眼对方。

    莫语微笑,“你就说嘛,你觉得怎么样。”

    “不知道,没注意看,你们班女生我就认识两个人,你和郁知意,郁知意就不用说了,至于你……”

    陆邵瞥了一眼莫语,“小屁孩一个。”

    莫语忍无可忍,鉴于对方在开车,不能打人,闭了闭眼,转过头,不想跟陆邵珩说话。

    陆邵珩根本不当一回事,知道这句话又触了莫语的逆鳞,这些年她住在陆家,他每次这么说,莫语都能气个半天,笑问:“怎么,生气了?”

    莫语继续不说话。

    “行了行了,别生气了好吧,你不是小孩儿,你是娱乐圈金牌小助理,将来还是名声大振,脚一跺,娱乐圈都要抖三抖的金牌经纪人行吧?”

    把人惹毛的次数太多,陆医生已经深谙如何给容易炸毛的某只顺毛,这种话张口就来。

    莫语还真就吃这一套。

    莫语忍了忍,终是没有忍住,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陆邵珩就知道对方没生气了。

    这段时间相处,这种情况实在太多了,多得数不清,陆邵珩有时候觉得也挺有趣的,莫语虽然闹渣渣了一些,至少生活多了许多乐趣。

    陆邵珩继续道:“所以啊,以后少给打给我介绍女孩子这种主意。”

    莫语撇了撇嘴,“我这不是见你一大把年纪了……”

    “嗯?”陆邵珩眯眼,语气危险,“你说什么?”

    莫语打哈哈,“啊我的意思是说陆医生的个人魅力那得多高啊,高百尺啊!怎么能没有女朋友呢?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太不符合了!”

    陆邵珩:“……”

    行吧!

    莫语好奇地问:“话说陆邵珩,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

    “问这个做什么?”

    “说说呗,反正车上无聊,不说话会闷死的。”

    “呵!”陆邵珩瞥了对方一眼,“不知道,没想过,和眼缘就行。”

    “一般说这种话的,都是条件超级高的好吧,什么合眼缘,没有要求的就是最高的要求!”

    陆邵珩:“懂的还挺多。”

    莫语撇嘴,长叹了一口气,“没救了,怪不得莫爷爷那么担心你的人生大事。”

    陆邵珩无语,笑问,“那也是我外国担心的事,你瞎凑什么热闹,既然你说我要求高,那你呢?”

    说起这个,莫语就兴奋了,“那必须有时影帝霍总裁的颜!有我徐羽大本命的声音!有严佑弟弟的可爱!有阿木的才华与不羁!”

    陆邵珩:“……行吧。”

    他觉得跟莫语聊这个天,有些不自在,果断地打住了话题,看路,“往那边走?”

    “前面左拐弯,跟他们走就行了。”

    “唉你知道徐羽么,知道严佑弟弟么?”

    莫语说起自己的偶像,两眼都放光了,想跟对方安利。

    陆邵珩瞥了一眼地方,抬起另一只握着方向盘的手将莫语朝向自己的脸扭向前方,让那双发亮的眼睛远离自己的视线,“不知道,没兴趣。”

    莫语大概也觉得跟陆邵珩这种老古板说这个话题也说不上来,不满地叹了一口气,继续瘫在椅子上。

    再有一个红绿灯,车子就到餐厅了。

    车上忽然安静了下来,陆邵珩不太适应这样的氛围,他和莫语在一块,对方总是闹渣渣的,这会儿突然安安分分了,这种感觉太奇怪,让他觉得心里怪不舒服的。

    等红绿灯的间隙,陆邵珩转头看莫语,“你怎么了?”

    “干嘛?”

    陆邵珩一噎,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没话说,“你这样安静,让我有些为难啊。”

    “陆医生,你一会儿嫌我吵一会儿嫌我安静,你也让我很为难啊。”

    陆邵珩:“……”

    还好餐厅也快到了,就算没话说也正常。

    几人便一同进去之后,餐桌上,几位男士的话都不多,尤其是霍纪寒,从进来开始,偶尔跟陆邵珩说两句话之外,便没怎么开口说话,从上菜之后,全程便一直在照顾郁知意吃吃吃。

    白皓宇跟两人的交情也不算厚,但男人之间要想说起话题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今天的主场,是在座的三位女士。

    太久没见面,女孩子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谭晓眼尖地看到莫语在说话的时候,眼睛瞥到哪道菜,下一刻,坐在旁边的陆邵珩就把桌上的转盘转一圈,送到了莫语的面前。

    她这段时间听莫语在微信群里说了不少在陆家生活的事情,这会儿忍不住调侃两人:“唉莫小语,话说,你都还没有跟我们好好介绍一下这位陆医生呢,我跟我们家大白,知意跟她老公,你带上的这位陆医生,是什么人啊?”

