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林书屋 >> 仙宫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血潭大阵
仙宫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血潭大阵
    ,

    叶天站在森林的外围,看着森林上空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紧皱着眉头。

    这股灰蒙蒙的雾气,隐约透露出腐尸已久的死气。

    按说死气不应该出现在眼前这片茂密的森林中,因为死气出现的地方,往往都是寸草不生的埋骨之地,可是这片森林非但没有感染死气枯亡,反而变得很茂盛!

    这片森林也因为这股灰蒙蒙的雾气中掺杂有死气,才会隔阻神识的探查,只是不清楚,森林之中藏着什么秘密。

    要知道,森林出现的位置已是算是莽荒山深处。

    几百里之外就有一只栖息的化神期妖兽,可是叶天通过神识探查中发现,这片森林附近百里之内,竟是没有一只妖兽,甚至就连一只活物也很难见到。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叶天也不禁面露凝色。

    他没有急于进入森林之中,这片森林已是存在不知多少年,始终没有妖兽占据,想来是里面有着令妖兽恐惧的存在,而且还能威胁到化神期妖兽,让其不敢轻易进入这里。

    叶天围绕着整片森林的外围巡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这片森立有任何蹊跷之处,只是安静的出奇,只得回到原点之处,迈步踏入深林。

    刚进入森林之中,眼前的一切立刻变了,在外面看起来青翠茂盛的树木,进来之后变得阴气森森,而且,树木之中偶尔还会有阴气吹过来。

    叶天的肉身可是星辰之力混合九幽烈焰凝练出来的,皮肤更是变异的骨冷冰焰凝练而成,现在的他,浑身皮肤的伤势早就在变异的骨冷冰焰之下恢复如初。

    这点阴气,对他已是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

    然而叶天并没忘记多留意一下,这些偶尔吹来的这点阴气,或许能找出来一些关于森林的事。

    随着叶天愈发的深入,他开始察觉到了周围的细微变化,这些阴气的波动开始变得起起伏伏,而似乎有朝着自己靠近之势。

    叶天假意没有感到后颈吹来的阴气,迈步小心的往前走,等他走进树林已有百丈的距离,背后忽然跳出一只鬼魂,猛然扑向叶天的脖颈。

    凶猛的鬼魂,至少也有结丹初期的实力,大大超出叶天的想象。

    这还只是森林的外围,竟然就有结丹初期实力的猛鬼,显然森林之中必然还有更加强大的鬼物,甚至有可能是化神期实力的鬼物,否则这片森林不可能和莽荒山中的化神期妖兽平起平坐,占据森林方圆百里之内的区域。

    猛鬼扑到叶天身上,张开嘴巴就在叶天的脖颈上咬下去。

    “嘎嘣!”

    咬到叶天脖子上的猛鬼忽然停下嘴巴,鬼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痛苦,只见它嘴巴前方的尖牙,已是有六颗全都绷断,而叶天的脖颈上的皮肤,丝毫无损。

    猛鬼知道遇到硬茬,转身就要逃走。

    就在他的身体没入地下就剩下一只鬼头的时候,叶天一把将鬼头抓住,自地面中将它提了起来,就见这只有着结丹初期实力的猛鬼口中的断牙处流着阴气,瞪大眼睛看着叶天。

    “仙人饶命,仙人饶命!”猛鬼开口求饶。

    “好好回答,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叶天的话音刚落下,这只猛鬼的双手忽然化为一对尖锐的利爪,朝着叶天心口刺去。

    猛鬼的动作非常快,甚至连凝练出的结丹初期的鬼体也不要,耗尽所有的魂力,爆发出全力一击。

    刺啦!

