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无垠 >>第十五章 因缘弟子
无垠 第十五章 因缘弟子
    等到王无垠反应过来,他已经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是一个奇怪的房间,房间的四周,都是一圈柔和的白光,很舒适,也很温暖,犹如在阳光照耀的云团之中,王无垠整个人就漂在空中,身体可以活动,但却只能停留在原地。

    在他的前面,有一张高高的桌子,一个穿着穿着黑色长袍,头发胡须一片雪白,双眼像星空一样深邃明亮的老者,就坐在那张桌子的后面的一个巨大的椅子上,用好奇的目光看着王无垠,在那个老者的身边,有几个皮球大小的金属球在飘来飘去,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我想想……“那个老者的目光盯在王无垠身上,先开了口,声音中正醇厚,带着威严,听在王无垠的耳中,居然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心中杂念顿消,“万劫仙宗好像已经整整七万六千多年没有招收因缘弟子了,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

    “啊,因缘弟子,什么因缘弟子?”王无垠感觉对方似乎没有恶意,也就沉着的大着胆子问道。

    “是按照万劫仙宗的规矩,像你这种情况,修为没有超过筑基期,因为意外闯入到万劫仙宗的入门试炼而完成入门试炼的人,也算是万劫仙宗的弟子,你这弟子的身份因缘而成,所以叫做因缘弟子!“

    “所以,我现在是万劫仙宗的弟子了?”王无垠瞪大了眼睛。

    “不错!”老者点了点头。

    “前辈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风长老!”

    “风长老,这里……这里是哪里?”王无垠转头看了看四周,主动开口问道。

    “这里是万劫仙宗的宗门所在地,千星秘境!”风长老的目光终于从手上的材料上转移开来,看向王无垠,“你叫什么名字,来自那颗星球?”

    “厄,我叫王无垠,来自地球……”

    自己在干掉一个外星人后成了一个外星人宗门的弟子?

    这是个冷笑话,王无垠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嘴角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笑出来。

    “地球,这个名称可不是银河系中标准的有生命星球的命名法则……”坐在高出的风长老审视着王无垠。

    “我们地球上的人都这么称呼我们所在的星球!”

    “你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么?“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经历的意外太多,我的知识结构让我无法解释现在的处境!”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们就看看你过去经历了什么吧!”风长老说着话,一挥手,她旁边飘在空中足球那么大的银白色的金属球就无声无息轻飘飘的飞到了王无垠的身边,在围绕着王无垠转了两圈之后,就在王无垠惊疑不定的目光之中,那个金属圆球发射出一个白色的光线,照到了王无垠的脑袋上。

    王无垠原本还有些惊惧,但奇怪的是,那道白光照在他的脑袋上,他只感觉头顶微微有点发热,像脑袋上顶着一个暖水袋一样,也不觉得有多难受,只是持续了十多秒的时间,那道照着他脑袋的白光就消失了。

    随后那个风长老伸手隔空点了一下飘在王无垠身边的那个金属球,刹那间,那个金属球开始发光,就在王无垠的身边,就在这个房间里,一个画面就出现在王无垠的面前。

    让王无垠惊讶的是,那个画面上出现的人,居然是他的父亲的面孔,出现在画面上的王无垠的父亲,非常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在王无垠的记忆之中还有一点模糊印象的灰色的旧夹克,画面之中的王卫国伏下身子,脸上带着一丝好奇与惊喜的表情,口中还说着话,“老婆,老婆,你看这眼睛,长得真像你……“,说着话,那个男人还拉起一只稚嫩的小说,在自己脸上摸了摸,一脸陶醉,“这孩子将来一定长得比我帅……“

    “你给他取个名字吧?“这个声音是王无垠母亲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嗯,就叫王无垠吧,希望他以后能有一番广阔的天地,自由自在……“

    这……这是自己小时候大脑之中的记忆……看着眼前的画面,王无垠惊呆了……

    但转眼之间,出现在王无垠面前的那画面就一变二,二变四,四边八,八变十六……

    眨眼的功夫,王无垠身边出现了成百上千的画面和窗口,而那些窗口里的画面,都是王无垠经历的所有过往。

    王无垠睁大了眼睛,也只能看清那无数窗口中的部分内容。

    ……

    他五六岁的时候和堂哥王振武到三叔家的院子里摘梨,王振武驾着他让他爬到了树上,他摘梨的时候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手摔了脱臼,哇哇大哭,然后他三叔就拿着扫帚,把他堂哥王振武在院子里打得鬼哭狼嚎……

