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老婆你命中缺我 >>【79】只想你过来陪陪我
老婆你命中缺我 【79】只想你过来陪陪我
    监控室里,庄烙荀一遍又一遍的放着绑匪的那段话。

    季小彩把经过详尽的说给了他们听,还把季盛香打电话的事也一并说了。

    最后庄烙荀把手机递给了其中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周局,有劳了。”

    周局接过手机,也连续放了好几遍。听过之后,他沉着脸道:“洛荀,要不这样,都跟我去局里,要怎么做,我们好好部署一下。”

    之所以他们还留在医院里,主要是季川明是从医院失踪的,他们想多寻找一些线索。有重大嫌疑的那辆白色套牌车,通过天网追查,最后找是找到了,但车上没人,明显是被人丢弃了。

    眼下绑匪已经打来电话,也说出了目的,他们现在留在医院似乎也没什么用,去警局反而更有利,毕竟需要技术手段的地方很多,再加上必要时需要人力,这些对于眼下处于被动中的他们来说,是最迫切的。

    于是,没多久,他们带着仅有的一些线索到了警局。

    不过去的时候他们没坐警车,而是自己开车去的。

    出了这种事,每个人心里都压抑着担忧,特别是季小彩,出奇的沉默。白阙凌开着车还不忘给邱秋使眼色,邱秋纠结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出声:“小彩,我相信季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个时候最是考验耐心,不管怎样你都要稳住,千万别自乱阵脚。”

    季小彩咬着唇点了点头,也算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别说邱秋和白阙凌担心她的状态,庄烙荀一颗心都落在她身上,从上车后就将她紧紧搂着,生怕她会受不了打击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出来。

    对他们的担心,季小彩都看在眼中,只是她实在提不起心情说话。

    “在想什么?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庄烙荀忍无可忍的开口。平日里他才是话最少的那一个,可没有哪一次像此刻这样,他很想与她多说话。

    “我……”季小彩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他,又看了看前排的白阙凌和邱秋,从他们神色中,她看到了他们的紧张和不安,“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只是在想,绑架我爷爷的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这么清楚我的情况,又为什么要对我爷爷下手?”

    邱秋脱口道:“说不定对方是冲庄总去的,要不然怎么一开口就是一亿?”

    虽然这话有些针对自己,但庄烙荀却出奇的没生气,反而抿紧薄唇沉默。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他混迹商圈,在利益中与他有过节的人不少。但凡有人稍加调查,就会发现他现在有了软肋,眼下通过他的软肋来威胁他,这不失为一个打击他的手段。

    季小彩摇头:“我觉得对方就是冲我来的,直觉告诉我,对方很恨我。”

    虽说女人拿直觉说事有些不切实际,讲白了还有些可笑,可其他三人听了以后都不约而同的沉了脸。

    现在,他们完全处于被动中,哪怕就是一点捕风捉影的念头都是线索。

    白阙凌突然猛打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

    他转身,目光凌厉看向庄烙荀:“这件事,少不了医院的人掺和。而季爷爷身边的医护人员都是你派人挑选的,换句话说,这些人当中就有参与者。能买通这些人,对方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至少不缺财力和手段。如果真如小彩说的那样,对方是冲她去的,那跟小彩有过节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庄烙荀敛紧眸子,突然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哥?”电话里,庄益霓显得很意外,还有些受宠若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哪?”庄烙荀直接问道。

    “我在义宁呀,昨天去医院看了嫂子以后就到义宁了,本来我是想直接回家的,不过我遇到一个同学,我们好多年没见面了,他邀请我在义宁多玩两天。我跟我妈说了,她也同意了。”庄益霓温柔的嗓音传来。

    庄烙荀开的免提,车里的他们都能听到。

    “吴滟芹呢?她没跟你在一起吗?”

    “表姐啊?她前天就到义宁了,你给了她那么大的难堪,她哪好意思再在胥宁待下去?呃,哥,我不是说你不对,我的意思是表姐还是知趣的,她知道你心里只有嫂子,所以不敢再打扰你。哦对了,我今天上午还去酒店找过她,我看她精神还挺不错的,想必她应该是看开了吧。”

    “她在哪家酒店?”

    “滨江路麗枫酒店。”

    “你现在在哪?”

    “我跟朋友在外面喝下午茶。”

    “我现在在红牌区派出所,你马上过来。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就你一个人过来。”

    “哥,出什么事了吗?”

    “你过来就知道了。”

    没有任何解释,庄烙荀挂了电话。

    他和庄益霓这番对话虽然透露的消息不多,但季小彩他们都不傻,自然能分析出其中的用意。

    邱秋给白阙凌递了个眼神,试图从他那里得到证实。

    白阙凌一眼就看穿她在想什么,很直白的说道:“季爷爷所住的医院,庒氏集团也有入股。如果吴滟芹仗着庄少的继母撑腰而在医院里搞些动作,也不是什么难事。她对庄少一直爱慕有加,那天你们又集体给了她难堪,以她那骄纵又没有自知之明的德性,她对季爷爷下手也是极有可能的。”

    他说话的同时也不忘看庄烙荀的反应。

    庄烙荀剜了他一眼,接着把季小彩搂得更紧,好像生怕季小彩会怀疑什么似的。

    邱秋听明白了,但也有些不解:“如果真是吴滟芹做的,那她喊一亿是什么意思?她真恨小彩的话,可以利用季爷爷伤害小彩,比如叫小彩自残什么的,可她摆明是要钱,难道她缺钱吗?”