    一对尖锐的利爪落在叶天的心口,在皮肤上划过一道白色的痕迹。

    如此一幕明显超出了这只猛鬼的预料,只见他满脸不甘的瞪着叶天,鬼体失去魂力的支撑,最终如同阳光下的水泡‘啵’的一下破碎,消失无踪。

    叶天突然沉默下来,皱起眉头。

    他没想到这只猛鬼竟然不畏死亡,偷袭不成,就要耗尽生命使出全力攻击。看来这片森林之中,还要面临的麻烦之事还是挺多的。

    如若每个遇上的对手,都如同这个猛鬼一般,即便身死也要想跟对方换命,确实也是一件十分棘手之事。

    这个猛鬼修为有限,如若遇上修为更高的对手,怕是就会对自己造成损伤,自己肉身重塑之后大有提升虽是不假,但是眼下处境未明,这片森林如此诡异,想来应该是什么鬼魂聚集之地。

    这种鬼魂跟怨灵能够聚集在此,想来数量应是极其庞大的,若是被群起攻之,叶天自问也是没有稳操胜券的把握。

    更别说这里让那些妖族都不敢踏足,显然是有修为更为高深的鬼魂在此坐镇的。

    那猛鬼耗尽魂力而死,叶天同时发现脖颈后面偶尔吹来的阴气,突然不在出现了,就连周围的阴气也变得稀薄许多,就像原先聚集在此处的鬼魂全都离开后的场景。

    叶天继续深入,途中再也没有鬼魂出来阻拦。

    而在叶天百丈之外的地方,一只身着长衫的书生静静的看着叶天,毫不掩饰鬼脸上的浓浓笑意,以及认定吃定叶天的想法。

    “东王,此人实力不低,第十二将拼死都没有伤及此人,只怕不好对付。”一只鬼魂站在东王身旁,眼神忌惮的看着叶天越来越接近。

    “老六,你懂什么,此人不过结丹巅峰的修为,狗屁的十二将,若非不是因为有北王庇护,他能坐稳十二将的位置,恐怕早就被其他人取代了。”东王显得颇为不屑。

    它方才已是用鬼魂的特殊之法探过此人,结丹巅峰的修为是不会有假的,刚才虽是能一招击毙那十二将,却是不足为惧。

    多年来踏足此地的人类也是有不少,许多修为一般之辈,多是靠着自身法宝来给自身提升的,此人不过是结丹巅峰,至多有那么一两件法宝法器,倒是不足为惧。

    而在两人谈话之时,幽魂殿中,幽暗夫人正在通过东王的眼睛窥视着叶天。

    当她看到叶天脸上的枯树皮面具,而且上面有‘二十’的字样,久未动心的情绪立刻爆发出来,愤怒、憎恶、怨恨等情绪,全部充斥在大脑,充斥在识海中。

    这股气势,瞬间冲出幽魂殿。

    幽魂殿紧锁的朱漆大门突然打开,这股气势立刻自幽魂殿涌出去,顷刻间已是传到森林中的每个地方。

    “殿主是怎么了?竟会修行逆失,难道十年的修行就要功亏一篑?”森林东侧,东王注意到幽魂殿传来的气势,挥手隔阻这股气势,防止它传到叶天的身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嗯,幽魂殿怎会这样?”森林西侧,西王睁开紧闭的双眼,站起身望向森林中央的幽魂殿。

    “时机真不凑巧啊。”森林南边,南王脸上涌现出笑意。

    “天不负我,趁着那可恶的幽暗夫人修行逆失,幽魂殿将会是我的囊中之物。”森林北部,北王背手而立,眯着眼睛看着幽魂殿的方向,鬼脸之上杀机涌现。

    幽魂殿中,幽暗夫人痴痴的看着血潭。

    只见她双眼的眼球中竟然浮现出一个男子的面容,而在男子背后则是一张张牙舞爪的妖兽图案,其中那只妖兽身上,似乎有和这幽暗夫人身上黑袍相似的符纹线条。

    这时,血潭中浓稠的血液翻涌的更加厉害,不一会血潭之中就根据幽暗夫人眼球中出现的男子面容,浮现出了男子英俊的脸庞,手持纸扇,儒雅而又带着书香之气。

    “夫君!”