    一听就是调侃的话。

    郁知意抿唇无声笑,其实她也很好奇这两人,目前是什么关系,毕竟看起来,相处还挺融洽的。

    不得不说,她这个局外人,觉得陆妈妈的目的,非常不单纯。

    陆邵珩拿着茶杯在喝茶,此刻只瞥了一眼双眼冒着八卦星星的谭晓一眼,然后看了一下莫语。扬眉。

    莫语轻咳一声,为好友的八卦感到无语,“什么啊,乱说什么呢,陆医生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谭晓无辜:“我不知道啊。”

    莫语伸手去拍了一下对方的手背,“再说啊,再说我打你啊!”

    谭晓哈哈大笑,“陆医生我跟你说,我们家小语,那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的小可爱一枚,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哦。”

    陆邵珩微微一笑:“谭小姐,你想多了。”

    莫语胡乱地瞄了一眼陆邵珩,气得去打谭晓。

    谭晓往白皓宇身边躲,白皓宇不得不腾出手来接住谭晓,“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莫语见此,立刻把火力挪到谭晓的身上,“白大少,话说我们家知意都已经扯证结婚了,你什么时候把晓晓这疯婆子娶回去,别让她再出来祸害人。”

    “急什么!”谭晓立刻道,“你休想转移话题。”

    莫语还就明目张胆地转移话题了,“这可是人生大事好吧!白大少,莫非你不想把我们晓晓娶回家?”

    这口锅白皓宇不接,微微一笑,“总之我一切都准备好了,这就得看晓晓什么时候答应了。”

    “哦豁……”此话一出,,桌上传来莫语和郁知意调侃的声音。

    “谁要嫁给你!”谭晓转回身,嗔了一句。

    白皓宇扬眉笑,“我嫁你也行啊。”

    “哇哦……”

    向来大方的谭晓也有些害羞了,瞪了白皓宇一眼,莫语开始火上浇油,“要不现在求婚啊,我们都给你做见证嘛。”

    “莫小语!”

    白皓宇说:“现在也不是不可以……”

    谭晓立刻道:“打住!你要是敢现在就求婚,我绝对让你好看!莫小语你死定了!”

    “噗噗噗噗噗!”莫语扮鬼脸。

    陆邵珩在旁边看着,摇头失笑。

    白皓宇对莫语道,“莫小姐,你可千万不能陷我于不义啊。”

    而后又对谭晓说,“现在求婚当然可以,不过,求婚当然要好好准备,放心,绝不会这么随便。”

    谭晓转身去瞪白皓宇。

    莫语总算把火力从自己身上转移走了,得意地扬眉笑。

    霍纪寒原本一直在照顾郁知意吃东西,听到求婚这两个字,眸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陆邵珩适时地跟对方扬了扬眉,意思不言而喻,颇有一种“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好像没有求过婚就把人拉去登机结婚了”的调侃,以及当初被强烈秀恩爱的报复。

    霍二少眼眸低敛,唇角却轻轻抿起了。

    求婚……他规划了很久了,这种仪式怎么可能没有,不过,他还没有规划出最完好的仪式,在他心里,如果不是最好的,就配不上知知。

    但是他一定会在结婚之前完成这件事。

    谭晓羞极,转移火力,看郁知意和霍纪寒,“知意,话说你们什么时候才办婚礼啊?”

    郁知意愣了一下,没想到话题会飞到自己身上,和霍纪寒对视了一眼,笑了笑说:“今年肯定办不成了,明年吧,看我们两的时间安排。”

    莫语和谭晓立刻兴奋:“我要做伴娘!”