    庄烙荀沉声回道:“她没你们想得那么富有。庄益霓母亲那边早十年前是有些家底,不过何家那些兄弟姐妹不争气,何家早就江河日下,不说负债累累,但也没什么家底了。”

    “哦。”邱秋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但一时间也不能判定这一场绑架勒索案是不是吴滟芹所为,每个人的心情还是很揪心和沉重。

    半个小时后——

    庄益霓到了警局与他们碰了面。

    见庄烙荀还是那么冷漠对她,季小彩暗中给他使眼色,并由她和庄益霓聊了起来。

    “益霓,我们请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嫂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庄益霓是一脸的好奇,不明白他们怎么会突然来义宁,而且还跑到警局来了。

    “是出了事……”

    “问这么做什么,你嫂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许敷衍!”庄烙荀冷声打断了季小彩的解释。

    “哦。”庄益霓紧张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朝季小彩问道,“嫂子,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季小彩也看了庄烙荀一眼,别说庄益霓怕他,就她都有些害怕他这副冷肃的神色。

    抿了抿红唇,她对庄益霓问道:“你说你今天见过吴滟芹,那她今天有什么反常的情况吗?”

    庄益霓不明白她怎么会问这种问题,但在庄烙荀冷脸威压下她又不敢多问,只能老老实实的回道:“表姐她一直都那样,我也看不出来她反常不反常。”

    季小彩皱了皱眉:“那你能把今天去见她的经过说一说吗?”

    庄益霓想了想,说道:“昨天我到义宁后给表姐打电话,我以为她回家了,没想到她也在义宁。今天早上我和朋友去酒店找她,想带她一起出去玩,不过她说她在义宁还有别事,没空陪我们。我看她心情还不错,也就没勉强她。”

    “那你知道她在义宁做什么事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见她对季小彩的问话摇头,庄烙荀沉着脸问道:“她平时不是总缠着你吗,这次不跟你玩,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庄益霓紧张的回道:“哥,不是我不好奇,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跟她玩的。这次我主动找她,都是因为那天晚上她突然跑了,我有些担心她而已。还有,我也想趁机劝劝她,让她别再把心思花在你身上……”说到这,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季小彩,见季小彩也没什么不满的情绪,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突然想起什么,又主动对庄烙荀说道:“哥,你要是不说她反常,我还真发现不了。其实想想,表姐她今天还真有些不对劲儿的。我跟她见面那会儿,她电话没停过,但她每次接起电话都告诉对方现在不方便,还一个劲儿的催我们离开。我以为是我朋友在场的原因,所以也没多问,然后就带着我朋友离开了。”

    听到这,庄烙荀他们四人脸色都一致的变了。

    庄益霓看着他们的反应,紧张又不安的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季小彩道:“我爷爷在医院被人绑架了,绑匪要我准备一亿赎金。”

    “什么?有这种事?”庄益霓美目瞪大。很快,她反应过来眼下的情况,不敢置信的惊呼,“你们怀疑是我表姐做的?这怎么可能?我表姐怎么会做这种事?”

    “我们也没说是她做的。”白阙凌忍不住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为了洗脱她的嫌疑,我们想请二小姐帮个忙,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庄益霓可不是那种空有美貌的花瓶,听完他的话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你们是想让我去表姐那边打探情况?”

    庄烙荀眼眸微眯:“你不想去?”

    庄益霓为难的看着他:“哥,不是我不想去,是我觉得表姐再任性,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白少没把话讲清楚吗?难道你不想为她洗脱嫌疑?”

    “我……”

    “你如果不想去,那就不要去了!”庄烙荀凌厉的眸光直射着她,冰冷的嗓音也代表着他动了怒,“既然你这么信任她,那你就祈祷她最好与绑架案无关,若是让我们查出是她做的,你也别想好过!”

    他这话等于是把庄益霓当成了共犯,吓得庄益霓脸色瞬间惨白。

    她激动的上前抓住庄烙荀的手腕:“哥,你可别误会啊,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我答应你,我现在就去找表姐,我会把她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

    庄烙荀阴沉着脸,突然不说话了。

    庄益霓脑子也灵活,赶紧拿出手机给吴滟芹打电话。

    可连着拨打了两遍都无人接听,她不死心,又接着打,直到第五次拨打过去,吴滟芹的声音才从电话里传来。

    “益霓,什么事啊?”

    “表姐,我、我遭小偷盗了!”庄益霓机智的编造起来,“除了手机外,我包里的东西都不见了,我现在在派出所报案,你能不能过来陪我。”

    “可我现在走不开……”

    “表姐,我现在要补办证件,可他们只要现金,我实在拿不出来,你给我带点现金过来行吗?”

    “这……”

    “表姐,我真的很急,你不帮我就没人帮我了。”庄益霓带上了一丝哭腔。

    “那我叫人给你送现金过来?”

    “表姐,我现在很没安全感,只想你过来陪陪我。”

    ------题外话------

    后面几天赶大结局,要请假几天哦。(#^.^#)

    推荐好友新文:《见我夫人不容易》/漪兰甘棠

    (灵魂对穿,男女主身心干净,1v1)

    他明明是城中矜贵,却被人唤作疤面罗刹,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眉骨上的血痕是他最肆意的证明。

    她是影坛第一个双料影后,耀眼如明珠,同时也是丑闻缠身的“渣女”,在最辉煌的岁月里,沦为片场的三流替身。

    豪华轿车内火光四射,冲天的烈焰中,一道再醒目不过的疤痕落入时优的眼中,悲剧的宿命正式逆转!

    席家家宴,过气影后时优赫然出现在场,纤纤素手指向一旁几欲逃跑的大少爷,冷笑着说:“我要的就是你!”

    恶人配悍妇,本是令人拍手称快,但渐渐地,恶人变仙人,悍妇变贵女。

    只有时优和那男人知道,她和那位席大少,居然交换了身体。

    不过也好,利用下这个男人的身体,好完成她的“复仇”大计。

    殊不知,利用这回事,还真不能这么快下定论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