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玄浑道章 >>第一百二十章 发动
玄浑道章 第一百二十章 发动
    隆隆震响声在荒原上一处地坑之中响起,两名晶玉巨人从地下仓皇跃出,往高空冲去,只是未曾飞出多远,就有两道如锤气光自地下飞出,两人顿在天空之中爆碎开来。

    田江自下方缓缓升起,悬停于空中。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道道遁光闪烁,十余名修士也是自下方一一飞腾上来,其中一名年轻修士抱拳道:“老师,下面的霜洲人已经清除干净了。”

    田江看着下面那些地坑,摇了摇头,道:“这些霜洲人真是如同老鼠,倒处都是。”

    那名弟子言道:“老师,我们已是检查过了,这应该是千里之内最后一个霜洲人营地了。”

    田江道:“出来一月,也该是回去向玄正复命了,陈寒他们怎么还不见?”

    那弟子道:“陈师弟正在收拾整理驻地留下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想来一会儿就该出来了。”

    田江嗯了一声,这么天来,他也是发现这些霜洲人哨所之间有时候是会互相联络的,由于他们清剿发动的很突然,还有一些未曾及时销毁的文字记录保存着,有时候往往能一下牵出好几个哨所。

    众人等有半刻后,一道遁光自里飞出,现出一名年轻修士来,上来一抱拳,拿出一个以心光包裹的东西,兴冲冲道:“老师,我发现了这个东西,我们冲进去的时候,他们还没来得及完全销毁。”

    田江看了看,眼瞳一凝,冷笑几声,伸手一拿,同样以心力裹好,收入了袖中,道:“我们回去。”

    张御此刻站在方台驻地的大台之上,看着各处呈送上来的报书和战果。

    经过一个多月的清剿,驻地周围基本肃清了霜洲人的眼线,并且这一次动作的范围很大,连南域也未曾放过。

    可以说,青阳上洲域外之地由南到西,几乎没有什么霜洲人的据点留下了。

    不过只要霜洲人继续往这里派遣人手,这些仍是可以重新建立起来的,毕竟相对广大的荒原来说,修士的人数太少,也不可能全部看顾的过来。

    但是他仅仅也只需要这一段空白时间便可,在这个时段之内,足够他完成一次突袭了。

    此刻又一名弟子步入进来,对他一揖,小心递上一个以心光包裹的物事,道:“玄正,这是田玄修方才送来的。”

    张御目光一转,这东西便落至案上,他示意那弟子下去,伸手一拂,那心光散去,显露出来的是一堆残破的文书。

    看去被火焚烧过,但是还有小半残留下来,依旧可以清晰看出原来的笔记痕迹,而从这些书信的纸张、格式乃至笔墨上来看,很明显是出自洲内。

    他眸光微闪,在他的眼中,那些尚还保存完整的焦纸开始“恢复”,上面陆陆续续显现出了一个个的残缺文字。

    凭着留下来的残句和词意之间联系,他很快推断出来这些书信是出自平州,而且是出某个负责后方物资调运的衙署。

    书信大部分都是同一格式的文书,记载的大多数都是物资调运和出入库的记录。

    这般看来,送出书信的人,应该是把衙署内的记录原封不动照样誊抄了一份,并将之交送给了霜洲人。

    因为霜洲人很大可能与泰博神怪有所勾结,所以这些东西被霜洲人得知,那么也就等于被泰博神怪知道了。

    他转下了念,执笔写了下一封书信,然后唤过来一名弟子,道:“你把书信送去平州检正司,你不用急着回来,等有结果出来再回来报与我知。”

    那弟子领命而去。

    不过仅是两日之后,这名弟子便就转回来了,同时还带回了一封平州检正司的回书。

    张御拿过来一看,书信上言,检正司调查下来,发现通敌之人是一名负责物资调运仓吏,这个人半年前被人用金钱收买,专门向外贩卖转运物库之中的各类公文。

    此人仗着自己有过目不忘之能,每次物资调运只是看上几眼,就能全数记下,而后回去复写出来,并且连句读都可一字不差,半年以来,已是卖出去了千余份文书了,现在这个人已是被缉拿起来,正在审讯调查之中。