    幽暗夫人轻声呢喃,伸出素白的手指探向血潭。

    血潭中的血液变的更为疯狂,浮现出男子英俊的脸庞附近区域,竟然出现一只只不同面容的鬼脸,其中有一部分女鬼的面容和幽暗夫人的脸颊近乎完全相同。

    这些女鬼,拼命的探出鬼头,想要接近幽暗夫人垂落在血潭血水上不足一尺的手指。她们只需接触到这根手指,就能借助幽暗夫人的躯体,再次获得重生。

    然而血潭中的禁制,限制她们无法离开血潭。

    血潭的血液中浮现出的女鬼的鬼脸,全都嫉妒的看着幽暗夫人,甚至为了引起幽暗夫人的注意,最终将手探入血潭之中,更是疯狂的改变血潭中浮现出的男子的英俊面容,换成了幽暗夫人和男子的相处的场景。

    “夫君,你知道吗?”

    幽暗夫人的双眼忽然布满血丝,嘴角更是溢出鲜血,顺着精致白皙的肌肤下落,逐渐滴入血潭之中。

    “嗡!”

    血潭中的血液忽然亮起赤红色的光芒,那些浮现出来的鬼脸尽数扭曲痛苦的沉入血潭深处,除此之外,血潭中凝聚出来的男子和幽暗夫人相处的场景,瞬间破碎,消失不见。

    就见血潭周围的地面上一道一道纹路全部亮起鲜红欲滴的光芒。并且这些纹路继续蔓延,逐渐遍布大殿里的每一处地方,使得整个大殿变得鲜红一片。

    “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复活的你办法了!”幽暗夫人突然如梦初醒,原本不带颜色的脸颊忽然涌现出迷醉的笑容。

    她竟然在找到复活自己夫君的方法之后情绪失控,导致修行逆失,不仅没有损失十年苦修换来的化神初期的修为,反而因或得福,彻底放下了七情六欲,并且还发现了血潭隐藏的秘密。

    幽暗夫人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

    她看着血潭中散发出来的红光,以及遍布在大殿中各处的红光,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分布在大殿中的这些纹路,竟然是一个个复杂的符文。

    幽暗夫人看着古井无波的血潭,心中从未像这一刻安定。

    十年了!

    十年来一直忍受你们在耳边的煎熬,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再忍受了!

    幽暗夫人目光冷厉的看着血潭,召出自己的飞剑划破手指,一滴鲜血顺着指尖落在血潭之中,幽暗夫人立刻用灵力修复手指的伤势,并且迅速按照脑海中记忆已久的功法,开始变换手中的法诀。

    随着法诀变化,血潭中的血液忽然涌动起来,而且如同沸水一样冒着一个又一个血泡。

    血潭里面的鬼魂,顿时如同下入油锅中的恶鬼,血液浮现而出的女鬼面容不断地扭曲变形,仿佛有着无尽的痛苦,令它们无法忍受,只能拼尽一切的想要挣脱血潭的束缚。

    只可惜,血潭里的女鬼做什么都没用。

    此时幽暗夫人手中的法诀已是完成,沸腾的血潭突然静止下来,就连大殿中的符文也在这一刻全部隐没,恢复到幽魂殿最初时的平静。

    幽魂殿的朱漆大门敞开着。

    阴气森森的风吹入冷清的幽魂殿,一切都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幽暗夫人颦起眉头,回忆起脑海深处记忆的功法,确定自己施展的并没有错,为何血潭竟然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血潭突然涌动起来,里面的血液仿佛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牵引,逐渐汇聚到一起,愤怒、嫉恨、埋怨、妒忌、猜忌等各种各样的情绪自血潭中散发出来,这些情绪不仅冲向血潭旁边的幽暗夫人,而且还互相融合,逐渐形成更加复杂的人格。

    幽暗夫人颦着眉头,全力运转功法抵挡这股来自血潭中的复杂情绪。

    在众多复杂情绪影响下,幽暗夫人感觉时间过得极为缓慢,每一分一秒都是无尽的煎熬,但是她知道,只要忍耐过去一炷香,十年的付出全都值得。

    时间缓慢流逝,幽暗夫人只觉得眼前的一炷香比过去的十年苦修还要难熬。

    而血潭中的血液逐渐汇聚在一起,显露成型,竟是一个浑身是血,身无外物的女子,而且女子的容貌看起来竟和幽暗夫人一般无二,唯有眉心之处,有着些许的差别。


用户请访问【https://www.linshuwu.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