    郁知意失笑,“当然,你们两个都要。”

    一顿饭吃得也算是愉快,一个午餐差不多吃了一个小时。

    不想,从餐厅出来时,却看到白皓宇的妹妹白心。

    白心应该是与人一起过来吃午饭,见到白皓宇一帮人从餐厅的另一边走出来,先是意外了一下,而后与朋友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独自往白皓宇这边走过来,与一帮人打招呼:“哥,谭小姐。”

    白心其实和谭晓没有多少交集,也就曾经和白母跟谭晓吃过一次饭而已,说不上多少热情。

    何况,她打心里也看不起谭晓这样的身家,也认为以白皓宇的花心程度,和谭晓走不到最后,更遑论平时的交往了,

    谭晓自然也知道白心的心思,也没什么热络地点了点头。

    这位贵族圈里的名媛,其实在她心里,也不过如此嘛,甚至,还从白皓宇那儿知道了一些这位大小姐对好友的男人的心思,更加对白心没有什么好感了。

    比起气质,她当然比不上知意,比起人品,更没有可比性,也不知道她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手里握着的白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呵呵!

    这会儿见到白心走过来,谭晓对郁知意扬了扬眉,眼神的交流已经表达一切。

    郁知意不在意地笑了笑。

    白皓宇不见多少热络,“来这边吃饭?”

    白心点头,而后看向走在谭晓后边一步的郁知意和霍纪寒,含笑走上去打招呼,“霍总,郁小姐,没想到也会在这里见到两位。”

    郁知意则客气礼貌地笑了笑,霍纪寒则轻轻颔首。

    白心看了一下两人,而后转头看白皓宇,笑容依旧大方得体:“哥,没想到你会和霍总一起来吃饭。”

    “你又不是不知道晓晓的朋友是谁,我陪晓晓过来吃顿饭。”

    白心点头,“说得也是,我差点忘了谭小姐和郁小姐是好朋友。”

    白皓宇耸了耸肩,自然知道白心往这这儿来的目的是什么,她啊,对霍纪寒还是没有死心,即便人家现在已经是有妇之夫了。

    他这位妹妹,也是很无语了。

    白皓宇说:“没事我们走了。”

    白心点头,目光再次看向霍纪寒,露出一个大方的笑。

    可惜,霍纪寒目不斜视,跟在郁知意的身边出门了,倒是郁知意看了一眼对方,眼里意味不明。

    直到莫语从白心身边走过,问候了对方一句:“白小姐,麻烦让让。”

    白心才收回了目光,抱歉地笑了笑,再抬头,却发现莫语的身边,站着一个陆邵珩。

    白心意外了一下,目光在陆邵珩和莫语的身上逡巡了一下。

    陆邵珩也出现在这里?

    陆邵珩颔首示意,带着莫语离开。

    最后只剩下白心,站在原地,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

    第三天上午,医生通知郁知意,HLA分析的结果已经出来。

    郁知意和霍纪寒再次前往医院,结果是配型并不成功。

    医生解释:“能进行移植手术的前提是HLA数据至少是半相合的,现在经过分析之后,郁小姐您与患者之间,只有百分之四十的相合率。”

    郁知意看着手里看也看不懂的分析报告,点了点头,心里没有遗憾也没有惋惜。

    “谢谢你医生,我以为相合的概率会比较高。”

    “事实上,医学上说的相合概率高,只在直系的兄弟姐妹之间,如果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话,也只是比陌生人的概率高一点,实际上依旧很低。”

    郁知意若有所思,“我明白了。”

    带着配型结果的报告,郁知意和霍纪寒离开了医院。

    当然,霍纪寒也松了一口气。

    郁知意倒没什么情绪,她能做的,也都做了,也只能做到这一点而已,这不是人力可以控制,不能就是不行,她心里坦然,但见霍纪寒的心情如此好,忍不住笑问一句,“你看起来这么开心?”

    霍纪寒毫不掩饰地说,“知知,这是我希望的结果。”

    郁知意失笑,顿了顿脚步,伸手去抱了一下霍纪寒.

    霍纪寒不明所以,“知知,怎么了?”

    “没什么,霍纪寒,谢谢你。”

    谢谢你,包容我的一切。

    霍纪寒沉默了一下,抬手轻轻环住郁知意。

    “知知,你会遗憾么?”