    ……

    上小学的时候,他的同桌看到他歪歪扭扭写在作业本上的名字,救抢过他的作业本跑开,在教室里大叫“王无根……王无根……裤子里面没有根……“,他愤怒追上去,抢过自己的作业本,然后狠狠一拳打到了他同桌的鼻子上,最后和同桌在地上扭打起来,把同桌打哭了……

    ……

    那天,他还在学校,刚刚放学,就被他爸妈所在工厂的一辆车接走了,在医院里,他才知道他父母出了事,赶到了医院,他还是没有能看到自己的父亲最后一眼

    ……

    初中的时候,他暗恋着班上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扎着马尾,穿着蓝色连衣裙走过教室外窗户的样子,成了他心中最美的风景,那天放学,看到校外的一个小混混把那个女生拦住了,嘻嘻哈哈在调戏,他从路边找了一块砖头放在书包里,拎着书包冲了上去,一个打两个。

    那是他最勇敢的一次。

    在他和那两个小混混厮打着的时候,那个女生就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直接跑了。

    第二天到学校,王无垠鼻青脸肿,但却很开心,因为那个女生递给了他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有三个字“谢谢你……”

    初三毕业,那个女生的父亲带着女生离开了他所在的城市,王无垠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生,而且自始至终也没有告诉过那个女生他喜欢她。

    苦涩的初恋无疾而终。

    ……

    高一的时候,王无垠有一天晚上回家,在在街上遇到一个算命的长胡子老道士,那个老道士看到王无垠,就非要给王无垠算上一算,王无垠说他没钱,老道士说免费,在巨大的好奇心的驱使下,王无垠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写给了那个老道士。

    老道士拉着王无垠的手,看着王无垠写出的生辰八字,用一只朱砂笔在王无垠的手掌之中划动着,面色凝重,“年轻人,看你生辰八字与掌纹所示,你的命格是极其罕见的五火朝天之命,拥有此命格者,往往能绝处逢生,遇难成祥,一遇风云,就有化龙之机,前程难以限量,而且能生贵子,但有一点,此命格太过罕见,刑水克金,从命格上看,你这命格刑克妻子,任何女人,要做你的妻子,都必为你所克,横遭灾祸,命难长久,若不想害人,你最好洁身自好,切莫招惹情债……”

    王无垠当时听得哈哈大笑,毫不在意,“道长,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想克也克不了啊?”

    “你现在没有,不代表你将来没有,反正你记住就是了!”

    王无垠撇了撇嘴,“那按道长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我这命格还有解么?”

    “能与你这种命格互补的女子,必须是木火双耀的命格,此命格之人太难,太难,太难找,十亿人中,未必有一个,若真能遇到,你们都有大造化,你们的命数变化就不是我能看明白的了,只能看缘分和天意了……”道长摇了摇头。

    当时的王无垠,只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老骗子。

    ……

    高二下学期,他与他舅舅家决裂,离开舅舅家……

    ……

    买彩票中了大奖……

    ……

    加入少年班,带着张亚洲他们一起练气功……

    ……

    那无数的画面和过往,都是王无垠曾经的记忆和经历,那些画面之中的很多东西,王无垠有些还记得,但有些已经记不清了,或者完全忘了,但此刻那所有的一切却清晰的呈现在王无垠的面前。

    所有的画面最后又变成了一个,是王无垠和疯子比尔在索科特拉岛上较量的最后的场景,刺眼的白光……

    然后,全部的画面消失。

    接着就是他在山洞里遇到进军他们的情景……

    不知为什么,那些画面之中,完全没有了他在那个山洞之中得到宝珠的经历,所有与宝珠相关的信息和画面,全部消失,甚至连他之前“发短信”的画面也没有了。

    王无垠惊愕的看着自己“第二次”进山洞,在山洞里什么都没有的过了一夜,然后出来只有就遇到了直升机失事的画面……

    短短的时间里,王无垠就像是在这个房间里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一样,等到所有的画面消失,他的大脑才从那震撼的感觉之中清醒过来……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