    张御看完之后,就把书信放到了一边,他很清楚,能把消息送到域外,牵连之人肯定不止一个。

    内部应该还有更多霜洲人的眼线存在,不过这些自有检正司和洲内的专以负责此事的察阅司去负责处置,他不必再去多作理会。

    现在他的重点不在于青阳两府内部,而是霜洲。

    又是十余日过去后,两道遁光自西而来,落入方台道派之中,却是万明道人和温良二人折返回来,并言称已是将玄兵妥善安置在了霜洲附近。

    张御见一切已是准备妥当,决定不再等下去,当即下达谕令,把众修都是唤了过来,待人到齐,他便命人将一幅绘制好的舆图在琉璃壁上展开。

    他行至近前,扫了一眼上方特意用鲜红色泽标注出来的地点,道:“这一次突袭,密州武库、军营和泊舟天台是我们着重要摧毁的目标。

    根据温度道友和曹道友探查出来的情况来看,密州境内大致有泊舟天台二十六处,武库三座,军营十二个,分别位于不同的方向,彼此距离相隔较远,且每一处都有厚重壁垒用以防护,故是我们要分头击破。”

    这一次突袭主要针对的是军事要地,至于粮库、厂坊等地只是次要目标,倒不是这些地方不重要,而是他手中玄兵有限,只能有所取舍。

    而且这次主要目的,是为了迫使密州在短时间内无法再集结太多的力量再来进攻青阳,同时也是震慑整个霜洲,让其不敢再轻举妄动。

    等到北方关键的那场的战事一过,就算霜洲再聚集起力量反击,那威胁也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当然,这里也不排除霜洲遭受袭击后,会发动另一座州郡的力量进行报复。

    不过一州之力总比两州之力容易对付,现在先发制人,总比等到对方从容布置好再来强的多。

    此回张御准备一次调用百名中位修士,而且全部是从域外调选,域内修士他一个不用。

    以现在洲内的情况来看,洲内修士一旦转移至域外,那么极其容易走漏消息,而且现在还有修士在不断支持北方战事,也不适合调用。

    尽管两府给予的物资少缺了一半,可是支援北方的修士并没有减少,这是他与恽尘共同商量下来的结果。

    一件事归一件事,物资少缺,可以再另行设法,玄府毕竟在位在礼制之上,想给两府以压力,那总是有办法的,可在以后再一并算账,可若是抽调参与战事人手的回来,那么有理也将会变得没理了。

    大约用了半日时间,他把事情都是安排交代好后,就让众修下去准备,并争取在三日之内出发。

    只是众人陆续离去,他见温良还留在那里,他心下一转念,道:“温道友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温良抬袖一拱,道:“玄正,这一次我与万明道友埋下玄兵后,却是无意中发现了两条地下暗河,我怀疑密州主要的水源是来自于这里,如果我们也把这两条河纳入玄兵轰击范围之内,使之受到罡煞污秽,那说不定能对霜洲造成更大打击。”

    张御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可以考虑。”

    其实根据武泽的看法,霜洲人的体质已经发生了根本上改变,每一个霜洲人都能够直接暴露在罡煞之气弥漫的地界中。

    实际上此辈平日饮水和用食就充满了各种天夏人所排斥的“污秽”。

    霜洲人已经不能再当作纯粹人来看待,而完全是另一种生灵了,只是他们从天夏人蜕变而来的,故是天夏的一些东西还保留着罢了。

    他认为这么做或许能给霜洲带来一些麻烦,但作用不会太大,不过可以尝试一下。

    就在众修这边倾力准备的时候,霜洲这边还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本洲所在已然暴露了,更不知道张御正在谋划一次突袭。

    霜洲布置在荒原中的哨所和驻地被大量破坏,这令他们不但失去对域外修士动向的把握,也影响了他们与青阳上洲之间信息的交换。

    现在霜洲内部还在讨论是继续往荒原派遣人手,还是再次对域外修士发动一次规模足够大的进攻,双方各执一见,看去短时间没可能得出结果。

    而方台驻地这边,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高台内堂之中,张御将手中最后一份文书放下,将手中之笔搁在了一边,他一展衣袖,站了起来,往琉璃玉璧上的霜洲舆图凝视片刻,便自里走了出来。

    而此刻外间,众修已是等候在此,见他出来,都是肃容抬手一揖。

    张御在此站定,也是抬袖还有一礼。

    此时他感受到背后暖光,回头望了一眼,见此刻东方大日高居于上,大青榕那庞大的轮廓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使得青阳上洲如同笼罩在一片青气之中。

    他回转首来,身上灿烂星光一闪,已是化一道云光玉雾环绕的青虹飞腾而起,而在他背后,百余道遁光齐齐遁空纵起,往西空飞去!

    ……

    ……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