    “我没什么遗憾的。”郁知意抬头,看着霍纪寒的双眸,唇边划过一抹笑意:“这不是义务和责任,没有什么需要遗憾可惜的地方,我能做的,已经做完了,我可以去做配型,但我不负担任何生命。”

    她唯一想负担的,只有霍纪寒一个人。

    霍纪寒低头看着郁知意,似乎能从她认真的眼眸中读懂了她的话,唇边升起一抹笑意,“好……”

    郁知意去做配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在她看来,如果配型失败,江家的人以后也没有理由再找上门来。

    她阻止不了这些,也不希望苏清因为这件事,找上门来,或者再惊动爸爸,甚至奶奶。

    奶奶老了,受不了苏清再次出现的刺激。

    但她没有想到,还是出事了。

    *

    四月底,宫苑的戏份杀青。

    剧组计划让演员休息一周左右,便启程前去西北,拍摄最后一个场景,同时也是最辛苦的场景的戏份。毕竟要在西北的沙漠之地,五六月的天气,白天气温高,晚上气温低的地方,没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也不好拍摄,所以剧组干脆让大家休息一周,做好心理准备再飞去西北。

    宫苑杀青的这天,是开放媒体采访的,所以郁知意也去现场了。

    但她万万也想不到,就在杀青的这天,就出事了。

    戏下午就杀青了,留给媒体的采访时间也不多,只有一个小时,但因为有些照片要放出去,没有戏份只是来参加采访的郁知意也不得不换换上戏装。

    等媒体采访结束之后,还有大部分围在剧组外面的粉丝,当然少部分粉丝是可以进剧组来探望,粉丝很多,有郁知意的,有时梵的,也有韩沥,一时很热闹。

    在场的记者,有的出去了,有的还留在现场想要捕捉一些画面回去准备稿子。

    但是,就在剧组内部还其乐融融的时候,郁知意的保镖,脸色严肃地从外面进来,在郁知意的耳边匆匆说了几句话,郁知意一听,脸色就变了。

    “现在还在?”

    “还在。”保镖点头,“人太多,她自己还带了媒体过来,我们刚要阻拦,她就大喊我们想要打人,媒体就冲上来了,今天来了不少媒体,现在都在听她胡扯,阻止不了,郁小姐,您先离开,已经通知二少。”

    郁知意听着,脸色略沉。

    此刻,片场外,热闹不已。

    今天因为盛世剧组的宫苑杀青而来剧组的媒体们,此刻全都在围着江母,话筒围了一圈,手里的摄像机也全都对准了她,一通乱拍。

    江母被围在媒体的中心,表情痛恨、遗憾、焦急,“我一大把年纪了,也确实觉得这样做不好,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请媒体朋友们帮忙,我家孙子是郁知意同母异父的弟弟,患有多发性骨髓瘤,需要骨髓移植,最佳手术期只剩下半年了,医生说,兄弟姐妹之间的配型成功率会更高,我们这才找上了知意,可是,她因为跟她妈妈的关系不好,就一口拒绝了我们,说绝对不可能去给我孙子配型,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想让媒体们来帮帮忙……”

    江母站在媒体的中间,说得声情并茂,对孙子生病的担心,对郁知意拒绝配型的无助和谴责。

    媒体们没有料到,今天出来,竟然还能碰上这样的大料。

    要知道,郁知意的消息,可是被保护得非常完美的,霍纪寒就像买通了所有搜索引擎一样,将郁知意的过往都屏蔽了,无论他们怎么查,都查不到,知道的也只有郁知意自己愿意放出来的东西而已。

    如今乍然听到同母异父、母女不合这样的料,瞬间就兴奋了,郁知意的背后,究竟是什么,竟然让霍家二少宝贝自此,一直以来也是媒体们想不通的地方,而郁知意在圈里的口碑也太好,演技好,人品好,几乎没有什么黑料,连老艺术家们称赞不绝,媒体们对于这样近乎完美,还如此幸运的人有着本能的怀疑,如今,还有这位老太太口中所言的冷硬无情的拒绝的话。

    他们只会兴奋。

    郁知意没有听保镖的话离开。

    她是不能离开的,江母会这样出现在这里,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江母这样的人,竟然会做出这样无赖的事情,已经刷新了她的认知。

    果不其然,她一出现,随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郁知意出来了”,刚才还对她非常友好的媒体,便全部调转枪头,往她这边冲了上来。

    郁知意的保安,立刻拦住了媒体。

    但是,摄像头还是不断地对着郁知意拍摄,话筒也隔着保安和郁知意的黑衣保镖递向郁知意。

    “郁小姐,这位老夫人说的是真的么?”

    “您是否真的有一位同母异父的弟弟?”

    “您的弟弟是否真的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而你拒绝配合治疗?”

    “您和您母亲的关系,是否真如这位老夫人说的一般恶劣?”

    “您的母亲,是否就是江氏药业董事长的夫人?”

    “这位老夫人和您是什么关系?”

    ……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