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特种岁月 >>第513章 跳伞菜鸟的“一百问”
特种岁月 第513章 跳伞菜鸟的“一百问”
    各种奇葩到极致的问题如同潮水般向睡在一个排房里的副队长章志昂和班长罗平安、闫冠军。

    对于第一次跳伞的菜鸟,章志昂和两个班长早就见惯不怪。

    这几乎是每一个第一次参加伞训的新兵都会问的问题。

    其实在PLA的当年刚刚组建伞兵部队的时候,中国第一批伞兵也同样会问一样的问题。

    后来甚至空降部队都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经验,伞训教员和班长们怎么去面对新兵提出的“跳伞一百多个怎么办”——一百多个面对特种技术的怯意,一百多个置身现代兵种的迷茫,其实一一回答都没有任何必要,有些根本就是不会出现的奇葩提问。

    对付这“一百个多为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回答,按部就班训练,到了跳的时候,只有一个命令——跳!跳!跳!

    最后,还是章志昂亲自出马,才中断了这场毫无意义的菜鸟提问大会。

    “你们是不是想多了?谁说你们明天就跳伞了?前两个月,你们只是在地上进行训练,想上天?没门!”

    最后,粗声粗气说了一声:“睡觉,谁在说话,我马上组织你们跑一趟十公里。”

    大家终于安静下去。

    庄严躺在床上,看着蚊帐顶上,辗转了好一阵才进入梦乡。

    在梦里,庄严梦见了湛蓝的天际,洁白的浮云,自己鸟儿一样飞在它们上面,自由自在……

    第二天进行的跳伞基本训练让庄严大跌眼镜。

    本以为跳伞是一件十分潇洒的事情,看看电视上那些跳伞运动员或者战争片里的伞兵,多牛气,背着枪从机舱里一跃而下,在空中绽开多多白色的小伞花,这种情形让人想起了小时候摘的蒲公英花朵,一吹,遍地飞扬。

    早上的例行体能训练之后,所有人被带到了地勤部队附近的一片水泥篮球场上,然后成军体拳队形展开。

    “从现在开始,除了早晚的体能训练,还有下午的两个小时特种作战科目训练之外,你们每天都要进行八个小时专业训练——伞训。这里面包含了两个小时的理论学习,六个小时的实操,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学起。”

    最基本的东西?

    庄严站在队伍种,一肚子疑惑。

    跳伞不是应该先去拿降落伞吗?

    怎么带到操场上来了。

    “今天的第一课是最基础的伞训科目,从你们的动作练起!”韩自诩指指旁边的章志昂说:“章副队长是我们大队的伞训教员,他当了八年兵,跳过各种伞型,在许多不同的复杂地带跳过伞,拿过五级伞徽,所以,你们要好好向他学。跳伞是一门有危险性的科目,你自己不用心学,那是跟你自己的生命过不去!”

    最后一句还是挺唬人的。

    但是庄严也清楚,韩阎王这可不是在吓唬自己和队友。

    跳伞嘛,离地至少都几百米,高的数千米,如果没学好,万一落下来有个差池……

    庄严想都不敢想自己如果以每秒数十米的速度狠狠砸在地球表面的样子,恐怕最好的火葬场整容师都没法给自己修复遗容了。

    和庄严之前想象的伞训不一样。

    没有蓝天白云,没有自由飞翔,没有离机一跳的那种潇洒。

    从最基础的动作——“姿势定型”学起。

    这个动作可能没当过兵跳过伞的人根本不清楚这是个啥玩意。

    这么说吧,“姿势定型”是伞兵新丁要跳伞之前除理论课外第一个要学习的科目。

    简单说,就是让人站在平地上,保持着某个姿势长时间不动。

    什么姿势?

    你见过金鸡独立没有?

    和这姿势差不多。

    从动作要领上,听起来挺让人一头雾水——弯腰含胸收腹屈腿。

    这听起来倒是轻巧。

    当章志昂示范第一次姿势定型的时候,庄严在队伍里仔细听完要领,看完动作,心里就想,不就是金鸡独立加一个弯腰背手嘛!

    自己堂堂一个特种兵,还怕一个金鸡独立?

    十公里,二十公里,五十公里都跑下来了,小小一个儿时游戏里常用的动作,还能难倒自己?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个动作很简单?”

    章志昂做完示范,笑眯眯地看着20名队员。

    没人敢回答。

    都是老兵,千年的狐狸,还演什么聊斋?

    部队,尤其是特种部队,有轻松的事?有简单的事?如果说有的人,你是不是对特种部队这四个字有什么误解了?

    “庄严!”

    “到!”

    章志昂看到没人回答,首先点了平时胆子最大的庄严。

    “你说说自己的感受。”章志昂说:“是不是觉得跳伞很简单?”

    “不简单。”庄严可不敢说简单,自己当过班长,跑去问新兵“你觉得是不是很舒服”又或者“你是不是觉得很简单”,这种问题千万不要烧坏脑子直接说简单或者舒服。

    你舒服,班长就不舒服了。

    当兵嘛,就不是为了给你舒服来了。

    “说人话!老实点!”

    明明是一句喝问的话,章志昂始终保持着笑容,听起来和风细雨。

    庄严一口咬定,死也不说实话:“报告副队长,不简单,部队里就没简单的!如果觉得简单,那是因为我们浅薄,还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这话算是模棱两可,既不说简单,也不说不简单,还顺带给在章志昂的马屁股上轻轻挠了两下,挠的恰到好处。

    章志昂打量了一下庄严,说:“庄严,你人精啊你!”

    于是道:“的确,伞训其实没有简单的事。你看这个动作很简单,但是我告诉你,如果让你将这个动作维持一个小时,你会怎么想?”

    啊?

    庄严愣住了。

    一个小时?

    狗日的这是不是金鸡独立了,这是金鸡独立的雕塑!

    其实,对于伞训,庄严这个菜鸟还很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这个“姿势定型”训练,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想要上天!

    还早着呢!

    ——————————————————————————————————

    先发两章吧,晚上有时间我会再更第三章,各位,我很努力,我力求做到最好,坚持从不放弃,即便我是扑街,写书五年从无断更和太监记录,这就是部队里给我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坚持。请大家多多支持!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